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0

专访“恶棍”格林:双面人生 不求你懂(组图)

已读 43 次 - - 体育 - 来源:腾讯体育
字体: . .

德雷蒙德-格林的笑声传到耳边时,我还有些手忙脚乱,尽管之前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但专访要开始了,我又对所有的问题都不够满意。

如果绕过那些“焦点”话题,几乎等于浪费了这次宝贵的机会;问深了,就他的坏脾气和大嘴巴,却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问的不深不浅,他也可能敷衍了事的回答。

采访之前,我给我与格林共同的朋友,ESPN记者马克-斯皮尔斯,打了一个电话,“马克,我要采访德雷蒙德,但我心里没底。”斯皮尔斯的惊讶,隔着电波也能感觉出来,“为什么?你想问哪个问题,就问哪个问题。他是一个非常好的的人。”

在勇士公关雷蒙德的带领下,格林走了过来,他低头看了看我手里的话筒,冲我挤了挤眼:“嘿,需要我拿着它吗?也许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


雷蒙德哭笑不得,带着无奈的语气说:“德雷蒙德,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专访。”

他又笑了,“好吧,我知道”,然后头转向我,“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专访,你准备好了吗?”

这一瞬间,我平静了,但又有了新的困扰。到底哪一个格林才是真实的,是那个被人骂作“恶棍(Villain)”且洋洋得意的家伙,还是这个笑容不断,爱开玩笑的大孩子?

这都是格林,但这又都不是格林。

01

我说的一切,都经过了仔细考虑 “我不会去带着情绪或者生气的时候去表达。只要我说什么,那就是我要表达的意思,就是这样。”

腾讯体育专访格林的前一天,他刚刚闹出了一个大新闻,在勇士主场遭灰熊24分逆转的那场比赛,格林冲着今年夏天来到勇士的凯文-杜兰特大吼,而且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从教练到队友,他一个不落,统统批了一遍。 “大嘴”,就是格林的一个标签,为什么总是直接、强烈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不做任何隐藏?

听到腾讯体育给出的问题,格林扬了扬眉毛,一副“我就知道你要这么问”的表情。“我可能从小就是一个很具有自由精神的人,自由,没有拘束,”格林很认真地说,“当我妈拉扯我长大的时候,总是跟我说,如果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所以我有什么想说的一定会说出来,不会隐藏自己的想法,不会闭上嘴巴。”

似乎感觉到了腾讯体育记者的不认可,他又开口了,语气非常坚定:“我知道这样做的结果有好有坏,但是无论是怎样,我都愿意从坏的情形下去找到好的方面。这就是我,以前和现在都是,我也不会去改变这一点。”

我行我素,其实未必会让所有人接受,就连一些勇士球迷也认为格林的言论容易引发争议,激发矛盾。格林自己也承认,很多次都会有人向他发难,“你怎么敢说出那样的话”,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口无遮拦,一再强调,他的话决非不经大脑思考就脱口而出。 “每次我要说什么,我都会去思考,”格林说,“我不会去带着情绪或者生气的时候去表达。只要我说什么,那就是我要表达的意思,就是这样。”

包括批评队友? “这就是我要表达的全部意思,这就是我。”

02

你们看到的,是画在墙壁上的我 “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我也知道,真正了解我的人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雷蒙德坐在旁边,认真听着我的问题,以及格林的回答,但在整个过程中,他一言不发,不像很多球队的公关,往往会打断记者的提问或者球员的回答。申请专访时,雷蒙德向腾讯体育承诺,“我不会打断你们的话题,如果你真的了解德雷蒙德,你就会知道我不用这么做”。

他笃定我会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格林,而我也直截了当地将相似的问题抛给了格林,“很多人都觉得他们了解你,也许其实根本不是……当你知道人们对你有很多误解,会对你造成困扰吗?”

这似乎又是他早有准备的问题,没有任何犹豫,格林说:“不,其实不会产生困扰。”

他用一个比喻剥去了自己“莽张飞”的外表,“说到底,在墙上去画一幅图画,你要画的是你想人们看到的你的样子”。

很多人自以为了解的格林,其实只是他给出的一副画。“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我也知道,真正了解我的人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格林说。

他长出了一口气,“这就已经足够了”。


也许是这幅画太逼真,很多人已经分不清哪一个格林是真的,又或者,他总是在不同的场合表现出不同的性格。很多时候,他显得不在乎,拿不拿三双都无所谓,但这个赛季勇士输给火箭的那场球,最后时刻,格林明知大势已去,仍然打了一个2+1,看起来对很多事情并不在意的他,又偏偏在一些细节上格外在意。

当腾讯体育记者和他提起那一幕,他也记得很清楚,“我可能太在意了,这是我之所以成为我的原因,”格林说,神情有些严肃,眉毛也蹙起来了,“或许这也是我需要控制自己的地方,不要把事情做得太过头了。有时候可能因为我没有处理好,事情变得无法控制,我会努力去学习。”

他低下头,想了想,又说:“也许,这是因为我真的特别在乎。”

03

只要了解我,欧文都是我的朋友 “我在场上和场下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但我完全接受这样的不同。”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格林总在强调一点,“我不想场上的对手喜欢我”。

这或许是他遭受如此多非议的原因,这两个赛季,不管输或者赢,每支与勇士交锋的球队,不管教练、球员还是球迷,都会对他恨之入骨。和腾讯体育记者谈到这一点,格林乐不可支,仿佛这就是他刻意画在墙壁上的形象。“如果我们在场上遇到,你不喜欢根本不会产生任何影响,”格林说。


