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0

我们都会老到开始怀念过去(组图)

- 社会 - 来源:喇嘛哥微信号
字体: . .

那天回牧区老家办事,半道上,大哥打电话安顿道:回去直接去他们家,来了客人,炖了羊肉。神秘的说,让我见一个人。

进门后,我看见大哥家的床上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那人见我,微笑着不说话,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嫂子和大哥神秘的指着床上坐着的陌生男人说:你认识他不?大哥的神态

仿佛像调皮的孩子捂着谜底似的。

那人黑脸,壮实,眼睛细长,眯着,仿佛一尊雕像。我打量了半天还是觉得陌生。大哥显然对我的表现很失望,着急的说:他么,你能不认识了?!吉日格朗,铁把子吉日格朗!!

那人微笑着挪揄我:兄弟当官了,眼高了哇。那人说话的语调立刻接通了我的记忆。

是的,他就是吉日格朗。

我们整整有25年没有见过面了。

我握着吉日格朗的手,他的眼睛里已经浸润着泪水,努力克制自己,嘴角微微抽搐着,自言自语道:老了老了,板顶都长成老头了。静下来看,他除了声音依然是我记忆里的吉日格朗外,其他的都被岁月风化的没有一点影子了,他的帅气,他的潇洒,他在我心里的那种飘逸都被岁月带走了,我眼前的这个人完全是牧区的一个不起眼的牧人。


吉日格朗是我大哥的铁把子兄弟,草原上十分出色的驯马手,任何蛮荒的马在他的调教下不出三天都温顺的像羔羊一样。

他和大哥都是每年那达慕上引人注目的人物,大哥的博克,他的骑马简直是我童年里的英雄。我现在还记得他比赛之后,嘴角的坏笑和满不在乎,他黑红的脸棱角分明,我喜欢他坐在马背上嘴里叼着一根野草,眯着眼睛望着远处的样子,我喜欢他宠辱不惊的大将风度,像风一样飘过马背的样子。。。。。

在我的记忆里他和大哥是形影不离,以至于觉得他就是我们家兄弟姊妹中的一员,看露天电影,兄弟几个分瓜子的时候,都要留给他一份。

我童年的记忆里,总会有他的影子,我上学打架,被人欺负,吉日格朗听说会骑着马赶来为我报仇,他比大哥还要无条件的纵容我,在他的眼里,我的顽劣和捣蛋最具有他的潜质,他会坏坏的扶我上马,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打马惊飞,幸灾乐祸的望着我,可事实上我从来没有让他得逞看到我的笑话,我听他在背后评价我:这小子有出息呀,要么是英雄,要么是土匪。

吉日格朗是个可怜的人,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兄弟几个分别借住在亲戚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独守着自己的草场。像一个离群的狼子。

在我的记忆里他20多岁的样子,生活自由散淡,到处流浪。现在看来就是西部牛仔的形象。

在草原上住一段时间就消失了,回来了就住在我家,给我讲外面的事情。教我骑马,半夜里偷吃狗肉,被邻居发现后在草原上的落荒而逃。他会数月后回到草原,倚在我家门框上,斜眼看着我,询问我又有什么新的本事,询问我最近发生什么事情等等,他也会在你毫无准备的时候从怀里掏出一颗苹果或者几个糖来诱惑我帮他给某个女人传递话语等等。

懵懵懂懂记得他给大哥讲喜欢一个女人,却不能拥有的惆怅。那时候,他玩世不恭的样子突然变得安静,现在想来就是忧伤。他负气的说要离开草原,让你们都去想我吧,等等。


我去体校的时候,他送我过的黄河,分别的时候,从来没见他这么认真的给我安顿:谁要是欺负我,他就立刻让他们上西天,去了告诉他们,你是吉日格朗的嘟嘟(弟弟),好像我上体校的地方是他家的草场一样,我都觉得失笑。

后来,我中途回来,见过他几次,也听到他的消息。那时候大哥成家,他依然像野狗一样流浪,大哥说,吉日格朗就是像草原上的风,来无踪去无影。一会听到在银川的赌场上做保镖了,一会听说在后山贩卖羊绒了,一会听说打架被警察拘留了,一会听说领着一个女人去蒙古了。

大约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有一年回到牧区,和大哥讲起吉日格朗的时候,大哥说,吉日格朗成家了,在遥远的草原做了倒插门女婿,回来把草场都卖掉了,可能永远回不来了。大哥说话的时候还有一些伤感。

果然之后,我们都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吉日格朗也成了我记忆里的一个影子。随着岁月慢慢遗失在风里,不曾想起。

谁知道今年却意外的见到了他。后来我们喝了一点酒,讲过去,讲那些青春的日子,讲他的生活,他说,有一个儿子,已经上班,他和老婆也移民到了城市,生活也算富裕。谁知道年老了,却夜夜梦见老家,梦见熟悉的人,梦见大哥。。。。。。说着说着眼里又是一阵湿润。


可是回来后发现,老家的样子已经没有一点过去的影子了,说着说着就开始哽咽了。

大哥眼软,跟着流泪。

大哥说,过几年我们也移民了,这里,大哥指着窗外,这里都被开发种地了。。。。。。。

听着他们说,心里一阵酸涩。不仅想想自己,再过多少年,我也就是现在的吉日格朗,永远回不到自己的故乡。

我们都老了,被岁月打垮击败,然后散落在天涯。。。 吉日格朗,我年少时的榜样。如今已经成了一片想回家的落叶,这就是人生。

有些人身上存着你的童年,一碰就是一串串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