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0

川普与俄罗斯政府、黑帮秘密交易曝光(组图)

已读 240 次 - - 国际 - 来源:中国时报
字体: . .

川普与俄罗斯的关系一直是去年美国总统大选以来最耐人寻味的话题,着名的政治部落格网站Daily Kose刊文指出,川普当年面临破产,接受了大量来自俄国黑帮、前苏联政权高官的黑钱资助而渡过危机。这些俄国恶势力关系直通克里姆林宫,正可以解释为何川普特别钟爱俄国人,以及俄国为何用骇客帮助川普当选。

这篇题为《俄罗斯黑帮资助川普渡过破产危机》的文章首先指出,川普的长子小唐纳川普(Donald Trump Jr.)在2008年参加一个地产商会议时曾说,”我们有大量来自俄国的投资,俄国人在我们企业内各部门的资产持有极大比例股份。”
研究沙卡洛夫(Andrei Sakharov)与俄国人权运动的着名人权律师霍顿(Scott Horton),仔细分析了英国《金融时报》调查报导所提供的资料,做出了令人震惊的结论:俄罗斯黑帮曾提供大量金援让川普企业免于破产危机。

霍顿指出,在所有的情报中,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可能忽略了《金融时报》调查报导所提供的有力资料,它详细检阅了过去10年内数个川普地产开发案的结构与历程,这段时期正是川普地产被取消信贷额度而面临第7次破产危机。这些地产项目的资金几乎全部来自俄罗斯,也就是说,在川普即将破产时,来自俄罗斯的数亿美元神秘资金拯救了川普,让他起死回生变成一位成功的商人。

霍顿强调:”川普和俄罗斯黑帮根本就是一伙的。”

霍顿的结论确实有些危言耸听,不过这些调查与研究却牵出一些充当俄罗斯军方总参谋部情报总局(GRU)白手套的企业,以及俄国黑帮富豪,还有规模庞大的宣传造势网络,以及完全被克里姆林宫宰制的美国总统候选人。

这种类似二流间谍小说的情节,可能连间谍小说大师约翰.勒卡雷(John le Carré)都会觉得太过离奇,有些说法可能只是阴谋论的产物,但是,也可能是真正的大阴谋。

霍顿综合《金融时报》几篇深度报导的资料并加以分析后发现,小唐纳川普提到的”来自俄国的大量资金”指向美国的俄罗斯商会(RACC)会长米利安(Sergei Millian)。

他说,”米利安坚称俄罗斯商会完全是由该国会员企业出资成立,与俄国政府无关。不过《金融时报》说,该商会大部份理事会成员身分都很神秘,商会提供的理事成员电话有半数无人接听,而且商会网页上所刊载的地址根本与该商会无关。”

为什么俄罗斯商会的背景资料如此启人疑窦?前俄罗斯国会议员博洛弗伊(Konstantin Borovoi)说,商会做为情报机构的外围组织早自前苏联时期就开始了,现在俄国政府也在利用它,还提供大量经费。

2007年米利安安排川普访问俄罗斯,他和川普在美国多地一同出游,其中包括一次在迈阿密的赛马会。米利安还对外声称他拥有川普地产在俄国的代理权,他告诉媒体说,”我可以说是川普的独家代理,2007~2008年间有数十位俄国人买了川普的美国公寓。”他在接受ABC电视访问时说得更明白,川普跟俄国人”做了数亿美元的生意”。

不过,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媒体刊出川普与米利安的合照,川普仍否认与米利安之间有密切关系。川普竞选团队发言人希克斯(Hope Hicks)说,川普只是在10年前一个饭店开幕式上偶遇米利安并简短交谈。《金融时报》第二篇报导把川普置于大规模洗钱活动的核心,川普借由地产交易掩护俄国与其他前苏联国家的大笔资金流入美国,其中包括前苏联高官掠夺而来的数亿美元,川普无视于可能涉及违法洗钱的资金来源,他手上大量闲置的公寓也因而销售一空。

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市的国际律师事务所说,一个被称为赫拉普诺夫(Khrapunov,已退休之前哈萨克部长与市长、省长)的洗钱网络使用数十家公司的名义,购入Soho 3310、Soho 3311与Soho 3203三个建案大量公寓,因为都是有限责任公司,实际的掌控者很容易隐蔽。这些公司是2013年在纽约成立,才成立一周,资产记录就显示有一笔310万美元的支出购入川普苏活(Trump Soho)的数幢公寓。川普苏活是一幢46层楼的豪华酒店公寓,于2010年完工,地点位于纽约曼哈顿一个很别緻的区块。

川普的地产为何方便洗钱?因为地产交易价格通常由买卖双方决定,你认为公寓价值一百万还是两百万美元?买家可能还因为其他原因愿意出三百万美元。这些买卖从一家有限公司转手到另一家有限公司,公司所有人不必曝光,这比藏现金在海外帐户更干净俐落。如果有些生意需要查核资产,房地产就有更大的操作弹性。

