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哄好老婆”缘何刷爆兵哥朋友圈:答案在这里(组图)

64 阅 - - 军事 - 来源:中国军网
字体: . .

1月10日,解放军报一篇《“工作要干好,老婆也要哄好”》的评论文章一经刊出,因其走心随即刷爆朋友圈。大家纷纷刷屏的同时,都在以不同的形式表达着感慨:“少点模范军嫂、多点幸福军嫂”“额,标题很暖心啊”“过去这些年的确亏欠媳妇儿太多”“既要做好单位的草,又要顶起家庭的天”“三年异地恋,七年婚后两地分居,人生最美好的十年献给了孤独”“老公,你是我和小宝的天,更要当好单位的顶梁柱”“啥时部队分房了,我们娘俩就过去”“嫁给军人,就成了‘无私奉献’的代名词”……道出了各式军人家庭的酸甜苦辣。

军恋之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军嫂之称平淡无奇,更值得尊敬。为啥一句“老婆也要哄好”如此走心?为什么能够引起这么多军人军嫂以及曾经的军人军嫂如此多的感慨、思考?“文章合为情而作”,说到根儿上,因为它直戳广大军人军属软肋,碰到了痛点、触动了泪点,让万千铁打的军中汉子不免肝痛、眼热、泪崩……

犹记30年前,军旅歌曲《十五的月亮》红遍大江南北,时至今日仍家喻户晓、朗朗上口,军嫂因为“一家不圆万家圆”背后的默默奉献而感人至深,更因为“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广为世人所称道。那时候,“哄”老婆或者只是几张信笺、一张汇款单和探亲假的短暂陪伴。

很多朋友还说,看到这篇文章他们都没来由地想起了一张照片:下跪,在妻儿的墓前,喃喃诉说无尽的思念;转身,背对荒冢垂泪,眼泪伴着军功章熠熠闪光……曾获新闻照片金奖的《英雄探妻》的主人公张良善多年来墓前探妻,走的次数多了,墓地都踩出了一条小路。

一切都仅仅是因为那撕心裂肺的思念吗?不,“十年生死两茫茫”,英雄探妻更是因为那痛彻骨髓的愧疚!他为祖国立下汗马功劳,却连难产而死的妻子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得上!“军功章里有她的一半”,这么些年,他其实在自己内心画了个圈,始终无法走出自己内心深处的这个“结”。墓前探妻,谁能否认英雄不是来汲取一种只有爱才能给予的、能让他坚定前行的精神力量呢?

毫无疑问,中国军人最富于牺牲奉献,而其家庭亦最富于牺牲奉献,所不同是一个为大家,一个为小家。从《火蓝刀锋》《我是特种兵》《舰在亚丁湾》《真正男子汉》等影视作品中,大家只是了解了部队表面。只有走进部队,才能更深切地触摸到军人这个职业所遭遇的窘境:军人家庭“军烈属光荣”牌子不见踪影的困惑,婚期不推上两回都不好意思向组织打休假申请的尴尬,家遇急事难事却远水解不了近渴的无奈,子女慢慢成长却鲜有陪伴的愧疚,服役超10年错过“二次就业”与婚姻、家庭“黄金期”的烦恼,等等,不禁让人感叹军人不易,军嫂更难,“两地分居”的生活且行且珍惜。

事实上,类似的例子就在我们身边,悄悄地融化在你我生活之中。这样的事例,因为太多,因为太普通,因为太常见,因为长期以来我们太过于一味强调牺牲奉献,太过于强调“舍小家为大家”,而早已经被我们所忽略、漠视、甚至视而不见了。

前段时间,关于国防大学年轻教员病逝的文章和视频曾在网上疯狂流传,霸住了很多人的朋友圈。刘亚洲政委含泪演讲“别等军人逝去再谈关爱”,击中无数人的痛点软肋,令人反思、落泪,让不少人发出了“你只是单位的草,却是家庭的天”的感慨,一些官兵也发出了“既要干好工作,又要关爱自己、照顾家庭”的呼吁;去年转业工作开始时,笔者单位的一位年纪轻、冲劲足、能力强的干部提出申请,在大家一片“可惜”声中,他只说了一句话就让大家再也闭口不言:“只是为了回家过几年正常人的生活”!“不是工作和钱的事儿!”调侃的话语、涩涩的微笑说出了多少基层官兵的辛酸与无奈!

长期“舍小家为大家”的社会氛围和舆论引导,确实让不少军人和军人家庭是在“舍着小家为大家”,护卫着钢铁长城、保卫着祖国安宁,是他们的负重前行,换来了我们的朝九晚五和平安喜乐。但即便是军人也不是生活在真空之中,一说起爱人,一说起家庭,这些平日里训练场上的“小老虎”,这些响当当的铁打的汉子往往都会默然无语,“说起来都是眼泪”,负疚之感涌上眉头、驻上心头,甚至有一些基层官兵还会莫名地产生挫败之感:&ldquoldquo;‘小家’舍弃了,但‘大家’的建设似乎有自己不多、没自己不少”。正如一位网友所说:“哄老婆,党委机关也应一起帮着出力!来队房分不到,休假又休不了,媳妇天天闹,哄也难哄好!”

今天,我们也欣喜地看到,军人的福利待遇数度调整提高、军(士)官职业化提上日程、军队统建统分安置住房试点出台、随军无工作家属享受军队医疗保险,等等,一系列消除军人后顾之忧、让军人军属有更多“获得感”的政策制度纷纷出台或正在试水,让军人“哄”老婆有了更多更足底气。 “工作要干好,老婆也要哄好”,之所以会高票当选为“年度带兵人最温暖的一句话”,文章之所以能够抓住广大基层官兵的心,正是因为它准确地道出了基层官兵、特别是两地分居官兵心底最真实的声音,更是因为广大官兵明显地感觉到了社会舆论和党委机关越来越多的对此类问题的关注、对基层官兵的关心。军人的职业特点决定了军人家庭聚少离多,家庭不和睦怎么能确保军心稳定、社会和谐?不可否认的是,我们一些官兵还是多多少少受到过家庭的影响,受到过爱人的“数落”,甚至有个别官兵还做出了离婚那样艰难的“抉择”。如同卫国戍边是对军人忠诚的考验一样,如何经营家庭、照顾爱人,是对军人担当和智慧的考验。

如何“哄好老婆”是个技术活,光靠一把子傻力气是远远不够的。它是门“艺术”,不仅需要语言的技巧,还需要行动的技巧;更是门“科学”,需要上下齐研究、官兵共发力,需要党委机关精准解难,也需要官兵个人精准实践。只有把老婆“哄好了”,把家事理顺了,军人家庭更和睦更幸福了,我们才会如文章所说的“少一些后顾之忧,多一些奋进之力”,才会更好的“全身心投入到强军兴军的伟大征程中”。

当然,我们更希望,军人的老婆不再靠军人自己去“哄”,而是靠全社会多一些支持理解和人文关怀;部队少一些以苦为荣的“模范”军嫂,多一些同心逐梦的幸福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