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0
来新西兰之后,经常听到家长抱怨家庭作业太少。孩子回家后一直玩,即便有一点作业,也只是“读书15分钟”“背10个单词”,或者是以“一周”为作业单位,很多家长不习惯。



近两年,家长和部分学校反对家庭作业的呼声又有上升,有些甚至呼吁彻底放弃家庭作业,认为给孩子设置“重复的”“劳累的”回家任务是一种“homework hell”。





如果碰到持这种看法的学校或者老师,千万别奇怪你的孩子为什么一点作业也没有。


在Northland地区Okaihau College教书的Graham Sharp有20年教龄,其中在英国教书8年,他就认为家庭作业会“导致家庭焦虑”“夜晚不得安宁”,是“没有必要的”。




他说,新西兰过去5年中作业整体是增多的,因为学生考试的数量增加了。但不利的方面是如果学生不做作业,和老师的“教育关系”就会被破坏。


“很多作业虽然做了,但是也不那么正确,所以在老师没有监督的情况下,家庭作业其实没有什么帮助……只会让家庭很焦虑。”


惠灵顿Wellington College的学生Liam Hewitson认为家庭作业能够提高学术水平,但一般他也只在考试前才做。


这名12年级的学生说,他的老师大约每天安排总共1小时晚间作业。不过,老师并不检查他是否完成了作业,只问问他们完成了没有,他们可以自己去检查答案。这“更像是一种复习,而不是家庭作业。”Hewitson说,“家庭作业可以让你的知识更牢固一点,很多东西不是一次就能记住。”





Wellington East Girls College校长Sally Haughton说,证据显示家庭作业是造成学生负担过重的因素之一,所以,他们正检讨是否能够给学生负担有所减轻——减少了家庭作业,而增加了课内的extended sessions。


2014年,在部分女生抱怨压力太大之后,Wellington Girls College也改变了对家庭赶作业的政策,教师们被明确指示不要布置正式的家庭作业,当然学生们在考试前还是有一些任务,但不再以“每日作业”的形式布置。


校长Julia Davidson称,在经过几年之后,已取得了“更好的生活平衡”。


目前在OECD国家中,新西兰学生的总学习时间,略低于OECD国际平均水平,刚过40小时一周(包括课内学习和家庭作业时间)。





新西兰校长联合会主席Whetu Cormick表示,他个人也认为学生不应该有家庭作业。


Whetu Cormick认为,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和50年前已经很不一样,“学生们需要健康的生活平衡”,而且“父母能够指导孩子的日子也已经过去了”。


尽管对很多家长来说,孩子有作业心里会更有底——至少指导孩子在学什么——而教育部的推荐做法是:父母应该和孩子谈论他们正在学什么,但不是一种“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