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0
法国中央政府和巴黎市几周博弈后,巴黎最大的难民营终于在5月30日周三早上被清场,法国政府出动大量特警驱赶逾千名难民申请者,并转移到用于临时接待的体育馆。

凌晨开始驱逐行动,现场气氛平静

据法新社报道,这处名为Millénaire的难民营,位于巴黎东北部的圣德尼运河边。当天凌晨6点左右,驱逐行动正式开始,据现场记者报道,当时气氛相对平静。


早上,市政府卡车来到运河边,收走帐篷、睡袋和难民的其它遗留物。

难民们被带往24个接待处,这些接待处以体育场为主。在巴黎大区官员的努力之下,这些体育场向难民敞开大门。


三年以来,第35次驱逐行动

巴黎大区行政首长米歇尔卡多(Michel Cadot)称,共有1016个难民被转移,其中包括11个未成年人。此前几次清理行动中,涉及的人数要更多,通常能达到1600到2000人。

难民营搭建了很多帐篷,非常拥挤。


这是近三年以来,法国政府对该难民营实施的第35次驱逐行动。据法国内政部长科隆(Gérard Collomb)表示,“这些人将找到暂居地点,此后进行行政审核”。内政部推出新移民法案,致力收紧法国庇护和移民管控,不出意外的话,该法案将在今年夏天正式被议会通过。


难民多来自苏丹、索马里和厄立特里亚等国

周三被转移的难民多来自苏丹、索马里和厄立特里亚等国。几个月以来,他们在运河边临时安家。帐篷挤在一块,居住条件非常差。


一个名叫Ibrahim的苏丹人和同伴一起,正耐心等待。“我们等着。一直就这么等着。”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幽怨。“我们不知道是否能留在法国。我希望能够留在法国,我知道我能在这里生活。”他说。

警方表示,下一步清理巴黎另外两个难民营

此次行动由巴黎大区、巴黎市、警察局和协会共同合作执行。但这一信息在前一天的周二已经走漏风声,几百名难民提前从营地撤离。

现场的志愿者Martine说,“很多人昨天就走了,他们特别害怕”。她不知道之后会怎么样,但特别担心近半年来的赶人行动会持续下去,没有难民再敢在这里放置自己的帐篷了。

这是2017年6月29日在拉夏贝尔门附近的难民营,难民在路边洗澡。


法国政府当天还表示,将尽快驱逐位于巴黎东北部的另两个难民营,它们分别位于圣马丁运河和拉夏贝尔门附近,共涉及800名难民。


近来,圣马丁运河一难民溺水淹死,以及Millénaire难民营发生的混战斗殴,都引发公众极大关注,导致难民议题逐渐白热化。两起事件过后,内政部长表示将尽快撤离这些非法难民营。


年轻难民在巴黎圣马丁运河淹死 事发当时或醉酒打赌游泳据法国巴黎人报消息,5月7日到8日凌晨时候,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难民在巴黎圣马丁运河边同朋友消暑之时,淹死在河里。据他的朋友和当时目击者称,这是个年龄在25岁左右的阿富汗籍难民,当时醉了,跟朋友打赌,说要游到河的对面,入水几分钟后,人就不见了,现场的一个消防员跳入救起,后来给他做人工呼吸,但都没有用,他在凌晨1点半身亡。今年一月份,有另一个难民,可能也是宿醉,淹死在河里。

巴黎市长:建立新的难民接待中心

5月30日这天,巴黎市长伊达尔戈(Anne Hidalgo)赶到驱逐现场。她曾要求政府在巴黎另外建立一个难民接待中心,认为这才是避免非法难民营屡禁不止的解决办法。

“巴黎已经采取行动,大家如果都理智且负责,应该设置一个新的难民接待中心,这样他们将避免流落街头。”她说。

2016年11月,巴黎第一家难民接待中心正式开门。它位于城市北边,离拉夏贝尔门不远。因为这个地方以后要建一个大学,难民接待中心于今年5月初关门。

面对巴黎市政府指责,法国中央政府多次谴责巴黎市府,称后者没有要求实行驱逐行动,实为不负责任之举。

法国政府发言人法国政府发言人格里沃(Benjamin Griveaux)在社交网络推特上表示,“今天国家驱逐巴黎19区的难民营,是承担责任的表现。”内政部长做出承诺说,“警方将采取行动,避免非法难民营‘卷土重来’”。

难民营地屡禁不止,谁之过?内政部此前试图通过较为稳妥的法律程序进行驱逐行动,即先由巴黎市政府方面向法院起诉,但遭到后者拒绝,认为这一程序没有必要。内政部对此表示“遗憾”,并警告称,如果市政府不采取措施避免难民营地事后重建的话,那么“这第35次清理行动也不会有什么作用”。
但巴黎市政府对此不以为然,认为“不可能在全巴黎筑上街垒”来阻止难民进入,因为巴黎正处在通往欧洲北部国家的交通线上,而这些难民向北部国家移动的过程中会滞留在巴黎,如果处理不得当的话,难民营地就会反复出现。
此外,在巴黎市是否做出足够努力的问题上,双方各执一词。内政部认为,巴黎市承担了全法国40%的难民庇护申请,但市政府只提供了2%的安置空间。这样一来,在此前的清理行动中,难民只能向巴黎大区或外省安置。
但巴黎市政府并不认可2%的说法,认为自己实际提供了34%的安置空间,并进一步表示,市政府向中央建议了六个安置地点,可以容纳上千人,但中央政府却没有任何答复。

(欧洲时报/ 春花 编译报道)


编辑:Thom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