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0

你放心把自己的面部特征信息交给政府的数据库么?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人脸识别正被各国政府广泛地应用到安全领域。虽然在打击犯罪方面这项技术有着巨大潜力,但日前澳大利亚人权法律中心在给议会提交的报告中警告说,联邦政府必须对人脸识别的负面后果进行严肃反思。

据SBS新闻介绍,人脸识别技术有两种主要形式:一种是给面部区域划分出明显的标志,称为节点,它测量眼窝的深度,眼间距和鼻子的宽度。另一种分析面部的不同轮廓和纹理,包括眼窝、鼻子和下巴的曲线,这是一种类似3D 成像或地形图似的人脸识别方式。

联邦民政事务总署对启用面部识别技术很有信心。民政事务总署认为,联邦政府在今年2月提交的《身份识别服务法案》(《Identity Matching Service Bill 2018》)将每年给澳大利亚挽回约22亿澳元损失:“盗窃身份犯罪是组织型犯罪和恐怖主义的关键手段。”为了达到阻止犯罪的作用,民政事务总署身份与生物统计学助理秘书Andrew Rice还向《卫报》表示,他们不认为获得面部数据需要拿到(法官的)搜查令,因为“这将严重制约在有安全威胁情况下需要快速反应的部门的行动力。”

亚马逊开发的人脸识别项目操作界面。图片但各州政府仿佛对联邦民政事务总署的提案并不是很满意。维多利亚州政府在5月1日向议会的情报和安全联合委员会提交了一份报告,表示如果不对联邦提案进行改进的话,维多利亚州将不得不重新考虑联邦政府的人脸识别计划。由特别部长Gavin Jennings提交的这份报告主要抗议的是,联邦政府提案不仅希望收集驾照的信息,还希望收集年龄卡信息(卡片上有年龄、住址等内容),而这些信息有的包括12岁左右儿童的照片。

报告指出,联邦政府想收集的信息有一些违反了维多利亚州的法律。特别是对于私有领域的企业来说,维州坚决反对它们拥有进入人脸识别数据库的权限。

在此情况下,本月29日,澳大利亚人权法律中心受议会委托,就《身份识别服务法案》进行评估。报告指出,没有相应法律保障措施的话,全方位的人脸识别项目会给隐私、言论自由、种族关系等很多方面带来重大负面影响。

澳大利亚人权法律中心5月29日提交给议会的报告

隐私方面:

报告采用了2016年美国乔治城大学科技与隐私法律中心在研究美国执法部门使用人脸识别技术的经验后总结的五个风险因素。其中包括:人脸识别数据库的图像是否只包括罪犯或者嫌疑犯,还是包括所有公民?被搜索的个人是否知道自己的面部特征被执法部门搜索?搜索是否针对犯罪嫌疑个体还是长期针对一个群体?

言论自由方面:

人权法律中心的法律权益主任Sathanapally表示:“参加公共集会、抗议和祷告的人们不应该被迫披露他们的身份。”

​种族关系方面:

报告指出,由于训练机器学习数据和算法的局限性,人脸识别在有色群体中的错误率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麻省理工学院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虽然目前市场应用排前三的人脸识别软件在白人男性的识别准确率上达到了99.2%,但在识别有色人种的女性错误率却达到34.7%。而在2016年和2017年伦敦的加勒比海狂欢节上(Notting Hill Carnival),警方使用的人脸识别软件错误率更是达到了惊人的98%。有102人被错误识别, 只有2人正确识别的,但却都不是警方想找的犯罪嫌疑人。来自加勒比海地区的移民拥有丰富的种族多样性。

由于反恐等原因,目前人脸识别系统在中国、美国和欧洲部分国家已经进入正式应用阶段。而这项法案在反恐压力较小、移民众多的澳大利亚想要获得议会的全面支持,恐怕还有相当一段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