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0

2006年5月15日, Dawn Novak的女儿Natalie Novak,年仅20岁,是怀雅逊大学的一名学生,被她的男友用刀捅死。在这之前,Natalie已经被男友家暴了一年半之久。其实,Natalie恋情开始的前几个月,事情的苗头就有些不对劲了,她身上经常有伤,这是遭受家庭暴力的早期迹象,但是警察没有充分重视这些早期家暴迹象,法庭也只是要求Natalie的男友不要靠近Natalie,最终悲剧发生了。

Dawn认为,女儿Natalie和其她众多被家庭暴力的女性一样,都是普普通通的年轻女孩,热爱生活,有理想有目标,这些因为家庭暴力而失去生命的女性是整个社会的损失。自从女儿因为家庭暴力失去生命之后,Dawn就家庭暴力做了很多的研究工作,还受邀到警局去做讲座。

(CBC)

反思Natalie的遭遇

根据加拿大妇女基金会的数据,每隔六天,就有一名女性被伴侣杀死。在安省,家庭暴力的主要受害者是女性,2002到2015年间,安省有388起杀人案是由于家庭暴力引起的,其中有36名受害者是儿童,37名受害者是男性,314名受害者是女性。

今年,媒体曝光的家庭暴力事件也有很多起,比如 年初的Baljit Thandi 和 Avtar Kaur,汉密尔顿的Holly,还有Pejcinovski family三起谋杀案。

Natalie死去的第二年,Dawn写了一个报告,报告主要集中于剖析导致Natalie死亡的原因,例如,政府没有出台有效的应对家庭暴力的措施,处理家庭暴力案件的机构之间缺乏交流与协调,对受到家庭暴力的女性的支持力度不够。

反对家庭暴力,还有很多事要做

多伦多警局的Ann-Marie Tupling表示,警方也加大了对家庭暴力的重视度,例如将受到家庭暴力的人转送到受害者服务所,警方也建立了一个风险管理工具,这个工具与保释系统相结合,用来帮助衡量施暴人再犯罪的可能性。

Tupling指出,很多受到家庭暴力的女性,往往害怕去向相关机构揭露施暴人的罪行,十分依赖施暴伴侣,不想结束与施暴人的感情,因为孩子或者经济不独立,不得不依赖施暴伴侣。根据自己的经验,Tupling认为在家庭暴力案件中,最危险的时间段就是受害者想要离开伴侣,但是却没能得到足够的帮助,在这一阶段,将受害者及时转移到受害者服务中心至关重要。

Tupling认为,在应对家庭暴力案件中,司法部门已经进行了改善,但是她认为不能把受害者的死完全归咎于司法部门身上。

Dawn十分赞赏司法部门的进步,但是也表示,在应对家庭暴力这个问题上,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在她的报告中,她呼吁建立一个家庭暴力犯罪数据库,将施暴者与受害人的信息进行汇总,这样在应对家庭暴力问题的时候,能够对家庭暴力问题的严重性有更深的了解。

(CBC)

Dawn认为,如果自己的女儿还活着的话,肯定会想来参加这次的讲座,想要从中提高自己对家庭暴力的认识,既然女儿现在无法这么做了,那么就由自己替女儿研究家庭暴力,自己研究家庭暴力也是为了女儿。

说道女二的离世带给她的痛苦,Dawn表示,自己会尽量将私人感情和工作区分开,在研究家庭暴力,去警局做讲座等工作中,Dawn是一个教育者。在个人生活中,想到女儿遭受的痛苦时, Dawn是一个母亲。

本文内容为约克论坛编译,未经约克论坛官方授权,任何个人或组织不得抄袭、转载本文内容。作品版权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Canadian Copyright Act等法律法规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