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图揭华人移民国外的生活:用二手家具幸福感强(组图)

19 阅 - - 新西兰 - 来源:新西兰张先生摄影旅游
字体: . .


移民德国的华人讲述移民生活


每次在与朋友闲聊时,他们都会问我:国外生活真的比较幸福吗?在中国生活了三十五年后移民了德国,到现在已经在德国生活了四年多,我只能根据自己的经历来回答这个问题:这里是我想要的生活。在德国我学会最重要的是,如何用自己手上的钱和条件,去过最好的生活。


德国税高、物价高,日常生活的基本消费消对比起来却比国内低,大多数的德国人在金钱上不是特别富有,但只要有工作,不是处于长期失业的状态,绝对不会造成生活问题。


德国人平日逛街大多是到了这个东西非买不可的时候,而且他们会货比三家。圣诞送礼的季节,才会用上较多的花费。许多人会利用每年两次的大打折季节(大约是在一月和七月),大肆采购所需的用品、衣服,因为这个时候真的可以买到便宜货,大家希望所有的吃穿用度都花在刀口上。


在德国有的人喜欢买二手家具,除了可以节省费用之外,更有环保的意识。自家里用不到的东西,或是搬家,也会有人将用不到的东西放到网站上,在超市的布告栏上求售,或者直接在社区进行售卖。这样一来,每一分钱都花在精打细算之下,会少买很多不必要的东西。


所以当我们在看欧洲人生活怎可以如此悠闲、精神生活为何可以如此富足的同时,经常忽略了这些都是自己可以去找寻的。或许你们会以为,德国人这么精打细算,证明他们的生活质量也并不高。那你们就大错特错了!德国普通家庭的生活质量,远远高出同等水平的国内家庭,甚至高过一部分我们所谓的富裕家庭、有钱人家。


在德国,每年都会看见电车会利用暑假许多人都在度假休假的时候,排定维修工程,以不影响大多数人的生活为第一要务。虽然在生活需要精打细算,但德国的家长并不需要为孩子的教育费用担心,因为家长不但不用缴纳孩子的教育费,每个孩子每月还可以拿到政府津贴,逐年增加,可以一直领到成年,自力更生出来工作为止。


虽然缴了这么多的税,但是却可以保证孩子受教育的权利,我觉得值。曾经我也担心女儿会因为语言文化种种问题而跟不上,所以考虑让她进入私立学校就读。但一位在教育单位任职的德国朋友却告诉我:“只要不是有学习障碍的孩子,一般的德国公立学校绝对能够保证对孩子的教育。”


后来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女儿进入一般公立小学就读,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不但不用花钱,老师还把基础教育和生活教育教得无法挑剔,最重要的是省去了补习费,对大部分的家长来说,这是很棒的福利!而在国内,我们缴了很多的税,但孩子的吃穿用度还得靠自己,更别说课后还得花上大把大把的补习费了!


在德国生活宁静祥和,清新舒适。以居住的部分来说,大部分的德国公寓规定,晚上十点以后不能洗澡,是为了担心打扰到楼上楼下邻居的安宁。下午的午睡时间,住宅区里不可以发出巨大的声响——例如重低音喇叭、刺耳的钻墙、钻洞声音等等,以免影响到邻居午休的安宁。


说到这里,想必大家对我为什么喜欢德国已经有所了解了。德国比中国好吗?不,这里有很多不如国内便利的地方,比如每次去超市都要开上二十分钟的车,而国内只要下楼就可以买到任何想要的东西。但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与国外月亮圆不圆,没有任何关系。

移民澳洲的华人讲述移民生活


在我们结婚半年时,我们来澳州旅游了一次,看到那么蓝的天和那么漂亮的海,我们都觉得要是生活在这里,光从环境上这一点也值了,再说我们刚结婚,事业上我们也没多大成就,不存在工作上放不下的问题。我们一回国就开始准备,这其中的过程暂且不说。终于在2007年四月又一次踏上了澳州的领土。


