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0

2018年5月29日,东方资本董事长冯彪被要求携带相关证件,到海南证监局谈话室接受监管谈话。而这背后,是一场跨越6年豪赌带来的连锁反应,如今最后一张多米诺骨牌,还在苦苦挣扎。

在A股市场中,有着这样一群人,他们手握巨量资金,位列多家上市公司十大股东;他们看起来目光犀利、判断敏锐,精准的投资总能获益颇丰;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显得无比神秘而又引人关注。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称谓——牛散。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很多牛散都并非单打独斗的独行侠,相反,许多人会结成一个又一个小而精的团体,股权代持、暗中结盟、围猎上市公司、主导重组、这才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而冯彪和他的小伙伴们,就是一个这样的团体。

根据东方资本集团官网信息,冯彪为集团董事长,旗下东方财智、东方君盛、老虎汇三家机构的名单中,有着曹芸、张寿清、邢荣兴、曹雅群等多位牛散的身影。梳理年报发现,这些名字曾在锌业股份、ST运盛、ST海龙、祥龙电业、岳阳兴长、宁波富邦等近五十家上市公司十大股东名单中出现。

根据公开资料梳理统计,自2012年开始,更是接连向金城股份(000820.SZ,现“神雾节能”)、零七股份(000007.SZ,现“全新好”)、海南椰岛(600238.SH)、嘉应制药(002198.SZ)至少四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发起攻势。

六年间,各方明争不止,暗战不休。冯彪为首的资本玩家或隐匿代持或半路突击,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只不过,如今来看,结果并非全部都十分美妙。

暗战金城股份——代持协议潜藏3年

冯彪等人第一次拿下一家上市公司,应当始于2012年。

彼时,金城股份由于经营不善进行破产重整,2012年11月28日重整完成。根据方案,金城股份原实控人转让所持23.2%公司股权,换取朱祖国旗下恒鑫矿业10%的股份,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提供的不少于1.33亿元资金。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这份重整方案存在两个颇有意思的地方。

一方面,重整完成后,朱祖国并不直接持有股份,而是将上述股权分别划至高万峰、曹雅群、张寿清名下;另一方面,高、曹、张三人与朱祖国为一致行动人关系,并将自己的表决权全部让渡给朱祖国,后者因此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

明显“多此一举”的手法令人不解,且在这之后不久,又发生了一件奇葩的事情。2013年6月25日,金城股份发布公告称,因债务问题,法院裁定将高万峰所持部分股权过户至曹雅群名下,该变动不影响朱祖国实控人身份。

短短半年时间,原本步调一致的合作伙伴竟然对簿公堂,剧情如此跳跃,更加让人一头雾水。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部分真相终究浮出了水面。

2015年,金城股份抛出一份重组草案,重组对象为神雾集团旗下江苏冶金设计院有限公司,2015年底,该重组被证监会否决,原因为存在隐藏的代持关系。

金城股份对于证监会相关问询函的回复显示,早在2012年12月30日,刚刚取得金城股份股权不久后的张寿清就分别与冯彪、高忠霖签署了代持协议,其所持部分股权实际上是由冯、高二人出资。

有意思的是,前文所述“高万峰所持部分股权因债务被法院判决转让给曹雅群”事件中,高万峰的真正债权人为冯彪,在冯彪的指定下,才将200万股权过户至曹雅群名下。

换句话说,2012年出资染指金城股份的,除了明面上的四人外,还有冯彪及高忠霖。这些暗藏的代持关系直至三年后才浮出水面,甚至在公布的第一份重组草案中尚没有主动披露,直至证监会追问才进行了补充。

更加精彩的是,在这份被否决草案的定增部分对手方名单中,东方君盛赫然在列,而冯彪、高忠霖为东方君盛的第一、三大股东。

对于如此操作,北京一私募机构人士向野马财经分析。整个事情可以理解为冯彪、曹雅群等人合力出资买下了一个“壳”,而后将之转卖给了神雾集团,虽然最初的方案被否决,之后新的方案中也没有了东方君盛的影子,但还是赚得盆满钵满。

突击海南椰岛——虎口夺食国有企业

冯风格强悍,行事风格高调,在金城股份(现“神雾节能”)身上,尝到了不小的甜头。不仅于此,其对国有企业也毫不犹豫,果断夺食。

海南椰岛(现*ST椰岛)原本是一家国有企业,旗下“椰岛鹿龟酒”一度是家喻户晓的明星级产品。然而,随着保健品市场的持续降温,公司经营状况也出现断崖式下滑,2014年营业收入从2013年的9.1亿元暴跌至4.9亿元,几近腰斩;归属净利润更是从1.3亿元暴跌至0.4亿元,跌幅70%。

