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0

横店风云:3万群演的龙套江湖(组图)

- 娱乐 - 来源:界面网
字体: . .

我们拍纪录片的人很喜欢“魔幻现实”这个词,讨论选题的时候只要甩出“这是个很魔幻的选题”,在座的制片人都会两眼放光。

我理解的“魔幻现实”通常指的是一群人或一个地方,拥有太多超出我们平常生活认知的东西,让外来者为之惊呼,但当地人却习以为常。

横店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在横店,你能看到中国历史上各个朝代的皇宫,从阿房宫到明清宫苑,连历史上没有的也能看到——近些年玄幻剧火爆,横店又在秦王宫景区建了一些“上古”时代的皇宫方便剧组拍摄。

据说明清宫苑还是按照1:1比例照搬的紫禁城,就连解说词也是一字不差:“这是中国乃至世界最宏伟的宫殿建筑,始建于15世纪……”

这种大型“山寨”加一次性看完的消费逻辑可能很契合中国游客的心理。导游小孟拉着我们在景区里拍摄的那天,仅明清宫苑就接待了40万游客。

游客们免不了会拿北京故宫和眼前的建筑作对比,小孟斩钉截铁地告诉我:“它们外表上真的一模一样,只要你不摸它没人能看出区别。”不能摸的原因是因为故宫用了汉白玉和金丝楠,横店用的则是混凝土和钢筋。

小孟说得也不完全对,外表上还是有区别,比如横店的天安门城楼上没有主席像,反倒城楼前常年摆着几个巨大的充气玩偶招揽游客。从机器猫到喜羊羊,时髦的卡通人物根据市场热度依次登场。

拍摄当天,在蓝天红墙下,一个热气球正要徐徐升起,卖票的小姑娘卖力地向我们吆喝:“五十元,坐气球,拍故宫喽。”

小孟是个导游,同时也是个群演,这在横店颇为常见。路边卖水的老伯、贴膜的小哥、开饭店的老板都会偶尔拍拍片子。对于游客,景区是个游乐场;但对于群演们,横店这个城市就是个大型主题公园,而主题就是横漂。

严格意义上讲,横店的行政级别只是乡镇一级,但常驻人口却有近20万,已经达到了一个小城市的规模,其中外来人口占80%。“横漂”的字样出现在大街小巷各式各样的招牌上,横漂网咖、横漂黄焖鸡、横漂二手店、横漂文化广场。

据我观察,横漂们来横店排名前三的理由分别是:尔冬升的《我是路人甲》、王宝强和周星驰的《喜剧之王》。但残酷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横店没有再多出来更多“一夜成名”的新案例,横漂们却依然源源不断。

几年前开始,所有和演员相关的业务全都由横店集团公司统一管理。他们规定了演员的不同等级,每个等级明码标价,而且高等级的演员不能再接低于自己价码的工作,据说这是为了给底层群演更多的机会。

比如鸿运照相馆的老板,来横店的年头也不短,因为是北方人再加上之前说过快板和相声,有不错的台词功底,靠着这点,他演过蒋经国、毛泽民这样的角色。按照演员工会规定,他属于七百块一天的演员,所以七百块以下的群演工作他就不能接了,这让他演戏的机会大大减少,正因如此,才开起了鸿运照相馆。

和照相馆老板相比,曾建属于不是特别走运的那一类。两人都算是老横漂,但鸿运照相馆生意越来越红火,可曾建还在为每月几百块钱的房租苦恼。

在群演、特约和角色三个级别的分类中,曾建算是相对底层的特约演员,价码在一两百左右,其实不怎么受工会规定影响,也可以去接七十块一天的群演,不过曾建不愿意。他说最底层的群演对老横漂来说是一种病,拍多了就永远起不来了,人往高处走,水才往低处流——哪怕没饭吃,曾建也坚决不拍最底层的群演。

近些年靠着一些综艺节目,曾建倒也有了点名气,在横店算个小名人,走到哪儿都有熟人。但他祖籍广州,普通话始终是个障碍。私下里聊天,我问曾建会不会后悔,他说:“怎么不后悔!只不过七八年了,已经没法回头了。”

来横店的通常有三类人,群演、游客和明星,他们都是这个城市的支柱,缺一不可,但有意思的是,这三类人往往泾渭分明互不往来。

群演们主要聚集在演员工会附近的老城区。由于流动性大,聚集区里的二手店也很多,你能轻易买到被称作“横漂神器”的折叠椅——拍戏间隙休息时用和那本大名鼎鼎的《演员的自我修养》。群演们大都喜欢光顾巷子里的那些苍蝇馆子,虽然卫生条件有限,但价格实惠分量足,米饭不要钱。

和老城区不同,景区附近的饭馆只有装饰一新才能招徕客人。盘子大,菜量小,米饭两块钱一碗,显然这里是游客们的聚集地。暑假期间,景区门口几条街的酒店往往爆满,便宜的一晚也要三百多,这个价格够一个横漂一个月的房租。 至于明星们,他们在横店则试图切断和剧组以外的一切接触。一些常来横店拍戏的明星据说在横店都有自己的别墅,甚至还有自己的饭店,不图营业挣钱,只是希望在拍戏之余多个和朋友喝酒、聊天的地方。

也许某一天,在横店某个景区的某个剧组里,明星、群演和游客这三种人会遇到一起,这将是他们最近的一次接触,但也仅此而已。总的来说,这三种人就像三条平行线一样,同在横店穿梭,但永不会相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