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他们为什么会被中共“封杀” 祸从口出?(图)

74 阅 - - 社会 - 来源:乔克博客
字体: . .

自台湾《苹果日报》2016年底刊出据称来自中国文化部的“55组艺人封杀名单”后,有网友发现很多位列其中的艺人“惨遭下架”。对此,中国新闻网讯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发言人马晓光表示:“不存在所谓的封杀,反倒是大陆的演艺界人士在台湾参访、交流、拍片、演出过程中,不断地传出受到各种限制和刁难的事情。所以,在给别人照镜子之前,先看看自己的衣冠。”

徐若瑄被认为是本次黑名单中最“意外”的名字(图源:VCG)。

目前,对于封杀名单的真实性,并无更多佐证。但位列名单里的艺人是否真的“无辜”呢?不如先看看他们都做了些什么“出格”的事。

黄耀明和何韵诗因高调支持“占中”而被列入“黑名单”。黄耀明曾在“占中”期间在现场演唱《马路天使》,当时有报道指“在听完歌曲后,大家感同身受,很受鼓舞”。黄耀明随后接受采访表示:“不止在内地,即使在香港,甚至是在台湾或者海外的地方,都不找你去工作了。”

香港导演舒琪同样因支持“占中”而惹来“封杀之祸”。去年1月期间,香港曝出“李波事件”后,他推动和策划了短片《寻李波》的制作和拍摄,这条短片以英文为旁白,片中多名黄丝泛民人士亮相,声称“李波被公安绑架”。

香港嘻哈乐队大懒堂(LMF)曾在占中期间在现场演唱旧作《揸紧中指》,歌词里写道:“不自由毋宁死……为追寻自由,和权力继续抗衡。”该作品当时被学生广泛传唱。

台湾创作歌手陈升曾在采访中表达过对“陆客”的不满:“陆客真的不要再来了,我们真的要牺牲我们的生活质量吗? 有人说不签服贸会被边缘化。我想问的是,难道我们还不够边缘化吗?服贸让我们把自己的角色看清楚,我虽然没站出来特别发声,但如果你问我,我会告诉你,我反服贸。我有很多大陆朋友,我也很喜欢他们,但我常跟他们讲,等你们上厕所会关门的时候,我再跟你谈统一。”

同样来自台湾的作家、导演吴念真因曾公开表态支持台湾新政党“时代力量”以及声援“太阳花”运动曾和大陆网友呛声:“我干嘛跑去大陆赚钱?没有,是你们找我去的耶,我的书是你们来台湾标的、舞台剧是你们邀请去的。”

徐若瑄被认为是本次黑名单中最“意外”的名字,入选原因或可追溯至2010年东京影展。当时中国大陆代表团坚持台湾代表团须以“中国台北”名义参加,遭到后者拒绝,徐若瑄因无法为电影参展而落泪。加上她曾公开表示“日本对我像是养母般的存在”(徐若瑄曾在日本发展演艺事业),而被不少人扣上“台独”、“卖国”的帽子。

本次封杀名单被曝光后,中国主流媒体虽未报道,但社交媒体上的讨论并不少。有中国网友评论称:“任何事物都是相对的,言论自由当然也是相对的。你有言论和政治的自由,我当然也有封杀你的自由。”还有人表示:“艺人必须要对自己的言论负责,艺人主张台独还可以容忍吗?这难道还不是损害国家利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