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0

中国籍男子果敢当兵非法持枪越境被抓 乡亲:可惜(组图)

已读 101 次 - - 其他 - 来源:重庆晨报
字体: . .

不久前,云南警方抓获一名果敢同盟军中国籍持枪新兵。这名新兵刚满20岁,名叫吴波,是重庆市南川区人。消息传出后,其亲人表示震惊,同村人也纷纷为这个孩子惋惜:“这个娃本不坏,可惜了。他当时要是好好跟车、打工,或干点其他正经营生,就没得现在这些事了……”

在乡亲们的眼中,吴波是个苦命的孩子,性格稍微孤僻,但终究是一个好人。他们很难把这个娃娃脸、矮个子的20岁小伙和带着冲锋枪、手雷的“盟军新兵”联系在一起。


吴波的家乡居民生活都还不错,家家户户盖起了小楼。

果敢

同盟军新兵竟是他,乡亲们惊呆 “吴波出事了!”

这两天,重庆市南川区西城街道安平社区1组都在流传一个消息:大家都认识的吴波成了果敢同盟军新兵,而且还带着56式冲锋枪、子弹、手雷等,出现在中国边境的云南临沧,被当地警方抓获。

据澎湃新闻报道,警方的协查通报和公开信息中并未提及吴波被抓获的情形,只是说他是一名县大队的新兵,携带枪支弹药入境被抓,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从权威部门证实: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的吴波,就是南川安平社区的吴波。 “我夏天还看到了他的,在他家门口,不晓得他在外面搞什么,没想到突然来那么个名堂!”安平社区一组居民李贤春说,他是在手机上看到这个消息的。安平社区原来是一个村,村变社区后,居民还是习惯村的叫法,李贤春称自己是“安平社一社”的人。

当地居民习惯在手机上看新闻,不少人表示,也就是这一两天得知吴波的“大消息”。有人还不懂“盟军新兵”是啥子意思。有人问:“是当啥子兵哟?跟国家有没得关系哟……”一通乱说之后,有人辟了谣:“他这个是非法的,要遭!”

李贤春说,搞清楚了“盟军”的真实意思后,村里人都像他一样张大了嘴,?一时?间呆了。


2016年10月的基层选举,吴波是选民。

南川的家四壁透风,但收拾得挺干净

安平社区距离南川城区不足10公里,坐公交车只需要2元钱的车费,属于“近郊”,社区附近有工业园区,居民大多盖起了两三层楼的钢筋水泥房和“小洋房”。

吴波家的房子却是整个社区最烂的:一层红砖小屋,二楼盖着一个小钢棚,门锁已经生锈,他留给亲人帮忙照管的钥匙也开不了门。吴波的堂嫂李艳霞只好带着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从厨房后门进屋:一楼有二室一厅和厨房,二楼只有四根铁柱的彩钢棚。

用“四壁透风”来描述吴波的房子再恰当不过。一楼的窗户上没有玻璃,钉着的油布已经“粉”了,轻轻一扯就要掉落一大块。屋内的家具很简单,木桌子、凳子和床,因没人住,被子收进了柜子里。吴波卧室的床很窄,目测宽度在1.2米到1.5米之间,床板上光秃秃的,房间里没有衣柜,窗台上有一面小镜子以及盛满水的矿泉水瓶及饮料瓶。

在二楼楼梯转角处,挂着三四件衣物,都是吴波夏天穿的,有T恤、短裤。“莫看他这个房子四壁透风,其实他收拾得还算干净。”李艳霞说,地上没有多余的杂物,所有家具都摆在该摆的地方,这对于乡下人来说,算是收拾得比较好的了。


吴波的家门窗紧闭。

父亲老来得子,母亲在他年幼时离开家

按照身份证的出生日期算,吴波刚满20岁。但他父亲吴厚学(已故,享年65岁)生他时已经快50岁了。吴厚学的嫂子王合英说,吴厚学老来得子,对吴波十分宠爱,“含在嘴里怕化了,抱在手里怕飞了”。吴厚学经常出门帮社里的其他人干农活,无论到哪家,干活吃饭时都要给儿子带饭、送饭。

王合英说,吴波喜欢待在家里,因为吴厚学在世时,都会帮儿子把外面的事情打理好了。村里人认为,吴厚学这么宠爱孩子不是没有原因的:他的条件并不好,年纪大点才找了个二婚的女子,生下了吴波。

吴波出生时,他现在所在的房子还是土墙砖瓦房,下雨天漏水,稀泥巴浆浆让人经常“打扑趴(编者注:摔跤)”。后来,他母亲作为主力,盖了现在的红砖小平房,生活得到些许改善。然而好景不长,在吴波七八岁时,母亲离家出走,只剩下吴波和父亲相依为命。

再后来,家人从外面断断续续传来的消息得知:吴波的母亲找到了新的男人。

也许是母亲远走刺激了他,吴波打小话就不多,“在路上遇到人了,还是晓得喊人,但更多的时候,他不太愿意出门。”吴波的亲人及村里人都认为,没有妈的孩子总归有点“木”,有一点自卑。

安平有个子弟小学,吴波在那里上完了小学。亲人回忆,吴波打小成绩就不好,但父亲还是让他上了初中,没有人记得吴波是读到初中哪个年级辍学的,王合英认为吴波辍学不仅是因为成绩差,更重要的是家里出不起钱。

