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0

男子在北京杀人 徒步20多天逃往广州(图)

已读 127 次 - - 其他 - 来源:新京报
字体: . .

2016年12月3日晚6点39分,北京市公安局发布通缉微博称,2016年11月29日,大兴区发生一起刑事案件,公安机关面向社会各界征寻线索。昨日,北京警方通报,经25天横跨京、冀、鲁、豫四省市20余个区县市,追捕2500余公里后,北京警方终将嫌疑人刘忠有(绰号“老刘”,男,50岁,吉林省长春市人)抓获。目前,刘忠有已被大兴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案发

中年男子酒后持刀捅工友致两死一伤

2016年11月29日,在大兴区西红门镇团河北村一出租房内发生两死一伤命案,案发后,北京警方迅速成立由刑侦总队和大兴公安分局组成的专案组开展侦破工作。

经梳理视频监控及走访案发地周边群众获悉,犯罪嫌疑人刘忠有,绰号“老刘”,其与死者和伤者系工友关系。

案发时,老刘在出租房内与包工头李某、裴某及2名工友一起吃饭喝酒。期间,老刘与工头发生矛盾,借着酒劲,在楼下卖肉的摊贩处抢了把刀后返回房间扬言杀人,后刀被裴某夺下,裴某的手因此受伤。酒局不欢而散后,老刘又出门找刀,回到房间时,屋内只有李某一人,老刘连捅李某多刀,致其当场死亡。

随后,老刘又拿着刀到2公里外的一家洗浴中心找裴某,在洗浴中心,老刘没找到裴某,却发现当晚同席的另一工友,遂挥刀行凶致人死亡。作案后,老刘逃离现场。

专案组经进一步侦查了解,老刘无稳定职业,不善交往,他的很多工友都不知道他的名字。近20年,老刘长期在广东地区务工、流浪,期间曾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

民警通过走访老刘东北老家亲戚及住在河北的前妻获悉,老刘父母双亡,在外漂泊多年,与老家亲戚及前妻和孩子几乎无来往,平日喜好喝酒,逢酒必多,酒后常闹事。同时,民警了解到,其逃跑路线系步行,到访和逗留的地方大都为城中村等少有监控的地区,案件侦破难度极大。

为尽快抓获犯罪嫌疑人,专案组一方面通过电视、广播、平面媒体,及市公安局“平安北京”微博、微信公众号发布通缉公告,同时发动群众积极提供线索。

追踪

作案后行走一夜在固安留线索

警方根据“老刘”的性格特点、生活轨迹、活动规律等情况,对其逃匿路线进行深入分析,考虑到老刘曾经在广东流浪多年,他还曾跟老家的亲戚提到过“南方的生活比北方舒服,饿了可以上山摘果子吃”等情况,侦查员判断,老刘极有可能逃往广东。

案发后,警方迅速围绕大兴区周边开始寻找线索,由于案发地位于城中村地区,很多地方没有监控,因此寻找凶手的线索比较困难。于是,警方再次扩大了范围继续寻找,最终在河北固安有了线索。

实际上,老刘行凶后背着蛇皮口袋走了一夜,在11月30日晚7点,老刘被发现在固安一个妇幼保健院附近席地而睡。而这一幕被监控记录了下来。

掌握此线索后,专案组一行40余人即刻从北京出发,自固安县入手,以广东为重点辐射区域,开展大范围搜捕追踪。

警方逐门逐户摸排走访,毕竟监控摄像头所提供的内容有限,苦于线索稀少,专案组成员只得选择最“笨”的侦查方式,在追踪老刘的8天里,侦查员分组行动,沿途前堵后追,查询一切老刘可能经过的监控,在村庄的大集上拿着照片询问路人。

寻迹

逃亡路上馒头花生充饥

由于老刘经济拮据,且无身份证件,对他而言,南下的方式只有步行和公交车,困了就从蛇皮口袋中掏出纸板和薄被睡下,饿了就吃沿途购买的馒头、花生豆和白酒,作案时穿着的蓝色冲锋衣直到被抓时也未更换。

