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0

莫言向诺贝尔奖委员会推荐了哪位中国作家?(组图)

已读 53 次 - - 历史 - 来源:澎湃新闻
字体: . .

2017年1月11日下午,由浙江出版社联合集团、浙江文艺出版社主办的“莫言长篇小说系列最新版暨莫言作品独家授权新闻发布会”在北京皇家饭店隆重举行。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浙江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单烈、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副总裁朱勇良、浙江文艺出版社社长郑重、常务副社长曹元勇等出席新闻发布会。

此次浙江文艺出版社获得独家授权的“莫言作品全编”,囊括了莫言自1981年开始创作以来发表过的全部作品,涵盖了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散文、剧作、演讲、对话等诸多体裁。所有内容经过详细审校,被莫言认可为“定稿版”。“莫言长篇小说系列”是这套全编推出的第一部作品,囊括了莫言迄今为止的十一部长篇小说;两个月后,“莫言中短篇小说系列”(五种)亦将推出。

活动现场,莫言被人群包围。

莫言在发布会上表示,把发表的全部作品交给浙江文艺出版社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祖上曾是浙江人。莫言称根据家谱记载,自己的祖先在浙江龙泉生活过很长时间,是有名的诗人。直至今日,仍有很多管姓的族人在龙泉生活。2010年莫言曾专门去龙泉访祖,见了很多族人和长辈。“这么说来,我算是半个浙江人。”莫言说。

莫言还说,将自己的作品交于浙江文艺出版社的第二个原因是浙江是文学大省。“我获得过茅盾文学奖,茅盾就是浙江人。我小时候入围了鲁迅文学奖,鲁迅也是浙江人。我从小读鲁迅、茅盾、郁达夫这些浙江籍作家的作品长大,从他们的文学里吸取了很多的力量,发现了很多的主题,也在他们文学思想的引导之下,写出了作品。我们的很多作品延续了鲁迅一代作家所要讨论和表现的重要问题,我们是他们的直系传人。要研究当代和现代的中国文学史,一定要研究浙江的作家。因此我的作品在浙江出版,也是以这样的方式表达对浙江籍作家的敬意。”

接下来莫言简单地回顾了自己的文学创作道路。莫言回忆自己是从1981年10月份开始发表小说的,他仍然记得自己的小说处女作是《春夜雨霏霏》,发表在保定市的文学刊物莲池双月刊上。莫言回忆:“发表处女作是我人生中重大的节日,在这之前我写了很多小说、话剧,投向了全国几十家刊物。我们部队的邮递员老孙对我很反感,每次见了我就讽刺我。处女作发表对于投了全国很多刊物的作者来讲,那种兴奋感和鼓励是巨大的。我是在小说发表后才知道还要给稿费。当收到了一笔72块的稿费时候我欣喜若狂。”莫言说当时自己只是个部队的战士,每个月只有15块钱,得了稿费之后,他买了河北最贵的烟和酒,请战友吃。

此后,莫言被上级机关调到北京。莫言回忆自己一开始不愿意去,领导劝他应该到北京去,把眼界放宽,开拓视野,有更多的机会。莫言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是文学的黄金时代,但当时我也没感觉得多么黄金,甚至感觉到挺压抑的,因为经常听到什么人描写了什么情节而被退稿和批评这样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大家把文学当做一个重大问题来关注,全国人民把文学当做一个关注的热点,一个刊物可以发行数百万,一次诗歌朗诵会可以座无虚席。”

1984年,莫言报考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被录取。在两年的学习中,莫言坦言收获最大的是当时的老师用讲座的方式把全国高校的很多著名的教授和作家请到学校,让同学们在短时间内接触了大量文学和文学之外的信息,了解到中国文学的过去和世界文学的历史和在很长时间内被忽视的部分,由此开阔了眼界,把写作立足于写经典作品之上。“现在看来那样的精神是必要的。在军艺的两年我写了大量的作品,和同学互相阅读,互相批评。在交流切磋的氛围里,我的创作有了很大的提高。像《红高粱》《透明的红萝卜》等都是在军艺写出来的。”

