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红楼梦》:最没有文学价值的文学名著

59 阅 - - 历史 - 来源:heiyouhei博客
字体: . .

近日重读《红楼梦》,本是怀着学习的态度去读的,不想中间多次读不下去,数次几乎想把书扔到洗手间去。我终于明白,我已经从年少时的愚民文化里走了出来,已经开始用自己的眼睛和心灵去品味文化了。我也终于明白,《红楼梦》是史上最大的一次集体心理暗示,一个最大的人文骗局。此书绝对没有理由被捧到天上,当做中国文学的图腾来继承。

此书情节拖沓,毫无速度感和节奏感,有时候接连几回只是宴饮,或者是鸡毛蒜皮的使小性子,对主题的营造并没有具体的意义。整个小说篇幅巨大,用这么罗嗦的铺陈为最后的衰落造势,且是不成功的,我不知道它的文学价值在哪里。试问天下兴亡,在在皆是,为何一部《红楼梦》就可以独步天下?无非两座大宅门,一群公子哥,银子花尽了,树倒猢狲散而已,这题材,却也家常得紧。

语言也乏味无聊,可以说没有什么文学性,无非是满清时期的口语而已。并且看得出来,曹雪芹其人很热衷于媚俗,贯穿全书的诗词歌赋,都是三流水平,只相当于汪国真的水准,当然,也可能是作者力有不逮吧。我们读文学,是看它的政治社会意义,还是看它的文学价值?这是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我不做定论,但是,一部没有文学价值的文学作品,就像一块没有肉味的人造肉一样,充其量只是豆制品,这个进食的过程特像一次强奸。

小说所写的也不过就是一个托庇祖宗的大户人家里,几个四体不勤、一身是病的寄生虫。看来看去,除了扒灰、同性恋,就是吃药,连吃饭也要歪着爬着吃那么一口,一天到晚捧着心窝子,哼哼呀呀,动不动就滚到老奶奶怀里,笑得岔了气。宝玉简直就是一个双性恋变态狂,今天玩相公,明天疼丫鬟,却口口声声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真是丑陋的中国人之满清版。黛玉的形象写得尤其失败,不知道她的爱情所为何来,又想追求点什么,总之一天到晚就是矫情个没完。所谓宝黛之爱也很匪夷所思,两个十四五岁的孩子,整天叽叽歪歪,哭哭闹闹,就是爱情了?仅仅因为结不了婚,仅仅因为黛玉死掉了,这爱情就伟大了?倒是刘姥姥和焦大比较可爱。

我们是不是把《红楼梦》神话了?是不是在有意无意中为了政治或者媚俗媚雅的需要而加入了这一丑恶的从众?很多年轻人,张口闭口说《红楼梦》如何伟大,却从没有读过《红楼梦》,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从前人的论调上接受了这种文化奴役,这是多么可怕的盲从!我读古典文学多年,决无贬低古典经典的企图。《红楼梦》的好处我在这里就不说了,一分为二向来就是一种狗屁哲学,为我所不取。唯愿爱书的人,爱文化的人真正找回自我,不要在无聊的《红楼梦》和巴尔扎克里迷失了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