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今天(1月10日),英国目前最大反对党工党党党魁杰里米·科尔宾在电视采访中呼吁,政府应该制定最高工资法,设定人们工资的上限,一石激起千层浪。



(图片来源:BBC)


科尔宾表示,现今英国的收入差距过大,一些大公司的高管收入达到了其员工的100倍。科尔宾还点名批评了一些英国足球运动员的收入“高的离谱”。


有英媒调侃道,科尔宾本人是阿森纳球队的狂热粉丝,他的提议会很受阿森纳球队经理的欢迎,因为这样他们可以省下很多钱。在今日稍后的采访中,科尔宾恰好获赠了阿森纳球队的球衣。


(图片来源:太阳报)


太阳报嘲讽道,虽然科尔宾没能进驻唐宁街10号(成为首相),但至少他能有阿森纳球队10号的球衣了。


科尔宾表示,政府应该采取措施,加大公共服务注资、改善社会贫富严重不平等的状况。他认为,英国的纳税人最终将受益于行政薪酬降低而创造的机会。英国现在不断减少公司税、鼓励低工资经济,但正确的做法应该是鼓励“高技术岗位促进高质量出口的高价值经济”。


(图片来源:太阳报)


据英媒报道,科尔宾自2015年起就不断呼吁政府出台最高工资法。目前他的年薪是£138,000(约116万元人民币),他提议最高工资的上限应该比自己目前的工资稍高。


科尔宾还在采访中表示,他认为目前英国移民的数字“并不高”。相对保守党,工党传统上更加欢迎移民。本周日,梅姨表示英国不太可能在脱欧后保持欧盟成员国的地位。英媒据此分析梅姨正试图引领英国离开欧洲单一市场,并将限制移民作为优先政策。


(图片来源:卫报)


然而,科尔宾呼吁的最高工资法受到了“群嘲”。有相关人士表示,科尔宾的提案“傻得很”,高收入群体挣得多难道仅是因为工资本身高吗?



专家表示,设立直接的最高工资限制并不现实,也不可能得以执行。即使英国政府强制要求每个人最高工资为£200,000,人们还是可以通过分红等其他“工资”形式来增加实质工资水平。


有英媒用“柯宾汉”(谐音“鲁宾汉”)来揶揄科尔宾试图通过最高工资法案来“劫富济贫”。



也有专家提出,更实际的做法是限制公司中高收入高管和低收入群体的薪酬比例,但这种无视全球化影响的做法可能会加速企业“外逃”英国。


让科尔宾“众叛亲离”的是,工党内部似乎对科尔宾的提议并不买账。一些工党议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对最高工资法的提议并不知情,并“本能地”认为政府应该采取其他更为实际的做法来解决收入不平等的问题。


英国独立党(UKIP)党魁纳托尔则表示,科尔宾强行设置工资上限是出于“政治上的嫉妒”,会造成优秀人才的外流。



身为保守党的梅姨在成为首相之前,也曾建议股东应有权力针对高管的薪酬水平投票,并认为公司应该公布高管与工人之间的薪酬差异,但最后不了了之。业界人士普遍相信科尔宾的最高工资提案也难最终实现。


一位不愿意透漏姓名的分析人士调侃道,北京部分地区房子均价高达36万/㎡了,英国工资最高的人一年不吃不喝也只能买个厕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