在这一情况下,海南椰岛原控股股东海口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海口国资”)心生退意,2015年2月发布公告称,拟将其所持17.57%股份全部转让。

为了企业日后的发展,海口国资对于受让方提出了诸多要求,如净资产规模不低于人民币 100 亿 元;具有明晰的经营发展战略,并能提交关于上市公司 的经营发展规划;为在海口市注册的法人实体,注册资本和实缴资本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以现金方式支付全部股份转让价款等等。

条件虽然苛刻,但意向方很快出现。2015年3月30日,中央汇金背景的海南建桐拟以7.55亿元接盘,且旋即抛出一份8.2亿元定增预案。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变找到了合适的接盘侠,海南椰岛的易主似乎十分顺利,未来发展也似乎十分可期。

在此关键节点,冯彪出手了。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4年10月,东方财智及一致行动人就通过通过大宗交易及协议转让,获得了海南椰岛11.16%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如果一直按兵不动,实力雄厚的海南建桐接手之后,海南椰岛的未来股价也十分可期,这又是一场收获颇丰的买卖。

只是这次,冯彪似乎有着更多的打算。

2015年11月17日至12月25日,东方财智及一致行动人连续出手,加上之前的协议转让,共计持有海南椰岛18.47%股份,超越海口国资成为第一大股东。且截至目前,通过后续的股权增持及腾挪,冯彪旗下另一家公司东方君盛接手东方财智等所持股权,握有海南椰岛20.84%股权。

从理论上来看,冯彪此举无疑是一步好棋,无论海南建桐的进入还是定增的抛出,对海南椰岛来说都是利好,无论是品牌影响、资本实力还是经营能力都会大幅度提升,身为第一大股东自然能够占尽好处。

颇为尴尬的是,2015年3月份所述对海南建桐的股权转让,自从冯彪强势增持之后便一直没了下文,2015年4月份抛出的定增也迟迟没有推进。

“没有人愿为别人徒做嫁衣。”前述私募人士如是表示。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欲通过东方资本相关人士联系冯彪未果,但东方资本相关人士对野马财经回应:对于海南椰岛以及之后嘉应制药都是长期产业投资,公司看到大健康及医药行业,希望利用自身在资本方面的优势,以产融结合的方式进行产业链打造。

鏖战嘉应制药——管理层与“野蛮人”激烈对决

如果说,冯彪与海口国营及海南建桐的股权转让僵局尚属于非暴力不合作的“冷战”,那么其对于嘉应制药的介入,则受到了公司管理层的全方位回击。

嘉应制药属于中药行业,主要产品为咽喉及感冒用药。2013年进行过一次资产重组(金沙药业),为了不改变实控人,规避借壳,公司股权一直处于极度分散状态。冯彪介入前夕,原实控人黄小彪持股比例11.27%,第二大股东陈泳洪为10.94%,两者十分接近。野马财经注意到,陈泳洪为金沙药业原实际控制人,重组后进入嘉应制药大股东序列。

2016年末,冯彪旗下老虎汇资管以10.5亿元接手了黄小彪的全部股份,新晋第一大股东之位。然而,以陈泳洪为首的“金沙帮”却对这位入局者并不欢迎。

首先,老虎汇在收购黄小彪股权时,仅有1.5亿元为自有资金,其它皆为借款,在提及这部分资金还款计划时,老虎汇称“拟用上市公司的分红偿还部分银行贷款本息”。

借钱收下上市公司股权,再用上市公司分红还钱,如此空手套白狼的想法令人惊叹,嘉应制药旧部自然也不答应。2017年1月14日晚间,公司发布公告,称“《深圳老虎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中后续还款计划第3点,有误导投资者的情形,请投资者注意。”直接打脸冯彪。

其次,为了更好地对抗老虎汇,2017年4月7日,以原“金沙帮”为首的陈泳洪、黄智勇、黄俊民、林少贤等十位股东宣布结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27.95%股份,稳居控股股东之位。

只不过,正如前文所述,为了不触碰借壳红线,2013年重组之时,陈泳洪等人作出了“不存在关联关系和一致行动人”的承诺,十人抱团的举措很快受到了深交所的问询,仅仅一个月之后,结成不久的一致行动人关系便宣布解散。

