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0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然而对于刚满五岁的

小姑娘珍珠来说

下一秒

也许就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



珍珠

来自中国上海,和妹妹水晶是一对双胞胎。她们一出生就遭到遗弃,被送进了福利院。然而幸运地,好心的陈江山夫妇在2012年收养了姐妹俩,给了她们一个家,抚养她们长大。


可是,命运并没有轻易地放过珍珠和水晶。珍珠在3岁时被确诊患有“家族性渗出性玻璃体视网膜病变”,如不及时治疗,或将永久失明。妹妹水晶的近视也高到700度,随时可能诱发更多眼部疾病。


从此,珍珠一家踏上了漫漫求医之路。陈江山和妻子带着姐妹俩从家乡上海到北京、到香港、到美国,无数次求诊、无数次打击、无数次失去希望之后又再启程,一定要为珍珠和水晶争取到留住光明的机会。


2016年2月,陈江山和妻子带着姐妹俩来到了位于巴尔的摩的威尔玛眼科中心。眼科专家为珍珠和水晶做了检查。水晶检查费用1万多元。而珍珠则需要进行手术,报价双眼手术费5万元。


2016年8月,珍珠的左眼接受了第一次手术。9月中旬,珍珠左眼突发血肿,再次进行了急救性手术。


就在2017新年之际,记者也曾辗转联系到正在巴尔的摩威尔玛眼科中心治疗的陈江山,还与刚刚接受完检查的珍珠通了话。那时候珍珠看上去状态不错,乐观活泼,一直在笑。她新年许下的愿望是得到一根魔法棒,变出满屋子的硬币,然后买她最喜欢吃的巧克力。


父亲陈江山说,虽然一家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是他不愿意让这样的情绪影响到珍珠。他希望珍珠觉得自己和别的孩子没什么两样。

我们尽可能让珍珠感受到积极的方面,让她觉得这样的手术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经常带着她做运动,鼓励她和别人交往,有机会也会带着她参加一些传递爱心的公益活动。每次饭后我们都要求她帮着收拾碗筷。她都做得很好。


可是,就在本月4号,珍珠的病情急转直下。午睡后珍珠突然感到左眼剧痛,晚上8点多,右眼也难以睁开。半夜,珍珠开始低烧、呕吐、左眼不停流泪,随后陷入轻度昏迷。


陈江山带着珍珠紧急入院治疗,医生诊断珍珠的左眼突发性眼前部位出血引发眼压升高,为珍珠进行了第三次紧急手术,清除左眼的出血,使眼压恢复正常。


医生将检查这次出血引发的高眼压对视网膜的影响,对是否再次进行的可能性进行评估。



去年11月,美东三江慈善公所、全美江西同乡会曾发起“用爱心点亮世界”筹款活动,为珍珠筹集了1.3万元手术费用。可是3次手术以及恢复治疗已经将筹集的善款消耗殆尽,陈江山一家已经无法支付后续的治理和手术费用。陈江山说,这半年多来他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了,一辈子的打击都承受了。他们现在拖欠院方3千多元治疗费。珍珠的左眼还需要进行视网膜手术,而右眼的治疗甚至还没有开始。院方已经明确表态,如不补齐欠款,将不再为珍珠提供任何治疗。


父亲陈江山:

希望大家帮帮我们,帮帮珍珠。我们就是想帮孩子争取一些机会,不想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