专家说,美国规范地产交易的法规相当薄弱,直到911事件之后,为避免沦为恐怖份子筹资管道,才在《爱国者法案》中订定条款要求银行必须先调查房屋贷款人的背景,但如果以现金交易──例如川普苏活的买卖案──就能避开调查,这个明显的漏洞直到今年才做了点防范措施弥补。

利用购买房地产或设立有限公司为海外非法资金洗钱,是川普与前苏联高官双赢的交易,他只要对相关交易睁一眼、闭一眼就成了。例如一家名为湾岩(Bayrock)的公司,川普自己也是公司股东,房屋成交、川普收钱,然后皆大欢喜。

霍顿指出,在2011年的一段证辞中,川普说他”从来都弄不清楚湾岩的真正老闆是谁”,前湾岩财务主任Jody Kriss控告其雇主诈欺的诉讼中指出,湾岩的神秘后台是来自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湾岩对外否认此一说法,但他们无法回答公司资金来源,也说不清楚公司与赫拉普诺夫的关系。《金融时报》第三篇报导把湾岩与川普的关系挖得更深入,他们的关系确实非比寻常。

报导说,湾岩公司跟川普的竞选总部一样都设在纽约川普大楼里,而且双方在世界各地有很多合作买卖,包括美国的纽约、佛罗里达、亚利桑纳、科罗拉多,国外的有土耳其、波兰、俄罗斯与乌克兰。前面提到的首笔大型交易─46层的川普苏活豪华酒店公寓─还曾在NBC的川普制作节目《谁是接班人》中大做宣传。也就是这家公司与川普企业有如此多合作案的公司,川普竟然可以睁眼说瞎话”从来都没弄清楚谁是真正的老闆”。

最后,川普被迫承认与湾岩有合伙关系,也从该公司获得资金,还与这家公司在全世界进行金额高达数亿美元的多项合作案,但还是坚称不知道他们老闆是谁。看起来川普当然很清楚他的合作对象是前苏联高官、俄国政府外围组织与黑帮,但为什么还是要做?因为他面临破产,不得不铤而走险。

谁是接班人

霍顿指出,2000年以前,地产商与赌场根本没有办法在资本市场筹资,也没有在纽约大银行融资的管道,当时经济不景气导致许多企业破产,融资渠道更加受限。川普此时开始在电视上装扮成商业大亨,大打自己名字”TRUMP”的品牌,搞了一些像川普大学、川普伏特加这种怪异方式歛财。

当时的川普企业实际上已经是个空壳子,面临破产危机,但川普在电视上还是努力维持一个成功的商业大亨形象,看不出其背后可能是大规模的违法犯罪活动。在所有产品上都贴上自己名字根本算不上什么经营策略,倒比较像是个人形象的跳楼大拍卖。这里头包括牛排、矿泉水、伏特加、冒牌地产学校,你只要付钱,川普就会把名字贴上去。在2000年之后的几年里,川普不只是破产而已,他根本就是两手空空。他不是个成功的商业大亨,但敢在电视上装阔,他在电视上营造的形象可能比他投资的地产还更有点价值。

现在川普手上持有的公寓大楼突然身价大涨,外国黑帮用来洗钱的地产加码吹嘘炒作,川普只要持续放任外国的黑钱流入地产与空壳公司,并从中抽成,地产挂上川普的名字还可以再收一次钱。

美国国家情报局报告

霍顿对这些资讯的分析与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已解密的报告相符,那就是:川普积极地与俄国人及俄国利益密切合作。换句话说,川普用地产项目勾结俄国黑帮,而这些黑帮头子的关系直通普丁与克里姆林宫。

如果只根据《金融时报》已揭露的资讯,会有两个可能的答案:一、川普积极而密切地与俄国人合作,二、川普对与俄国人的合作案装傻,他只要俄国人的钱进了帐户帮他渡过危机。

不论是上述哪一种,这两种可能所造成的后果都一样:川普拿了钱,前独裁政权的高官与黑帮大量洗钱,俄罗斯也把自己人送进白宫。川普为何独爱俄国人?俄罗斯为何力助川普当选?答案已呼之欲出。


川普与俄罗斯的关系一直是去年美国总统大选以来最耐人寻味的话题,着名的政治博客网站Daily Kose刊文指出,川普当年面临破产,接受了大量来自俄国黑帮、前苏联政权高官的黑钱资助而渡过危机。这些俄国恶势力关系直通克里姆林宫,正可以解释为何川普特别钟爱俄国人,以及俄国为何用骇客帮助川普当选。

这篇题为《俄罗斯黑帮资助川普渡过破产危机》的文章首先指出,川普的长子小唐纳川普(Donald Trump Jr.)在2008年参加一个地产商会议时曾说,”我们有大量来自俄国的投资,俄国人在我们企业内各部门的资产持有极大比例股份。”
研究沙卡洛夫(Andrei Sakharov)与俄国人权运动的着名人权律师霍顿(Scott Horton),仔细分析了英国《金融时报》调查报导所提供的资料,做出了令人震惊的结论:俄罗斯黑帮曾提供大量金援让川普企业免于破产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