到澳州后,找房子就成了的第一件大事。我们找房子的唯一条件就是便宜,功夫不付有心人,到澳州三天之后,终于看到一套很满意的房子,房子是四十几年的旧房,但里面刚装修过,二室一厅,窗明几亮的,比我们在西安住的房子好。


缺点是离火车站比较远,步行要二十分钟,租价是二百一一周,房间里面带了一些最基本的家俱,都很旧,但对我们来说算是救了大急,我们不用再花钱买家具了。


移民来澳州首先要做的是两件事,一件是办医疗卡,有了医疗卡你就可以享受医保待遇。


另外一件是登记找工作,而这两件事都在同一个地方办理——CENTRELINK,有点象国内的社会保障部一样,负责发放救济金,帮助失业者找工作等等事宜,澳州其他的办公部门几乎看不到,但CENTRELINK却遍布城市的每个社区。


我们先说说澳州的养老制度,先说说养老金和救济金,现在在澳州工作,雇主都在工资之外再交工资总额的9%做为员工的养老保险,其中一些教育机构、医院和政府机关,这一比例是17%。


你可以任选一家养老金的投资公司,每个月这笔钱进入你在投资公司的帐户,等你老了之后,先从你养老金里领取退休金,如果不够,政府会发放救济金。


凡是65岁以上的男性以及60岁以上的女性,如果没有收入来源,都可以领取老年人救济金,在领取救济金之前政府会对你的资产进行一个评估(主要是房产)。


所以,如果你有自己的房子,这些救济金完全可以让你的生活过得挺好,我上面说的是老年救济金。澳州的救济金种类很多,像上大学的成年学生可以领取学习救济金,失业在家可以领取失业救济金,在家带娃的可以领取带娃救济金,残疾人有残疾人救济金,甚至还有寡妇救济金等等。


澳州是全民医疗,不管你有没有工作,只要你是澳州公民经及澳洲永久居民,都可以享受公费医疗,这一点和美国不同。这边看病一边先去看家庭医生,你每看一次家庭医生,政府都会划45块钱的诊疗费给你的医生。


如果你的家庭医生觉得你的病比较严重,他会推荐你去看专家。如果你的病需要住院,你就不需要出一分钱,连在医院的伙食都不用掏钱,而且会有营养师根据你的喜好为你安排食谱。


工作一年后,老公的工资涨了不少,我也变成了正式工。我们俩的收入加起来一个月税后差不多7000多澳币。中国人到哪里都想有个窝儿,我们也开始考虑买房。


澳洲政府是鼓励国民投资房地产,买投资房可以退税。比如说你买了一套50万左右的投资房,你每月付的月供是2500块,但你的房租收入只有2000,差额部分可以退税,但如果光是差额退税的话其实没多少,买投资房退税的渠道还有很多,比如说房屋折旧。


50万的房子折旧费就是一万五,这一万五是可以退税的,另外你为房子花费的一切都是可以退税的。可以说你买投资房就是买了个产业,你所有的投入减去你的收入,就是可退税部分。所以,买一个投资房,其实自己并不需要付多少钱,但房子从长远看总是会升值的。


我是个急性子,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把房子搞定了。房子距离火车站的距离走路不到五分钟,到中央火车站20分钟左右。


总面积一百六十平方米(这边卖房都是一套多少钱,从不按面积卖房),除掉车库,房子的面积在一百四左右,二室二厅,是五年的二手房。


最满意的是房价29万6,我们付了百分之二十(其实可以付得更少),政府补助的一万四可以直接当首付。现在的我们很幸福,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移民美国的华人讲述移民生活


每年中国到美国的移民中,超过一半以上是亲属移民;而这些大部分来自广东农村的移民中,大部分根本不能算富豪。为什么他们这么想去美国生活呢?


