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0

新西兰《搔痒竞赛》的真相到底是甚么?(组图)

已读 14 次 - - 新西兰 - 来源:新西兰中文在线
字体: . .


该怎么介绍《搔痒竞赛》(Tickled )?《赫芬顿邮报》的介绍开场最妙:「如果你听到『搔痒忍耐大赛』,你可能会思考两件事。第一,我怎么从来没听过这竞赛?第二,这到底是什么比赛?」来自新西兰(标注他来自哪里很重要)的流行文化记者戴维法尔瑞,某天在网络上看到一段影片,某个人跨坐在某人身上搔痒,被搔痒的人扭动并痛苦万分,忍耐着随时都要爆发的狂笑。这片段看来的确与你每天看过的无数网络搞笑短片—–还是那些大多数只会让你嘴角上扬1 公分的短片—–差不了多少,但法尔瑞一头栽进了搔痒比赛的世界,他想去美国采访制作这些短片的公司:珍欧布莱恩媒体,却没想到他栽进了一场充满噩梦与意外的黑洞中。


搔痒,有什么奇怪的?除了好笑以外有别的意义吗?关于搔痒的问题,可能你我从未想过更深层的含意。但《搔痒竞赛》从开场5 分钟内,那股在哈哈大笑底下的诡异气氛,便一丝丝地透了出来。法尔瑞不过是私信询问了珍欧布莱恩媒体的脸书粉丝团,问他们是否在新西兰有办过类似的比赛?他想跟他们谈谈。却立即收到了措词极为严厉的回信:「讲难听的,我们完全不想跟同性恋记者扯上关系。我们特别不想让同性恋参加我们的比赛。我的考虑是根据你在新西兰的报导风格、名声与粉丝群。」


是的,戴维法尔瑞是一位公开的同性恋记者,歧视同性恋不是什么新闻,但一句询问却惹来如此雷声大作的回应,却着实不寻常。不只如此,接下来珍欧布莱恩媒体还接连发了几封信,信中露骨地称法尔瑞「可耻」「你们这些同志奇异果」「玻璃」,并称「搔痒比赛完全是属于异性恋运动员的忍耐比赛」。但对同性恋者的法尔瑞来说,这段影片吸引他之处,便在看来有些怪异的竞技过程中,有种挥之不去的gay 味:参赛者全是18~24 岁的白人男性、体态良好、搔痒者(有时是两人)跨坐在被搔痒者身上,被搔痒者脸红地挣扎,直至发出哀求,搔痒者的攻击仍然继续,甚至加进更多人,对着他的各种部位进行搔痒,揉合笑声、闷绝呻吟与喘气声的奇怪声响回荡在整段影片中。这些影片里没有人露点,但却宛如像是一部同志A 片。


法尔瑞原本是抱持着单纯的好奇心,但珍欧布莱恩媒体严厉并迅速地想要停止这种好奇心。他们派了3 位相关人士到新西兰与法尔瑞进行协调—–事实上是强烈的恐吓与警告。警告他们想把这整件事拍成纪录片的计划、警告他们要进行新西兰与美国的同步法律控诉、甚至警告,他们的家人会有危险。简单说,不要被《搔痒竞赛》的片名给骗了,这部纪录片忠实地记录了法尔瑞与伙伴们追查搔痒竞赛的真相,而它揭露的真相比商业电影还要黑暗不堪。这可不是找出「谁才是世界上最不怕痒之王」的纪录片,这是一则有关性骚扰、性剥削、网络霸凌、网络滥用、怪异性癖好、死亡威胁与司法不公的社会版头条大全集。


搔痒竞赛参赛者慢慢发现他们的搔痒影片,未被告知便被贴在YouTube 上,如果他们要求撤下,他们会接到来自神秘陌生人全方位的警告:包含了他们的学校、家庭、公司都会收到这些他们不欲外人知的打工影片,他们的影片还会被转贴到几乎所有的视频网站去,甚至他们还会发现自己的私人信息,像是真名、手机号、家庭地址等,连带这些不堪的影片,被各自放在以他们名字为网址的网站上。曾经有前途的足球运动员此后无法上场,多金的年轻银行家丢了事业,这些人的一生被毁了,他们的亲人被骚扰,甚至连他们死去的亲人也被嘲讽。这些曾经在镜头下被搔痒而笑声不绝的男孩,现在大多怀着恐惧的情绪不敢出面,而即便是那些勇于现身的人,当他们谈论过去的经历,他们脸上都仍然闪烁着巨大压力的阴影。


但这个故事尚未讲完,法尔瑞追查的越深,真正恐怖地令人发冷的事实一波波袭来。谁才是这些比赛背后的真正始作俑者?谁持续不断地自1990 年代便执着于举办这种怪异的竞赛?难道没有人去追查这些事件?我不能也不愿透露更多细节,这是一趟你得自己搭乘的恐怖云霄飞车,在轨道的终点,你会抵达一个难以想象的搔痒帝国,在金字塔的最顶端,坐着一个面相模糊的人,你甚至会开始安慰自己,也许这些事情都是误会。但《搔痒竞赛》就像那些戴维芬奇的电影一般,一个又一个清晰的真相,会不断地逆转你的认知,你很难找到真正喘息的机会。你不知道刚开始时看起来如此无害的事,隐藏了这么多不堪,甚至会有这场恶梦将持续到永久的不快感。如同你正在参加一场由珍欧布莱恩媒体主办的搔痒竞赛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