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0

莫里森(图/时代报)

尽管避免了经济的衰退,一个先进智库就全国薪资和收入进行的最新研究结果表明,澳洲的收入差距正在扩大,低薪资增长率和“机会型基础设施”的不平等支出可能会加剧澳洲财富的不平等现状。另有新数据显示,成千上万名在零售业、传媒、矿业、交通及租赁产业工作的雇员在签署薪资上涨协议后将很难维系日益上涨的生活成本压力。

全澳收入差距正在扩大

综合《时代报》、《澳洲金融评论》15日报道,偏向工党的麦凯尔研究所(McKell Institute)最新出具的一份名为《筹划机遇》(Mapping  Opportunity)薪资和收入报告显示,澳洲的收入差距正在扩大,全澳150个联邦选区获得收入的机遇差异明显。这份报告发现,除了包括教育和培训在内的社会流动性驱动因素,就本地而言,接入互联网也成为了社会经济机遇的“关键决定因素”。

去年,联邦财长莫里森(Scott Morrison)否认了工党所述澳洲不平等水平已达到75年最高值的说法。然而,由大学运营网站The Coversation及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和澳洲广播公司(ABC)携手进行的两项独立真相核查报告倾向于支持工党的说法,即尽管澳洲的不平等在几年前比现在要高,但不平等的程度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已经出现恶化。

政府席位收入可及性更高

《筹划机遇》报告发现,可以最大限度获得收入(收入可及性)的工薪阶层澳人,集中在教育程度和就业多样性高于平均水平的富裕城市中心选区。事实上,就收入可及性而言,全国前12个选区中的11个选区均是政府所占据的席位,其中收入可及性最高的席位是联邦自由党在北悉尼选区的席位。绿党占据的墨尔本选区席位是前12个选区中唯一一个非自由党席位。

与之相对应的是,在澳洲收入可及性最低的12个席位中,7个被工党占据。

澳薪资上涨水平历史最低

此外,联邦就业及小企业部(Department of Jobs and Small Business)发布的新数据表明,由于薪资上涨水平将低于未来两年的通货膨胀水平,成千上万名零售、传媒、矿业、交通及租赁产业的员工将很难应付生活成本上涨的压力。数据还显示,澳洲雇员当前签署的薪资上涨协议数目仅相当于3年前的一半,而那些正在谈判的人的平均薪资涨幅仅为2.2%,勉强高于一袋生活用品的上涨成本。

澳洲统计局(ABS)此前数据显示,澳洲的薪资增长水平停滞在历史最低水平。而最新的就业及小企业部数据也表明这一状况将继续下去,尤其对私人行业而言,新敲定的薪资上涨水平创下了25年来的最低点,仅为2.4%。这一数据远低于2014年9月雇主与劳工达成的3.5%的薪资上涨率,也低于联邦政府中期预算案的预测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