美国的教育一直居于世界领先地位,是盛产名校的摇篮。美国是最大的留学输入国,这是国内很多人选择美国投资移民的主要原因之一。移民美国后子女在当地就读小学、中学公立学校免费,在这种英语语言环境下,孩子的语言适应能力快,并且就读世界名校几率也比较大。移民美国后孩子上学比留学费用会节省很大成本。


美国拥有先进的医疗技术和设施,不会存在看病难的问题。美国是个高福利的社会,移民美国后你可以与当地居民享受一样的社会福利,包括医疗服务、残废保险、退休及残疾人子女教育补助金、社会安全福利金、失业救济金以及对低收人家庭子女的津贴、对失业者的工作训练补助以及学童营养等。


移民美国后,如果你想把国内的事业拓展到海外,美国是您最好的展现平台,不仅可以开阔视野,还会给你带来更多的机遇。美国的科技发达,如果你想来这里工作历练自己,在美国所接受的历练绝对让你受益匪浅。


移移民美国后,将从此告别雾霾弥漫的天空,不会为孩子的奶粉问题而担心,不会为食品的安全问题而失望。在美国享受生活的同时,也可提高健康指数。


在中国,泡沫房产让人们可望而不可及,甚至有些人为了房子需要倾尽一生,生活质量下降很多,同时承载着更多的压力。但是走进美国,买房子并非那么艰难,对于白领一族,三到五年就可以买套房子,所以较中国生活会比较轻松。


不是说国外的生活有多好,只是更适合某些人而已。


偷渡去美国曾经在国内风靡一时,他们从陆路或水路,辗转大半个地球花费数月时间到达美国,但由于没有合法身份只能成为“黑户”,在夹缝中工作和生活,为自己乃至整个家族的“美国梦”艰苦地奋斗着。


在美国,没有合法身份的偷渡移民被称为“黑户”。他们为了自己心中的美国梦,不惜一切代价通过“蛇头”的运作,不远万里来到美国。


老张当初也是偷渡来的,他是天津人,现居洛杉矶,刚刚把老婆孩子从老家接过来不到一年。在那之前他们有长达5年的分居,那是一段艰难的日子,因为当时的老张还没获得身份。


老张当初是跟随一批福建偷渡客一同来到美国的,也是千难万险,吃了不少苦头。从香港出发,辗转了两三个月才到,这两三个月内,老张人都瘦了一大圈儿了。


当初在国内他是个买卖人,但到美国之后由于语言不通,只能到华人餐厅打工。以前从没有想过成为一名厨师的老张也开始做帮厨了。从最低级的杂工开始,慢慢做到切菜工,然后又学习炸东西,负责炒菜,一步一步“升”上来,非常不容易。这期间为了躲过警方对身份的盘查,老张还辗转了几个城市,最后定在了纽约,因为在这里只要你不犯罪,警察很少会查移民的身份。对于当时还没有身份的老张而言,这简直就是天堂。


工作稳定后,老张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律师申请庇护,获得美国身份,将妻子儿女接过来。这离老张离开国内已经过去了三年多的时间。这三年对于老张来说异常艰辛:孤身一人在国外格外寂寞,还有一天12小时以上的工作需要应付……这导致他身心俱疲。


老张是典型的天津人,聪明,有头脑,按照天津人的说法就是:任何事情都要走脑子。听说洛杉矶办庇护办的好,天津张就离开纽约飞到洛杉矶。经过考察,讨价还价,三千美金律师受理了他的庇护,找了个附近的餐馆边打工边准备律师需要的材料。在此期间老张谨小慎微,连门都不太敢出,生怕上街遇到什么事儿,影响到申请庇护的结果。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后老张成功将老婆和女儿接到了洛杉矶,本以为幸福就要来临,但结果却是,由于常年的分居,夫妻二人已经开始生疏了。加之老张夫妇并没有太多积蓄又不太懂英文,二人只能不停地做一些比较低端的工作,老张的老婆觉得生活远不及自己当初在天津时那样自在快乐。终日忙碌的夫妻二人,也没有时间交流,更不用说去旅旅游、看看自由女神像什么的了。妻子不时地抱怨,想要回到天津。而老张也会嫌妻子不能理解自己的辛苦生活。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老张一家似乎慢慢适应了这种生活,生活似乎要步入正轨了:首先是积蓄多了,又有了合法身份,老张终于着手准备开一家自己的餐馆。这让他非常忙碌,但当然也非常开心。不少好哥们儿,无论是有合法身份的还是“黑户”,都赶来帮忙。老张的妻子也可以不用再外出打工,而是选择在自家店里帮忙。女儿也过了刚来时的适应期,开始变得活泼起来,小孩学习外语就是快,现在已经经常在家里教老张两口子英语了。


