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美国人笑翻天的这出性丑闻,抱歉我笑不出来(组图)

353 阅 - - 未分类 - 来源:综合新闻
字体: . .
Sir推过很多国内纪录片,国外的少。

今天给你们来一发。

绝对猛。

去年年初,它在圣丹斯电影节被评:史上最好的竞选电影之一。


去年年末,都柏林影评人协会评出的年度最佳纪录片,也是它。


这么说吧,如果昨天梅姨怒怼川普,是冰山一角揭露政治人物的丑陋,那这一部,完全连拉带扒,扯下他们最后的遮羞布。

有种——

Weiner


这是一部你前所未见的纪录片。

大多数纪录片拍底层生活,《韦纳》偏不。

它拍美帝政要伸手够向权力巅峰的瞬间,只差0.01毫米。

大多数纪录片拍芸芸众生,《韦纳》偏不。

它拍左右美国政治格局的人物,甚至有说法认为,希拉里冲刺总统的关键期,身上最深的一刀,正是韦纳捅的。

他是美国前国会议员(任期为1999~2011年间),全名安东尼·韦纳。

曾经前途无量,27岁当上纽约最年轻市政委员,一只脚踏进国会,是民主党最受瞩目的新秀之一。

谁料到,2011年,风云突变,一张“露鸟照”,把这个政坛明星打入冷宫。

与今天不少国内男星的遭遇一样,这当然不是一张普通的自拍照,以此为线连根拔起的,是他和女网友不一般的性丑闻。


……他唯有狼狈下台。

有谁料到,2013年,在家带了两年孩子的韦纳,竟东山再起,以浪子回头的形象竞选纽约市市长。

当时安东尼·韦纳为自己重返政坛定下了几大步骤——

竞选口号谦卑:我已经洗心革面了。(I have changed.)


政策政见高调:曾经在国会发言时,满屏火山爆发般的激情。

共和党人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为英雄发声

耻辱啊!耻辱!!


最关键,作为被丑闻伤害最深的家庭,他的妻子胡玛,竟主动站起来,原谅他——我爱这个城市,我相信我的丈夫。

这无疑大大击中了推崇“第二次机会”的美国人。

之后,数次民意调查均显示,韦纳已奔向纽约市长之位,连他自己都预感:

那段黑暗终于过去,我的生活又回来了。


当这个浪子回头的故事即将迎来圆满结局时,又有谁料到,曾经的女网友又回来了。

一波新高清无码裸照,让他又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人生的大起大落。


更要命的是,这次的女网友更放得开。除了爆照,她还上电视,对个中细节大谈特谈:

他最多一天给我打过五次性爱电话

也太想要了吧

光谈不够,还要去堵,带着星探跑到别人楼下要说法。

你们可有好戏看了


这场闹剧最后如何收场,Sir就不说了。

不得不赞幕后那班有种的制作团队。

比起一般纪录片作者安静本分地以观察者的视角记录,他们就显得格外“多事”。

喜欢躲到房间听韦纳小两口的悄悄话;在女网友炸出来第二天,跑去和拍摄对象扯淡,刺探情绪;甚至偶尔抽身,面对面对当事人抛难堪问题。

连韦纳都吐槽——

“墙上的苍蝇”也会说话的吗?

我以为“墙上的苍蝇”式拍法,应该不显眼更不出声


简单说,《韦纳》一点不克制。相反,它带着一种四姑六姨的好奇心,听人闲话、察人眼色,但“多事”以外,更透出一份观遍风月的老辣。

形形色色的人和他们的花花肠子,它一眼望到底。

女网友为啥出来闹?

不为正义。

这个当时23岁的女生想红,想一脱成名,想成为下一个波多野结衣。

震精政坛的丑闻女主正式下海


媒体为何持续报道?

不都为真相。

有根据两次露鸟门照片,惊叹尺寸变化的;有节目煽风点火、怂恿女网友去闹事的;有意淫两人细节,现场朗诵色情短信的。

你在床上是不是也这么猛呢?

人家好想干你哦,未来的纽约市长


甚至那些冲着韦纳破口大骂的黑粉。

一边对韦纳说“我不怕你、我晓得你做的那些恶心事”,一边又骂韦纳老婆是“阿拉伯毛子”(种族歧视)。

这,难道不是又一位被活捉的键盘侠。


在这个事件中,丑闻成为了娱乐操作最佳的原料,有个人野心,有嗜血媒体,也有络绎不绝的追腥逐臭者。

一次电视采访,主持人继续纠缠韦纳性丑闻,韦纳按捺不住,在电视直播中和主持人当场对呛,节目草草收场。

但之后韦纳回家一看,这直播被网络疯传。

刚刚打了败仗的韦纳不关心竞选,反而问老婆胡玛:

我和他(吵),看上去谁更占上风?


胡玛看不下去,走开。

韦纳继续对着视频,看着看着,竟满意地笑出来。


种种一切,不禁让Sir想起美国媒体文化批评家尼尔·波茨曼在《娱乐至死》一书提到的“娱乐至死”。

如果一个民族的文化生活被重新定义为娱乐的周而复始,如果严肃的公众对话变成了幼稚的婴儿语言,一切公共事务形同杂耍。那么这个民族就会发现自己危在旦夕。

Sir昨天第三图,关于“梅姨金球奖怒怼美国准总统特朗普”,被网络刷屏。

支持梅姨的肯定不在少数。

但反过来想,又是谁把这个“全是毛病”的“小人”推向左右美国权势的座位?

或者,在争锋相对的价值对立中,我们更应该反思的是——

当一个媒体自降身份,甘心当八卦丑闻的跟班,我们怎能指望还能见到客观中立的报道?

当一个政治家分不出轻重,那么乐于为群众的娱乐狂欢输送弹药,我们怎能指望他还能制定出福利大众的健康政策?

而当我们,掐断独立的思考与理智的判断,一次次为这些小丑们炮制的狗血肥皂剧献上尖叫,我们又怎能指望盛世的可能?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