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0

前阵子,南宁市民李美兰的父亲突然生病了,所以她隔三差五地回一趟娘家照顾老父亲。5月20日,李美兰带着两岁的小儿子回家,这是一次再正常不过的探亲,却让她意外中了毒。

5月27日上午,记者在南宁市公安局江西派出所见到了前来报警的李美兰,上周五,她刚从医院康复出院。而说起上周的经历,她至今愤懑不已。5月20日上午八点,李美兰带着两岁的小儿子骑电动车回娘家,当她经过邕隆二级公路创宏苗圃场路段时,一种不明液体掉进了她的嘴里。

在采访中李美兰告诉记者:“我说怎么会有农药味?我就望一下那里没看见有人,就看见高空枪在喷洒,我以为是低毒我就往前走了,往前走大概几分钟这样,就发现眼前发黑,呕吐的现象。”

在农村长大的李美兰凭借经验,怀疑是农药中毒了。丈夫闻讯赶来,在把李美兰送往医院的途中,他们再次经过创宏苗圃场,正好遇上两位村民正在喷洒农药。

李美兰丈夫卢明喜表示:“我说老婆中毒的事,从你们这里拿农药去化验,他们说就赶紧去医院。”

卢明喜拿着对方给的农药立即赶往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医生诊断李美兰为农药中毒。经过五天住院治疗,李美兰的情况逐渐好转。

那么,李美兰到底是不是吸入农药中的毒呢?27日下午,记者来到南宁创宏苗圃场,一位负责人认为,李美兰农药中毒并不是他们的苗圃造成的。南宁市创宏苗圃场负责人胡家辉在采访中告诉记者:“当时我没在现场,我听见工人说,我们刚拉机子出来准备打药,都还没有放药,药都还在车上我们还没有兑水,我工人刚机子出来就发现有人回头过来说刚才中毒了。”

但是,对于苗圃场的说法,李美兰并不认同,因为5月20日当天,李美兰的朋友杜女士也正好要拿东西给她,上午八点四十五分左右杜女士也经过了那家苗圃场。

李美兰朋友杜女士说:“我看到一个机子在路边,还有旁边有个桶,机器在运作有些声响,然后我听到沙沙声,我知道喷药了,我就赶紧走了,闻到臭味。”

在苗圃场,记者见到了用来装农药的蓝色塑料桶,工人李女士说,这大约可装三百升液体。南宁市创宏苗圃场工人李女士告诉记者:“一桶里面放两瓶阿韦毒死蜱药,两包吡虫啉。”

专家表示:农药浓度过高 有可能引起农药中毒

究竟李美兰是不是因为创宏苗圃场喷洒的农药中毒,还需要进一步调查。而这家苗圃场使用的农药浓度,如果误吸是否会造成中毒呢?记者采访了广西大学农学院的唐小付博士,他说,根据这家苗圃场装农药的水桶容积和农药用量来初步判断,他们使用的农药浓度有可能过高。

广西大学农学院博士唐小付在采访中表示:“可能毒死蜱毒性的确是比较大的,从我们正常使用农药来讲,可能中毒的几率不大,但是如果喷农药的用户稀释的倍数不大的情况下,是有可能中毒的。从农药的选择上,尽量选择低毒低残留的农药,即使用一些高毒农药或者中毒农药,使用过程中应该做好防护措施,包括合理的提示,避免行人进入。”

夏季是病虫害活跃的季节,因此种植户使用农药也会更加频繁,唐博士也提醒大伙,在使用农药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