对于未来老张说,即使面临一些清查的危险,以后他的餐馆依然会招一些华人“黑工”,因为他知道“黑户”的生活有多苦,给他们一个机会,就是给他们一线希望。


胡奶奶现在已经90多岁了,然而直到72岁她才获得美国的公民身份,在那之前她足足在美国做了40年“黑户”。胡奶奶说,从当初选择来美国到后来的身份获得,她都是为了子女、为了家庭考虑的。


胡奶奶从前是军属,介于有海外关系怕受到清查的原因,上世纪60年代从居住地广州偷渡了出去。当时胡奶奶像念经一样叮嘱两个孩子千万别跟着偷渡,因为偷渡危险被抓到会受严惩,家人也会连带失去工作,老人也无力照顾。而这个风险她一个人承担就够了。


偷渡到美国后,在没有身份的情况下,胡奶奶在这里度过了她宝贵的青壮年。她本来是不想再“折腾一番”去“考取”美国公民身份,就这样一直“黑”下去。直到“他乡遇故知”,才让28岁就开始守寡的胡奶奶有了夕阳婚的可能——她嫁给了拥有美国公民身份的老华人,自己也获得了合法身份。


而胡奶奶的这位“故知”曾经是民国时期的一位将军,抗日战争时期追求过她,但胡奶奶当时是一位进步学生,心系抗战就拒绝了对方。50年后,在一次台湾抗战老友聚会上又再次遇到,在对方儿女的撮合下,最终走到了一起。


胡奶奶说,当时最后迫使她下决心晚年再嫁的,还是获得美国身份后,就可以将国内的子女接来美国。“我都68岁了,和他结婚就是想把孩子带出来。我出来了,起一个桥梁作用,将来可以申请孩子移民,我们名义上是夫妇,但实际是朋友。”1990年,胡奶奶和现在的丈夫结婚,三年后拿到美国公民身份。


但是,胡奶奶的两个孩子经历了小时候“严查海外关系”的事情后,性格都比较谨小慎微,中学毕业都直接进工厂做工,因为工人阶级“根正苗红”。在国内过惯了普通人生活的他们,虽然后期长期受到来自美国的老母亲的资助,却都并不想移民去国外。


这使得胡奶奶很苦恼,“我考上公民后,马上申请大陆的儿子和家人来美国,但他们此时却瞻前顾后,惦记着大陆的退休工资,又担心年龄大了,不会说英语,在美国不好找工作,不愿意过来。早知道这样,我又何必来呢?”


其实,像这种父母在国外子女在国内的情况,在“偷渡客”当中实在是太多了。更多的情况是,年轻的父母在海外劳碌,而留下年幼的孩子在国内,成为“洋留守”。


安妮的两个孩子都是“洋留守”,他们虽然在美国出生,有美国身份,但由于安妮和丈夫的生活过于紧张,根本无暇顾及孩子,所以只能把孩子送回福建老家。


安妮和老公现在盘下了一个餐厅,当初盘下这个餐厅的时候他们借了不少钱,有些还是跟高利贷借的。现在安妮和老公像上了发条的钟一样,24小时连轴转动着。


安妮的两个宝贝女儿都在出生三个月的时候被送回了国内,由安妮妈妈照看。当时安妮就是因为作为妈妈的她再也受不了想念女儿的痛哭,才决心脱离打工,尽快赚钱将女儿接到美国来,不惜借债将餐馆开了起来。


他们的小餐馆开在24小时运行的地铁出口,价格低廉份量又足,生意不断。这样的餐馆,纽约有数千家。这数千家餐馆中多数是华人开的,而在开餐馆的华人中,大多数又是像安妮这样的福建人。


当时来美国的时候安妮没想到会这么苦,她是怀着一个“美国遍地是黄金”的美梦才决心来美国的。为此,她先是在国内跟亲戚借钱给了偷渡的“蛇头”,又从福建一路辗转经过南非、瑞士、西班牙,最终到达墨西哥并入境美国。这趟10000英里,本来只需花费12小时航程的路程,安妮足走了足半年。期间还曾因护照被查被困在墨西哥监狱。