面对如今的格局,老虎汇方面亦向野马财经介绍,对于未来如何打算,各方在讨论商议中,具体细节不方便透露。

折戟零七股份——惨入深坑

海南椰岛、嘉应制药两家公司接连受阻,实际上,冯彪手中还有一笔外债,情况不明。

2015年4月,冯彪、东方财智与零七股份实控人练卫飞签署了一份代持协议,前者提供8500万元借款,后者将所持至少2800万股股票转让给前者代持,并由前者主导进行上市公司资产重组。公开数据,当时冯彪、张寿清、曹芸分别为东方财智第一、四、五大股东。

如果按此约定执行,此次重组将是神雾节能借壳金城股份的翻版,再次大赚一笔并非难事,然而,他们这次的合作对象是练卫飞。

练卫飞是零七股份的实控人,然而他的诚信记录却实在拿不出手。

一方面,练卫飞因多次大放空话,已影响信誉。从2008年开始,练卫飞曾多次放言,称公司将收购优质矿产资源,引得股价连续上涨之后却全部落空;另一方面,隐瞒借款,绑架公司。利用上市公司主体,练卫飞以零七股份的名义对外借款至少5800万元,但不仅对投资者隐瞒了这些事项,甚至很多连公司财务人员都不知晓。

为此,2015年底,证监会给出了练卫飞十年市场禁入的处罚,将上述细节进行了详细披露,并直言其“守法与合规意识淡薄……在零七股份及其个人被监管机构处罚后、不仅不积极悔过纠正,反而多次参与并指使有关人员蓄意隐瞒,属一犯再犯、屡教不改”。

因冯彪与练卫飞的合作是在事发之前,8500万元打入了练卫飞的账上,承诺的股份却迟迟不见踪影。更加重要的是,2015年12月10日,练卫飞又将所持股权转让给了第三方,将生米煮成了熟饭,冯彪一纸诉状将练卫飞起诉后,获取股权的诉求并未得到支持。

至于想要回自己的钱,裁判文书网显示,2016年12月7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东方财智以到期不能清偿债务,要求对练卫飞旗下博融投资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原因为该债权尚在诉讼中。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信息。

自救应接不暇——牛散联盟遭遇连环资金危机

前路遇阻,旧债不明,不知道冯彪心中滋味如何,而很快,他又遭遇了更大的危机——缺钱。

冯彪等人在收购上市公司股权时,“杠杆”成为了必不可少的武器。最简单的,相关公告显示,在取得公司股份之后,会很快将近乎全部股份质押出去换取现金,且无论是在海南椰岛还是嘉应制药,都借助了不少信托和银行借款。

在这一情况下,源源不断地套现获利就成为了整个游戏正常运转的核心要素,一旦某一环节出现问题,全部资金链都将承受巨大压力。

海南椰岛便是冯彪和东方资本资金短缺的经典样本。

正如上文分析,除了其自身所强调的大健康产业投资之外,对于以搏重组见长的冯彪来说,海南建桐的进入预期无疑会让海南椰岛的未来更加乐观,横插一脚之后,事情却陷入了停止。在此情况下,凭借冯彪自己想要让海南椰岛扭转颓势,难度不小。

2015年至2017年,海南椰岛继续之前下滑颓势,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312万元,负3525万元,负1.06亿元。公司因连续两年亏损ST戴帽,股价也连续下挫,从2015年中的23元/股跌至如今的5.7元/股,跌幅近80%。

股价的暴跌往往会带来平仓压力,面对巨大危机的冯彪又向我们展示了一次神奇的操作。2018年4月28日,海南椰岛发布一份第一大股东股权被冻结公告,内容却是冯彪向法院起诉要求冻结东方君盛所持的公司股权。

与此同时,4月28日,冯彪还向法院起诉要求冻结老虎汇所持嘉应制药全部股份……

换句话说,“爷爷起诉了爸爸要求冻结儿子的股权”……如此做法背后有何深意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被冻结,这些股权则暂时逃过了被平仓的风险。

东方资本人士回应野马财经称,是否有避免平仓的因素并不清楚,不过这些股权冻结的司法流程都是合理合法的,其同时介绍,公司已经在从经营管理、品牌建设、人才梯队等诸多方面进行努力,希望在18、19年能够扭转如今的局面。

海南椰岛则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嘉应制药则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强调,老虎汇并非公司控股股东,对企业正常经营状况并不影响。

凭借重组起家,高举高打,却也因重组“炒成了股东”,深陷泥潭。只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已经压上去的筹码,无论输赢,终究只能自己去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