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林宅血案》一直站在谢连斌那边的女人(组图)

84 阅 - - 澳大利亚 - 来源:澳洲日报
字体: . .

  据《雪梨晨锋报》报导,林姝发现弟弟一家血淋淋的尸体后一个多星期,她呼吁公众帮忙寻找凶手。那时的她看着地面摇着头,说不出话来。

  一名记者问她,2009年7月18日去弟弟林慜位于North Epping的住宅时看到了什么,林姝低下了头。

  “我觉得,她不太愿意谈这事,”一名翻译告诉想了解林宅血案的记者们。

  当时的林姝想不到未来几年会这么波折。那天坐在她身边一起参加新闻发布会的丈夫谢连斌于2011年5月被控谋杀,然后被拘留。

  林姝参加了一场羁押聆讯、两场流产的审判、第三场持续了九个月的复杂的审判,还有第四场持续了六个月的审判。

  失去大部分亲人,丈夫又上了被告席,林姝选择站在丈夫那一边,在旷日持久的庭审中坚称他是无辜的。

  大部分的审讯日,林姝都背着一个背包利落地走入法院,经常坐在旁听席上,附近就是记者和法学学生。

  有时候,她会在掌中的笔记本上写点东西,翘着腿,紧张地抖腿,或清一下嗓子。

  很多时候,她都坐得笔直笔直的,紧紧抓住一名救世军(Salvation Army)法庭支持工作人员的手。

  2015年的第三次审讯中,林姝是一个很为难的目击者,被提醒过声音大一点。她还说过忘了一些具体的事,为看医生要求过延期审理。

  她唯一一次以坚定、清晰的声音说话,是在说丈夫无辜的时候。

  她说,谋杀案发生的那天晚上,谢连斌就在家里,睡在床上,即便她记不得夜里有没有醒过。

  “你记得谢连斌在7月17日和18日的晚上离开过家吗?”前三次审判的皇家检察官泰代斯基(Mark Tedeschi)问道。

  “不,他没有离开家,”林姝说道。

  被问及是否记得谋杀案发生后,丈夫有没有用鞋盒做过什么事时,林姝一度显得有些闪烁其词。

  皇家检察官称,林姝被灭罪委员会问过话后,跟丈夫透露过一项调查,就是现场带血的鞋印是否和他的运动鞋吻合。

  第三次审判中,法官富勒顿(Elizabeth Fullerton)当着陪审团的面说:“她故意含糊其辞……她现在担心说出可能影响丈夫的证词。”

  回答当时的辩护律师特恩布尔(Graham Turnbull)的问题时,林姝继续站在谢连斌一边,说他和两个侄子的关系很不错。“他喜欢我弟弟,也喜欢林涵和林涛。”

  被问及是否当心自己成为警方调查对象时,林姝坚定地说:“我担心的是他们随时都会逮捕我、控告我。我丈夫和我都是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