当时被查出护照有问题的时候,盘查人员一直不停地审问安妮:“你到底从哪里来?你的真实年龄到底是多大?是谁在帮助你完成这些事?”安妮只能保持沉默,一句话都不说,她当时心里害怕极了,几乎每天都要哭,直到被保释出来。


正是偷渡过程中的这些磨难,使得安妮在孤独的美国“黑户”生活中更加坚强。和多数没有语言基础的“黑户”一样,她来到美国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华人餐厅打工,安妮一个人干老爷们才能干的端油锅炸食物的活儿,同时还兼着杂工的活儿计,这个经历了磨难的姑娘更加珍惜能在美国工作的一切机会。


话不多,爱笑,能吃苦……这个可爱的姑娘被同是在餐厅打工的华人小刘看在眼里,小刘也是早几年偷渡到美国来的,他比安妮幸运,现在已经得到了合法身份,英语也好,在餐厅担任经理的职务。他向安妮表达了感情,并最终给了安妮一个家。


说到“家”,也不过是“别人的房子”——安妮和小刘并没有在美国买房。因为他们身上的债太多了,先帮安妮还偷渡的债,不久又要还盘店面的债务,这使得他们即使没黑没白地连轴转也没能落下什么积蓄。


但开餐馆好歹算是自己当老板,赚钱还是蛮快的,安妮觉得还清债务并不难,还能攒下一笔钱,接女儿来美国上学,让女儿接受好的教育,不用像他们一样一辈子没有文化、只能在社会底层挣扎。是安妮最大的梦想。


“现在偷渡的人越来越少了,我很少碰到比我年龄小得偷渡者了,大部分都是有身份来的。有的是读书的身份,有的是亲属的。”安妮说,她希望女儿能够读大学,有机会步入美国的主流社会。


华人偷渡客一般文化水平有限、英语不好,但他们吃苦、能干,他们用自己辛勤的汗水和勤劳的双手,不断追赶着美国主流社会的身影,也为自己的后代铺垫好了进军美国的道路。至于他们付出的这些代价是否值得?只能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据联合国统计,世界上最大的忽悠就是纽约的自由女神,她一举手,全世界不明真相的人们就全来了,而来美国后的下场有很多,随便举几个,给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普通百姓参考。


根据美国无党派自由研究机构“财政政策研究所”公布的研究报告指出,中国大陆出生移民数量在纽约地区移民总数中所占比重大,经济总量的贡献大。


大陆移民在从事的工作领域上呈现两极化分布,分别集中于高薪的专业职位和低收入的服务性基础行业。


而中国人移民美国看似光鲜亮丽,但背后却隐藏着各种心酸,例如在美国怎么生活下去,如何与美国人相处等等。


另外,很多人移民国外以后觉得还是中国好,就又屁颠屁颠地跑回来了。


根据亚太基金会研究员郭世宝完成“在北京的加拿大人”报告中,北京20万外籍人口当中,有10%来自加拿大,即有2万人。


报告访问回流或移居在北京的加拿大居民,其中52%拥有加拿大国籍,其余是未入籍的加国永久居民,他们在回流前于加拿大居住时间平均为5年。


这说明相当一部分移民都回流到中国来了!


也有美国网友感慨:在中国生活比美国自由。


看完这些,你觉得偷渡美国值吗?


美国最新财政年度EB-5投资移民的近万个指标被早早全部用尽,其中中国富人占了90%。


去年的这些指标也大部分被中国人申请得到,给中美双方都留下深刻印象。


各类中国人向发达国家多移民对中国长远好,还是少移民更符合中国利益,现在很难下定论。


对这一现象的评论有不少都是嘲弄中国的,比如认为这展现了“美国的优越性”。


一些学者指出,就中国的庞大人口规模来说,在美的中国移民比例并不算高。


福建人安琪历尽艰辛偷渡到美国,辛苦打拼十年,拿到绿卡,开了一家中餐馆。直到二女儿出生前一个小时,她还在店里炸鸡块。自她的家乡,数十万人翻山越洋,用集体意志完成史诗般的人口迁徙,背后饱含辛酸、恐惧和奋斗。27岁的安琪是两个女儿的妈妈,也是这家名叫长城饭店的餐馆的主人。