贫困、母亲远走、父亲溺爱……这就是大家印象中吴波的童年和少年时代。


吴波的家中陈设简陋。

父亲肝癌去世,他独守家里的小楼

吴厚学的身体不好,但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被查出来时,已经是肝癌晚期。

王合英说,在查出病情的时候,家人一起做了个决定:不要告诉吴厚学真相。但在那个时候,吴波究竟知不知道真相,大人们都无暇理会。王合英记得,在吴厚学患病期间,吴波也负责照顾父亲,为父亲做饭炒菜、端茶递水,照料吴厚学的饮食起居,还算懂事。

2013年,吴厚学没有经住肝癌的煎熬,与世长辞。

在农村,有人死后,要给死者清洗身体,穿上“寿衣”。在王合英等亲人的记忆之中,那时候吴波还很小,大概是被父亲的死状给吓到了,在吴厚学死了的时候“还跑到河边去躲起来了”。最后,由吴波的堂哥们料理了吴厚学的后事。

吴厚学生前本就没有什么积蓄,患病治疗的钱都是靠亲戚接济。他死后,亲人们也没有向吴波再提还钱的事,他们父子俩在家附近小卖部的欠账也一并被免了。“我们都是想娃儿可怜,他那幺小,家里又是这种情况,哪个会找他要钱嘛!”

吴厚学死后,吴波的母亲找过他,想把他接过去跟她一起住,但吴波没有同意。亲人们说,吴波母亲改嫁的家庭条件一般,但丈夫对她还不错。“也许孩子要是选择过去了,还能成为一个好人,但是具体情况也老火。”

随着父亲长埋地下,母亲远走他方,吴波一个人守着家里的那座小楼。


吴波的家中陈设简陋。

跟姐夫跑车嫌钱少,到广东打工

当地人说,吴厚学过世后,吴波跟堂姐夫李朝洪跑过长途货运。李朝洪给他一千多块钱的工资,但是吃住行全给包了。李艳霞认为,这待遇不错:“吃的是餐馆,住的是旅馆,钱虽然听起来不多,但在我们这个地方,这收入算不错了。”

不过,吴波并不这么认为,嫌弃姐夫给的钱太少。亲人认为,吴波之所以嫌钱少,主要是他大手大脚的花钱习惯所致。王合英说:“他买衣服这些,都要买牌子货。在其他生活方面,也是大手大脚的。”

王合英今年74岁了,在她的眼中,这样的花钱方式是要不得的。作为婶娘,王合英轻言细语地劝过吴波:“你莫把钱拿出去乱用,存起到时候砌个房子,然后娶个媳妇多好啊”。对于婶娘的劝说,吴波总是回答“好啊,要得”,但并没有付诸实际行动。

除了花钱大手大脚,吴波也常怀“大志”,说要做一些正事。他曾给亲人说过,要在南川城里买房子,抱着这个梦想,在短暂的跑车生涯后,他向堂哥借了钱,到广东打工。

在广东打工的一年,是家里人唯一见到过他“挣了钱”的一年。那年过年回家,王合英收到侄儿的第一份礼物:一箱牛奶以及一些苹果、香蕉。没有人知道吴波那年究竟挣了多少钱,但是有这么个举动,有几箱礼物摆在那里,亲人们觉得很满足,似乎又看到了希望。

那年,吴波还告诉李艳霞:他和一个广西妹子差一点点就耍了朋友。但是,吴波觉得“自己年龄还小”,而且家里房子条件不好,不好意思把女孩带回来。


吴波家中的二楼,仍挂着他夏天的衣服。

最近一年神出鬼没,打电话就是要钱

最近一年,吴波神出鬼没,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哪里,在做些什么。

大家能记起他回来的时候还是夏天。“耶,吴波回来了嗦?”有邻居在吴波家小屋门口见到他,看上去跟平时没有什么不同。吴波没有说他最近在做什么、在哪里,连和他一起过年的王合英和李艳霞也不知道。

吴波与亲生母亲的关系也没有缓和,但他母亲的状况也很老火,吃喝拉撒都要丈夫照顾。王合英劝他去尽点孝心,吴波还是那句“好的、要得”,但仍然没有实际行动。

这一年,吴波还是会给堂哥打电话,但是次数不是很多。他的堂哥吴世忠今年42岁了,两人年龄差距大,他给吴世忠打电话基本是这种模式:“有正经事要做,需要钱,想借点。”只要吴波一说理由,无论什么理由,吴世忠都会掏钱的。

吴世忠的妻子李艳霞说:“兄弟情分,我确实也不便阻止。但要是我自己来处理的话,我会详细问他到底拿钱来做啥子。”亲人们说,这孩子身世可怜,本应该自力更生好好闯荡一番,但是却落得如此下场,实在让他们心痛。


吴波家中的窗台上放满了饮料瓶。

律师说法

或构成两宗罪

重庆张庭源律师认为,从目前掌握的信息看,吴波在出国手续不合法的情形下,涉嫌违反刑法322条,构成偷越国境罪。此外,他携带枪支弹药入境,还涉嫌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

早前报道

云南警方抓获一中国籍果敢同盟军新兵

2017年1月10日,澎湃新闻从云南省临沧市公安局勐永派出所证实,一名中国籍的果敢同盟军携枪支弹药进入临沧市境内后已被临沧公安局抓获。

一份网传“协查通报”显示,近期,一名果敢同盟军县大队中国籍新兵吴某(性别:男,户籍地址:重庆市南川区)携带枪支弹药逃离部队,目前已来到临沧市,请广大群众注意发现,若有发现请立即与勐永派出所联系。

通报下方留有派出所和警官的联系电话以及吴某照片。


图为协查通报

临沧市公安局勐永派出所工作人员1月10日向澎湃新闻证实了通报的真实性,并表示此人已被抓获,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