简体 繁體
0

前几天,一则关于迈克尔·舒马赫病情的消息再一次牵动了车迷们的心。

据报道,同为车手的阿隆索在探望舒马赫后表示,车王的情况毫无好转,除了靠呼吸机维持生命,体重已不足45公斤,身高也从1米74下降到1米60。

尽管只有短短几行字,依然可以看出舒马赫的病情并不乐观。

而舒马赫的妻子科琳娜,再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她曾是人人称羡的现代版“灰姑娘”,如今靠变卖过亿家产来维持丈夫的生命。

与赛车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舒马赫生于1969年,父亲是一家卡丁车场的负责人。在父亲的影响下,舒马赫从小就喜欢上了赛车。为了支持儿子的赛车梦,尽管家庭条件不算宽裕,父亲还是想尽办法帮他筹得赞助。

舒马赫也不负父亲的期望,18岁那年获得德国卡丁车大赛冠军,并由此转入初级方程式,开始职业赛车手生涯。

1989年,舒马赫加入WTS车队,很快从车队2号车手晋升为1号车手,并在一年后拿到了F3澳门站的冠军。

1991年,年仅22岁的舒马赫首次征战F1赛场。之前的排位赛,他跑出了第七名的好成绩。不成想,在正式比赛时,因离合器出现故障,他还没跑完第一圈就遗憾离开赛道。

首秀未能一鸣惊人,不认输的舒马赫暗暗下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夺得第一。他几乎天天泡在车队的工厂里,与技术和工程部门一起研发和改进赛车。

终于,在1992年比利时分站赛上,他获得人生首个F1分站赛冠军。比赛当天大雨倾盆,舒马赫因稳定发挥,得名“雨神”。

愈战愈勇的舒马赫渐入佳境,分别在1994年和1995年两度称王F1。正当人们期待这位新车王大展宏图时,他做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决定,转会到当时一蹶不振、20年无冠军记录的法拉利车队。

刚到法拉利的前几年,舒马赫因爆胎、撞车、受伤等问题一次次与冠军擦肩而过,人们对他的能力也产生了质疑,但他再一次用成绩证明了自己。

在2000年的日本站比赛中,他提前锁定了车手总冠军,也为车队赢得了总冠军,这也是他职业生涯中第三次称王F1。此后的四年里,舒马赫连续拿下F1世界冠军,创造了“七冠王”的美誉。

每次夺冠,舒马赫都会在领奖台上奋力一跳,这是他独有的庆祝方式。

那时的舒马赫和法拉利车队真可谓所向披靡。在一波又一波的香槟雨中,“车王”用成绩在F1历史上谱写了一个伟大的神话,他的角色已超过车手本身,人们甚至用“舒马赫”的名字来代替F1赛事。

而一向傲娇的F1,为了阻止舒马赫连续称霸,不得不更改了赛程规则,这也使得“车王”开始丧失竞争力。2006年,舒马赫宣布退役,开始以车队顾问身份选择性地出现在赛场上。

2009年,离开赛场3年的舒马赫与法拉利约满后,跳槽到梅赛德斯GP车队,并于2010年正式重返F1赛场。不过这次复出对他来说不太理想,因赛季成绩不佳,有人认为他砸了自己的招牌,还有人说他是为了捞钱才复出……

毕竟夺得7次世界冠军、91个分站冠军,这样的辉煌只有舒马赫才能拥有。

2012年,舒马赫在唏嘘声中宣布第二次退役。只是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样的一别竟是永别。

速度与激情为他带来了名望和财富,也为他带来了不幸。

也许在舒马赫的精神世界中,挑战极限是他一辈子都在追寻的。而速度快、危险系数高的滑雪运动,自然也是他喜爱的运动之一。

2013年,舒马赫在度假时因头部与岩石相撞,昏迷不醒。虽然手术为他捡回了一条命,但他陷入了无止境的昏迷。

这场事故对车迷来说是不愿看到的,对舒马赫家族来说更是晴天霹雳。一向生活低调、被丈夫保护得很好的妻子科琳娜,开始用她瘦弱的臂膀支撑起这个家。

科琳娜与舒马赫相识于1989年,一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车手,一个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在一次舞会中两人相识,并互生好感。

1995年,手握两个F1冠军的舒马赫,与交往多年的科琳娜在德国一个乡村古堡举行了婚礼。这个曾经做过售货员的乡下姑娘,一下子成了全世界少女们最羡慕的灰姑娘。

在F1太太团里,科琳娜绝不是最美的那个,但只有她始终如一。

那时,舒马赫与科琳娜的日常就是晒恩爱。他们一起出现在赛道边、慈善晚会,就像粘在了一起,不肯分开。

作为F1车手中的“吸金王”,舒马赫浑身上下都贴满了代言。早在2005年,他的身价就已超过10亿美金。

但舒马赫和科琳娜一直过着简单的生活。他们住在瑞士湖畔,两个孩子上着普通的公立学校,生活中最大的花销就是房子,和一架可以让舒马赫在赛后马上回家的私人飞机。

舒马赫曾这样描述科琳娜:“她就是我的守护女神、我的妻子、我的家庭,是我不断创造奇迹的动力。”

科琳娜也正如他讲的那样:“如果我是他的守护女神,我就要在离他最近的地方守护他。”以前,她在赛道旁为他祈祷,现在每天在病床前为他祈祷。

事故发生后,不喜欢镁光灯的科琳娜,每天只能面对记者们的层层围绕和咄咄逼人的问题。人们发现,那个曾经笑得像拥有全世界的女人,一下子苍老憔悴了许多。

2015年,在经过两次脑部手术后,舒马赫又在重症监护室待了5个多月。心疼丈夫的科琳娜,再也受不了记者们没日没夜的骚扰,她斥资千万在家里修建了全套的医疗设备,不惜重金请来一个多达15人的康复小组,将舒马赫接回家中治疗。

每周近10万英镑的花销,让这位“F1第一夫人”开始精打细算地过日子。她卖掉了私人飞机、挪威的别墅,还有舒马赫最爱的那些跑车。

遗憾的是,舒马赫依旧昏迷不醒,现在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医生很早就对科琳娜说过,“他醒来的几率很小,极有可能成为植物人”。但科琳娜始终坚持着,等待奇迹。

无数个夜晚,科琳娜只能以泪洗面,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她依然用笑容面对病床上的舒马赫,与丈夫轻声细语地说上几个小时的话,鼓励他早日康复。

正如那句话所说:“即使全世界都对你放弃,我也不会对你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