做餐馆的每天早上十点起床,十一点到店工作,晚上十一点下班,一天工作11个到12个小时,一天下来精疲力尽。


十年前,不满17岁的安琪离开位于闽江口的小镇,开始投奔新世界的冒险旅程。辗转数国,历险半年,终于抵达美国。之后,她和1999年进入美国的福建同学Danny都取得了绿卡并结婚,生育两个女儿,目前在纽约曼哈顿经营着一家名为“长城”的中餐外卖店。


长城餐馆在24小时运行的地铁出口,价格低廉份量又足,生意不断。这样的餐馆,纽约有数千家。近二十年间,“做餐馆”是每一个在美福州人的图腾。


安琪店里的伙计也都是偷渡出身。小柯是安琪的妹夫,在2010年经墨西哥进入美国,由蛇头带领在得克萨斯州徒步疾行三夜,走到双腿浮肿、神智不清,并躲避警察追踪,才抵达休斯顿,再转车到纽约。幸运的是,有家人接应,他在一年内拿到绿卡。


炒锅师傅东东来自长乐金峰,出来已有4年时间,妻女都在国内,暂时还未取得“身份”,所以无法回家。他每周工作6天,月薪3000美元,几乎都积攒下来,一部分寄回家,余下的清偿偷渡费用。


安琪的两个女儿都在美国出生,也都在三个月大时送回福建,交由父母抚养。2009年送别大女儿依依时,安琪难以忍受思念之苦,决心脱离打工,尽快赚钱将女儿接出来,长城餐馆才由此开张。


餐馆如战场,一天工作12个小时,动作快得风驰电掣。安琪身兼数职,随时都要替补上,炒锅、打包、炸鸡样样都得干。作为老板娘,她的唯一特权就是干得更多。


外卖店两部电话此起彼伏,安琪常常要一边打包外卖,一边接新的电话,而餐馆吃的就是地段的饭,加上安琪英语好,对人热情,声音甜美,在周边社区有很多老顾客。


24点过后,深夜执勤的警察来点外卖吃。刚到纽约的华人见到警察会害怕,但时间久了便知道,在纽约只要不违法,警察几乎不检查身份。对于很多新移民而言,纽约就是天堂。


墨西哥裔员工布法罗。餐馆后厨狭小,员工间互相开玩笑成了最好的解闷方式。通常针对偷渡客的报道含有偏见,执着于人口走私,而他们真正的想法往往只是希望将来自己的孩子好点。


布法罗的妻子留在墨西哥,他说自己的最大梦想是就是再干几年,回到村里盖一座大房子,和老婆孩子生活在一起,工作不用那么辛苦。


无论是从小移民还是出生于国外,华人90后们已经渐渐长大并开始走向社会。他们都在做什么职业?他们成功了吗?他们身上还剩多少中国味儿?他们 是如何面临“华人标签”下的歧视的?


来自父母的中式教育到底给他们带来了更多的优势还是招来了太多白眼……在机遇、歧视、问题、挑战并存的复杂环境里,华 人90后群体对外整体展现了怎样的姿态呢?


6年前,17岁的张舸从数百万美国学生中脱颖而出,赢得了美国高中生的最高荣誉“美国总统奖”。今年,他开设的教育中心培养出了又一位华裔“美国总统奖”得主。从哈佛大学的“学霸”到致力于社会效益的创业者,这个23岁的男孩始终很“拼”。


“我想鼓励有困难的家庭,我们这样的家庭能做到,你们也能做到。”张舸说,他其实来自一个很普通的华人家庭。1992年,母亲Linda带着刚出生的张舸来到美国时,爸爸还在乔治亚理工大学做助教,家徒四壁,经济很困难。