但有时候命运非常离奇,两个彼此之间敌视对方的人,也会成为队友。2016年里约奥运会,格林与欧文,这对总决赛中的死敌,就成了美国队的队友。让人意外的是,奥运会打完,欧文告诉媒体,“格林完全不像我想像中的那样”。

听到腾讯体育记者的转述,格林乐了。看得出来,他仍然敌视骑士,“我非常想碰到骑士,想踹他们的屁股”,但这并不妨碍他享受与欧文的友谊。“在我们成为国家队队友之前,他不了解我,我也不了解他,”格林说,“但美国队集合之后,我们马上就变得特别聊得来。”

在他看来,被外界误解的不只是他,还有欧文,他们之所以能成为朋友,本质上其实都是同一类人。“欧文几乎是我见过的最好斗的人,但这只是在球场上,”格林说,“场下,他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也非常聪明,是我很好的朋友。”

在整个专访过程中,格林都在解析两个不同的自我,就好像他评价欧文那样,场上与场下完全不同。“我总是说,别去只顾着我在场上是怎么样,”格林说,“我场上和场下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但我完全接受这样的不同。”

了解他的人,也能接受他的不同,而不了解他的人呢?

格林咧开嘴笑了:“完全无所谓。”

04

你并不知道,我是一个传统的人

他的儿子叫德雷蒙德-格林二世,他说,“这个名字就是我的家族传统”。

在电话中,斯皮尔斯告诉我,“现在的球场上多的是和平相处,反而让格林看起来特别出格。他的打法不是旧式的,但是这个人的思维和在场上的态度却是你在很多年前才能看到的。”

总结而言,格林是一个传统的人。

听到腾讯体育记者给他的评价,格林深以为然,“传统,就是这样”。

他刚刚成为一个父亲,谈到儿子,格林眉飞色舞。“做一个父亲感觉实在太美妙了,之前我没有经历过这些。现在最难受的时刻,就是你每次看到他咳嗽或者是哭,你自己也跟着很难受。但是对我而言,这几周真的难以置信,”格林说。


他早早就给儿子准备好了名字,“德雷蒙德二世”。对一些人而言,这个名字看起来更像是父亲的自恋,希望人们能更多地记住这个名字。

但格林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当我坐飞机回家看刚出生的儿子,我妈说,你必须叫他二世,我答应了,那就这个名字吧,”格林说。在他看来,名字不代表身份和价值,“我觉得无论叫什么名字,他都会有属于自己的身份和价值”。

名字,就是是传统。“其实这是我们家庭的传统,我的祖父是二世,我的叔叔就是三世,而我的小表弟则是四世,”格林说。他喜欢这种传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总是和妈妈唠叨,为什么他不是“二世”。有了儿子,他决心将这个传统从他开始延续下去,“我不会让我的儿子也有同样的疑问”。

他是一个传统的人,只是在一个不那么追求传统的社会与联盟,他显得格格不入。

05

凤爪要配酒?我下次一定要试试 “阳历新年刚刚过去,我知道庆祝新年的意义,祝贺和你们有一个愉快的新年。”

整个采访过程,腾讯体育记者都感受到了格林的另一面,比如,他喜欢时尚,喜欢购物,因为没有时间打扮,他还专门请了一个洛杉矶的私人服装搭配师,甚至还考虑推荐给腾讯体育记者,“他叫维克多,我认为他非常棒”。

但到了采访的尾声,他再一次让记者有了颠覆的感觉。


“你最喜欢的中国食物是什么?”

听到这个稍嫌客套的问题,他突然精神起来了。“你是说地道的中餐,还是美式中餐?我知道这两个是有区别的。”

看着我惊讶的表情,格林咧开嘴小了,一副“你还是不了解我”的傲娇。“你知道我去过六次中国,尝试过很多地道的中国食物,饺子好吃的无法形容,真的太好吃了,我爱饺子还有烧卖,”格林说。

记者开始反击,“有没有尝试一些没有吃过的食物?”

格林摇头晃脑,得意洋洋,“凤爪!虽然没什么肉,骨头很多,但是我喜欢。”

听到记者说喝酒的时候搭配凤爪更好,格林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下一次可以试试”。

他很骄傲自己是一个中国通,给腾讯网友庆祝新年的时候,他能清晰地说出阳历与阴历的不同,“阳历新年刚刚过去,我知道庆祝新年的意义,祝贺和你们有一个愉快的新年。”

结语

很多人,ESPN记者斯皮尔斯、勇士队总经理鲍勃-迈尔斯,又比如勇士公关雷蒙德,都告诉过我,“你越了解德雷蒙德,你就会发现他与你想象的完全不同”。

不了解他的人,都只看到了他在墙壁上给自己画的那张画,那是他让给外界看到的样子——各种小动作、垃圾话,像一个恶棍在球场两端肆虐,挑衅、仇视任何对手。但如果你对他的了解更多一点,你就会发现这更像是他给自己涂上的一层保护色,这位身高只有2米01的前锋,每个晚上都要在禁区与比他高至少5到10厘米的对手纠缠、肉搏。

没有身体优势的格林,需要一个强势的姿态来给对手暗示,而他也是这么做的。

就好像玩角色表演游戏,走上球场的格林,扮演的是一个与场下完全不同的格林,他很努力,“这是我对自己最满意的地方”,但难免会有用力过猛的时候,他也会失去控制,为他自己以及勇士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他的画还有修正的余地,这一点他自己也很清楚。在采访的最后,我问了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你对自己最不满意的地方是哪一点?”

他想了想,坐直了,说:“在场上,我有时候跟裁判说得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