之后莫言也去过鲁迅文学院和北师大联合举办的写作班,并学习了两年半的时间。莫言笑称,他用了半年的时间来学习英语,但由于经不住编辑的诱惑,经不住写小说的诱惑,后来经常后悔。“《酒国》是我在鲁迅文学院的时候写的,当时我和余华一个房间。那个时候我身体不好,是跪在桌子上写的。”

在那之后,莫言把精力放在长篇的创作上,并在长篇小说的结构上下了很多功夫。莫言说自己早期主要是写童年、故乡和民间口头文学。但到了后来的长篇小说就以高密东北乡为背景。此时的高密东北乡变成了一个开放的概念,把天南海北的事情、把别人的经历和别人的故事纳入到他的写作经历当中。

莫言说:“从1981年至今的30多年的时光,我觉得自己真是应该写更多的作品。我也一直认为应该写出一部很好的作品,让它成为世界文学的经典。我年过六十仍然有写经典文学的梦想。我经常梦见自己写出经典的作品和美丽的句子,惊醒了发现是梦。有很多媒体会预测我在获得诺贝尔奖之后的作品,题目和出版时间,如今是我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第五个年头,但这个作品千呼万唤不出来,今年还是出不来,可能还要过一段时间。很坦率地说,我一直在努力,一直很努力,尽管这几年我参加了很多社会活动,做了很多演讲,写了很多杂七杂八的文章,但我对文学的力度没有减弱,对于文学的经典的渴求没有停止。我一直在收集材料,也去一些我小说人物生活的地方做调查和采访,我希望我能写出好作品。”

同时莫言也表示,一个作家的写作是延续的,不可能完全切断和旧作的关系,“这部新作和我发表过的所有作品都会有一种内在的联系,但也会有新的变化,因为时代变了,所以自己也跟着在变。”

莫言作品

【问答】

提问:

获得诺贝尔奖的时候在想什么?

莫言:

没想什么,当时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想起一个农民的孩子能够在北欧一个富丽堂皇的讲台上领奖很不容易。我也充满感激,感激读者老师和亲人。

提问:

中国作家什么时候能再次获得诺奖?您是否有看好的作家?

莫言:

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期盼第二个诺贝尔奖获得者,因为这个人出现之后热点和焦点都集中在他/她身上,我就可以集中精力写小说了。但我不是算命先生。作为获得者我有推荐的权利,我也会好好地行使这个权利。我确实推荐了,但是要保密五十年。

提问:

您的很多小说都被改编成电影,之后是否继续有这样的打算?您的新小说是否会改编?您对于IP有何看法?

莫言:

我的小说里有很多戏剧性很强的部分,我是一个对戏剧非常感兴趣的作家。小时候我是看了很多地方戏长大的,所以我的作品里有很多对于场景的描写、舞台的描写和对于人物的戏剧性刻画。我的一些作品被改编成了电影,也有一些导演和演员来谈,但没谈成,将来肯定会有其他的小说被改成电影。IP我不是特别懂,我觉得对作家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最根本的还是把小说写好,IP不IP不是我的事情。我写一个小说能够IP也好,不IP也行。

提问:

您对于现在的网络文学有何看法?

莫言:

我很早就表态过,网络文学是文学的重要补充部分,网络文学和严肃文学之间没有不可逾越的障碍,遵循的最根本的还是关于文学的定律。发展方式、传播方式的不同不应该成为评判文学的标准。不可否认,由于书写方式和阅读方式的改变,造成了文学的一些变化。无论变来变去,还是要把语言弄好。作家是靠锤炼语言吃饭的,所以还是要把语言弄好,这是对所有写手共同的要求。

提问:

思维枯竭的时候,您会怎么寻找灵感?

莫言:

首先应该有强烈的创新意识,一定要创新,一定要写一部和过去不一样的作品,逼着自己走艰难的、危险的、艰苦的道路。第二要善于学习别人,我们这个年纪再下到农村和工厂去和他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也不现实。所以我觉得更主要的是通过阅读来学习。我不是鼓励大家抄别人的,而是鼓励大家举一反三,由此联想到另外的故事,要善于做这样的学习和借鉴。第三就是善于向别的艺术门类学习,比如从杂技里获得灵感构思一部小说。兄弟门类的艺术比如音乐、舞蹈、电影、电视等等都可以变成小说创新的刺激力,构成小说创作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