所以张舸小时候从来没有上过任何学习班、兴趣班,因为没有钱大人也没时间。后来读书后,美国的书很贵,张舸经常在考前最后一天借同学的书复习。


张舸学习特别刻苦,上学时他为了提高效率,经常抓紧课间几分钟和在路上的时间写作业。这么“拼”是为了挤出晚上和周末的时间完成课外活动。 “美国学生普遍没中国学生用功,但最好的美国学生比最好的中国学生还要刻苦,”张舸说。


这是因为除了考试,没过大学也非常重视学生的课外实践活动的表现,因此还要花很多精力投入到课外实践中去。成绩和实践两样都必须特别优秀,否则总统奖是想都不用想的。


说起张舸的事业,他创办了一个教育中心,辅导中学生提高成绩、申请大学,老师都是来自常春藤大学的高材生。创业初期并没有得到外界的支持。身边的朋友都觉得,这个本该是华尔街“白骨精”的精英去“和小孩子摸爬滚打”,可惜了。


但张舸的坚持最终获得了父母的支持。 “如果做别的生意,以他的年龄不一定有优势,但对SAT他绝对有独到之处,可以说身经百战,不是其他年龄的老师能比的。”说起儿子的事业,Linda颇为骄傲。


在新成长起来的华人90后一代身上,我们看到了太多。既有他们站在西方文明的肩膀上所取得的成就,也有在遭受歧视时的坚强与努力,更有为融入西方文化、为华人群体代言的勇气与魄力。


张舸还很注重人际关系的处理,“讲人情”,这一点还真的是把中国注重人情礼往的传统继承了过去。“学习不是最重要的,关系才是,要投资时间去经营。无论创业还是找工作,人际关系都会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张舸说。


张舸还是个“中国式好哥哥”的典型。他有个弟弟,自己小的时候没有机会接受好的教育资源,他总想在弟弟身上补回来,他主动提出让弟弟上收费昂贵的私立学校,“不嫉妒,不会觉得不公平”,帮他一起写申请材料,而且无论多忙多累都辅导他学习。


谈到未来,张舸说会继续创业,“创业可以改变社会的很多东西,让生活变得更好。”能吃苦、勤奋好学、注重人情世故……从这个优秀的华人90后身上,我们看到很多“中国味儿”十足的宝贵品质。


今年5月,在他手把手的帮助下,班上的华裔孩子Austin也获得了“美国总统奖”。张舸很开心,觉得比自己得奖时还要好,感觉自己的价值得到了体现。


近日,一本名为《Code!》的科幻作品在亚马逊网站(Amazon.com)正式上架,并且十分畅销。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位17岁的华裔高中生——饶依侬(Elizabeth Anne Rao)目前在哈佛西湖高中(Harvard Westlake High School)读11年级。


饶依侬自小生长在美国,但她汉语说得特别棒,一点都不像一个“老外”。原来是小姑娘因为喜欢汉语而自学的。“我们学校开设了中文课程,我的大部分中文都是在学校里学的,在家里也只是讲一些比较简单的。”


“饶依侬非常喜欢中国文化,也很喜欢汉语,汉语都是她感兴趣学的,我们没主动教过,最多只是引导。我们的老家在北京,我们每年都会带她回去走一走看一看,女儿都很喜欢。”饶依侬的妈妈顾女士说。


饶依侬说,写作是一种纾解压力的方式,“每当我感觉不开心或者有压力的时候,我就写一写小说,心情就慢慢变好了。”谈起未来,饶依侬说还会坚持写作的,等以后有了更好的中文底子,或许会尝试中文写作。


张敬龙是来自英国的90后华人,2009年,不到20岁的他决心参加欧洲议员选举,代表整个欧洲华人发声。当张敬龙把想法告诉英国华人参政计划创办人李贞驹律师时,李律师欣喜至极:“终于有一个人有勇气出来参政了!”


