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月10日发表文章称,中国已在一系列旨在拉近中英关系的高调项目上态度转冷,英国上届政府赞美的中英“黄金时代”也已经褪色。


文章认为,除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外,英国政府对华变冷也是一大因素。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去年7月以存在国家安全方面担忧为由,突然决定重审法国公司主导、中国持33%股权的欣克利角(Hinkley Point)核电项目,尽管该项目被最终放行,梅也宣布计划对外资入股关键的国家基础设施资产实施新的限制。


伦敦金融城管理当局(City of London Corporation)政策主席包墨凯(Mark Boleat)表示,梅在欣克利角项目上的优柔寡断如此公开地让中国措手不及,在中英双边关系中造成裂痕。


前任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政府一直在对华关系上的态度很热情,以赢得更多的贸易机会,这却遭到批评。

资料图

文章全文如下:


中国方面已在一系列旨在拉近中英关系的高调项目上态度转冷,人们越来越担心,英国上一任政府赞美的中英关系“黄金时代”已经褪色。


中国官员表示,在去年夏季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国财政部拍卖30亿元人民币(合4.3亿美元)政府债券之后,目前没有任何销售更多以人民币计价的主权债券的计划。上次发行使人们希望,中国政府为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将启动一系列的后续债券发行计划。


“目前没有第二次在伦敦发行政府债券的时间表,”一位中国官员表示。“无论如何,下一次中国在海外发行政府债券可能将选择另一个金融中心,香港是被考虑的目的地之一。中国实行政府债券海外发行地多元化,是非常公平的。”

资料图

此外,中国金融家表示,一个连接伦敦和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项目已失去动力,使英国前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倡导的另一个中英项目的前景变得暗淡。在其6年任期中,奥斯本把增进对华商贸关系作为一个核心事项。


中国观察者把中国态度变化归结为几个因素,其中包括英国公投决定脱欧引发的不确定性和中国国内的经济担忧。


但英国首相特蕾莎?梅领导的新政府的立场,对中国的想法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英国新政府对中国的态度比前任首相戴维?卡梅伦冷淡。


“在双方接触的一些领域,中国在英国脱欧公投之后正采取观望的态度,”另一名要求匿名的中国官员表示。“我们从这届政府那里没有感受到像卡梅伦和奥斯本这对搭档那样的热情。”


中国特别指出了梅在去年7月突然决定重审法国公司主导的180亿英镑的欣克利角核电项目。当时梅暗示,她对该项目存在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


中国国有能源集团中广核(CGN)在欣克利角项目中拥有33%的股权。中广核参与该项目的明确目标,是赢得在随后计划在埃塞克斯郡(Essex)兴建的布拉德韦尔(Bradwell)核电站项目中使用自主设计技术的权利。


尽管梅最终决定放行欣克利角项目,但她也宣布,计划对外资入股关键的国家基础设施资产实施新的限制。唐宁街尚未澄清具体限制是什么。这些限制可能会阻碍布拉德韦尔项目。


“欣克利角项目很不错,但我们担心该项目之后的其他核项目,”一名中国官员说。“这存在着不确定性。”


卡梅伦政府因为太渴望取悦中国以赢得贸易机会而遭到严厉批评。但伦敦金融城管理当局政策主席包墨凯表示,梅在欣克利角项目上的优柔寡断如此公开地让中国措手不及,在中英双边关系中造成裂痕。


“中国人可能判定,他们正跟认真的人打交道,并给予相应对待,”包墨凯说。“但是,也许他们会判定,(他们的合作伙伴)反复无常,并得出不同的结论。”


其他人也像北京一样对梅政府的态度变化感到困惑,尤其是英国在公投决定脱欧之后应该希望寻求新的贸易伙伴。


“中国人感到懊丧,但我对此并不惊讶,”一名前英国政府官员表示。“当前政府中没有一个人一早起床时,会想到中国。这是一种很老式的、近乎维多利亚时代的世界观。”


“黄金时代”是奥斯本构想出来的一笔大交易,英国将允许中国投资者和企业进入英国的基础设施市场,换取中国的特殊对待,比如伦敦金融城在日益扩大的人民币融资国际市场上分到很大的份额。


中国在伦敦发行主权债券,旨在表明北京方面官方认可伦敦是其在亚洲之外关键的金融中心合作伙伴。同时,所谓“沪伦通”项目将允许驻英国的机构投资者直接交易中国一些规模最大、流动性最好的股票。


伦敦证券交易所(LSE)表示,沪伦通仍在进展中,但没有开通的时间表。


“这是一个长期项目,它将帮助国内外投资者获得市场准入,是我们两个交易所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的一个核心部分,”伦敦证券交易所媒体关系主管拉梅什?切布拉(Ramesh Chhabra)说。


前英国商务大臣、工党的曼德尔森勋爵(Lord Mandelson)说:“对华关系很重要,但它将不会自动维持下去。在北京的许多人看来,由于英国脱欧,我们的重要性降低了,所以我们必须尽更大努力扭转这一看法。”


英国财政部表示,中国在其重要性排序中仍位置靠前,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自上任以来访问中国的次数多于访问任何其他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