侦查员根据线索,逐渐摸索出老刘的生活规律:一般在每天清晨7点左右起床出发,天黑就找地方休息,一般不走夜路。饿了就沿途买些馒头、花生豆充饥,口袋里还装着白酒。

12月22日上午10点多,侦查员在监控中发现老刘的身影,监控显示,三小时前,老刘离开郓城往菏泽方向走。“郓城距离菏泽60公里,我们很兴奋。”侦查员记得,苦熬了多日,终于盼来曙光,经带队领导部署,一拨侦查员驾车从菏泽往郓城开,另一拨驾车从郓城往菏泽开,但沿途均未发现老刘的身影。在中途会合后,民警的目标锁定在一座“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村落里。侦查员拿着照片问附近的村民,最后,在一个小卖部里,侦查员得到一个关键的信息—-老刘刚刚买走了一只烧鸡。而距离老刘离开这家小卖部,前后仅仅相差半小时。 “我当时吓了一跳,老刘有钱了?”侦查员说,如果有了钱,换了其他交通工具,老刘的踪迹更难追寻了,但苦于村里没有监控,侦查员十分焦急,只能沿路继续寻找。因村落面积不大,搜索范围逐步缩小。最终,在对村里公交车进行排查时,警方再次通过监控锁定了嫌疑人,老刘上了开往菏泽市区的公交车。侦查员随即启程往菏泽市区紧追。

抓捕

路上捡钱赌博,一路拾荒赶路

12月23日,专案组发现老刘乘坐公交车前往河南省商丘市,便立即前往实施大范围查控,于当日16时许,在商丘市火文化广场附近将老刘抓获。

侦查员至今记得当时的场景。 “对面是个烧香祈福的地方,老刘坐在火神台一个挺高的台子上,喝着酒吃着花生豆。”侦查员回忆,四周的人不多,身穿便衣的侦查员慢慢向老刘聚拢,老刘却浑然不知。

在老刘的行囊中,侦查员发现了纸板、薄被、一个还未来得及吃的烧鸡、两个长毛的馒头和四个饮料瓶,瓶中分别装有水、白酒、花生豆和虾皮。

到案后,老刘坦然、冷静,称酒后杀人时意识清楚,问及在北京杀害工友的原因,老刘称受人欺负,辛苦干活却遭工友层层抽水,气不过。老刘还说,其此行目的地是前往广州,对曾与其存在矛盾纠纷的人实施报复伤害。

老刘到案后说,他在济宁梁山捡了1200元钱,但随后玩牌又输了900,所以还是没钱搭乘其他交通工具。老刘说,逃亡的日子,他一边拾荒一边赶路,挨过饿也受过冻,被抓的那一刻,好像释怀了。

抓捕老刘的侦查员介绍说,摁住老刘的一瞬间,他并没有反抗,侦查员问他做了什么了,老刘平静地回答“我杀人了”,随后又补了一句“20年后我还是一条好汉”。 “从警17年,没见过这么难抓的人”

逃亡的20多天里,老刘只身一人,背着蛇皮袋,有时还拿着根棍子,吃穿住行都在逃亡途中解决。他不住店、不乘大型交通工具,从北京一路走到了河南商丘,中间只坐过7次公交车,全身没有任何与外界联系的设备及身份证件。带队进行追踪抓捕的侦查员向记者坦言:“从警17年,没见过这么难抓的人。”在侦查员看来,这次追捕老刘的工作无异于大海捞针,常用的追捕手段都失效了。

追捕过程中,北京警方足迹遍布北京、河北、山东、河南四省市的20余个区县市,累计行程2500余公里。

在追捕的日子中,40名侦查员经历了一系列困难,为了节省时间,侦查员吃光了60箱泡面,睡眠严重不足。侦查员说,有时到达村庄走访时已近深夜,但为了赶路,他们不得不拿着老刘的照片,硬着头皮敲开居民家门,询问是否见过嫌疑人。

走访中,侦查员数次从摊贩处获得其最新行踪。即便紧追猛赶,但“大海捞针”式的追捕方法还是让专案组与老刘四次“擦肩而过”,警方最后一次错过老刘,前后只相差几分钟。所幸,在侦查员日夜兼程的追赶下,犯罪嫌疑人刘忠有被抓获归案。

据统计,在北京刑警的全力攻坚下,继2015年命案全部破获之后,2016年继续保持了全年命案100%破案的概率,让百姓过上一个踏实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