为了参选张敬龙忙得四脚朝天的,经常组织大家上街发传单“拉票”。在张敬龙的竞选传单上,写着这样的字句:“让我们打破150年来的缄默,一同改写历史,为欧洲华人打开新的一页。同心协力,提高英国华人和欧洲各地华人的地位,谋求福利,争取权益。”


身为一个90后华人,张敬龙也十分知晓信息时代社会化媒体的重要性,为了赢得更多选票,他建立了自己的网站,并利用FACEBOOK、YOUTUBE、TWITTER、MSN、手机短信等形式,充分宣传拉票。


华人缺乏参政热情的因素除了移民背景和重商求稳的传统,主要原因有三个:一是语言,二是对政治不了解,三是没有人认同并投票。但没有华人从政,华人群体就无法发声,利益和尊严就会受到威胁。


由于并没有参政根基和经验缺乏,华人参政意识的改变和政治地位的提升必然是一个缓慢而长久的过程。但是,必须有人勇敢迈出第一步。张敬龙说:“华人群体并非无足轻重,我们有必要向英国三大党表明这一点,为此我将竭尽全力。”


李律师欣喜的背后是在欧华人从政状况的堪忧:“整个欧洲有400万华人,却没有华人在欧洲议会发出声音,如果成为欧洲议员,我代表华人说的话他们就要聆听。”张敬龙说。


但对于张敬龙参选,有人欢欣有人疑,质疑之声从开始便一直存在。“你真的有决心坚持到最后而不半途而废吗?”“你年纪尚小真的了解这其中的关节吗?”“你到底是不是只是‘试着玩一下’?”……直到了解他的坚定决心,很多人又欣然站出来义务工作。


年仅23岁的华裔Ray Chan是一名钢琴家,2岁跟随父母从香港来到新西兰的他,也是一名典型又非典型的华人“90后”。典型在与大多数20出头的男生一样,Ray Chan开朗、健谈,勇于展现自己的;同时也面临“华人标签”带来的“弱势地位”,他很期待证明自我。


而提起他的出生地——香港,Ray并没有说话,在他心中,并没有情感,或许只是没有记忆的、世界上的另外一个地方吧。


而“非典型”在Ray的“不平凡”,他是奥利地Graz International Conductors Mastercourse Competition史上年龄最小的总冠军。“作为一个澳洲华人,最大心愿,就是透过音乐向大家证明,新西兰人的华人也可以很棒!”


从十五岁开始,为了自己的钢琴梦,Ray就开始满世界跑了,先是在奥地利、法国求学深造,后来又飞遍世界各个大洲参加比赛、举办演出,Ray的生活非常辛苦。


但这次回到奥克兰,是Ray一直以来的期待。“我从小生长在奥克兰,对我来说,新西兰就是我的故乡。能在自己的家乡演出,是一种荣耀。”Ray在演出中显得很兴奋。


梦想路上最大的一次危机是16岁时一次意外所导致的Ray的右手无名指骨折了。“必须通过手术把错位了的骨头调整好。当时我很害怕,因为不知道手术完成后,我还能不能像从前一样弹琴,毕竟,手指太重要了。还好,手术比较成功。”


Ray在刚刚步入乐坛的时候也因华人面孔遭受过歧视。比赛赛会人员对亚裔选手的态度非常轻视,有时候甚至会忘记给安排住宿,还要自己拖着箱子和疲惫的身躯自行解决。但好在实力才是硬道理,而当Ray取得一些成绩后,这些情况也慢慢有了改善。


Ray有两个姐姐,她们都很喜欢弹钢琴,所以家裡就买了一台钢琴。环境使然,他5岁就开始学钢琴。Ray有一个“中国式严厉家长”妈妈,并不会放任他:“我小时候也和很多小朋友一样,会哭著喊著不要练琴,不过我妈妈很严厉,每当看到她我就会乖乖练习钢琴。”


“等到稍微大点之后,我就开始会进行一些演出,每次演出结束后,听到大家的掌声,我就会觉得受到了莫大的鼓励。慢慢的,这些掌声和欢呼就成为我继续练习钢琴的动力。那种瞬间的”成就感“会让我觉得,所有的努力和坚持都是值得的。”这些都使Ray立志成为一名钢琴家。

  在很多的人的观念里,移民欧美是高大上的,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要圆的多,但移民国外的生活真的就比国内好吗?有三位分别移民至德国、澳大利亚、美国的华人讲述他们生活,满足我们猎奇的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