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刷爆各大电影节的《爱乐之城》 拍起来不容易(组图)

66 阅 - - 娱乐 - 来源:影视工业网微信号
字体: . .

《爱乐之城》刷爆了电影节,讲的什么,怎么拍的,应该知道一些了。


导演达米安·沙泽勒原本很确定,这部电影要完蛋。《爱乐之城》的试映反响并不好:不知是什么原因,观众对这部讲述一对情侣在好莱坞追梦,在105高速路的车顶跳舞,唱着歌漫步于格里菲斯天文台的复古歌舞片不是很感冒。所以当8月份影片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的时候,31岁的导演闭着眼睛观看了整整半个小时的电影。 “当时我的感觉就像‘天啊,我要完了,’”沙泽勒说。“脑子一团乱,既迷茫又惊恐。”

然而《爱乐之城》是如此的精彩,使得观众站起来为之鼓掌。在各种电影节一致获得好评,可以说是横扫奖项。昨天,《爱乐之城》以横扫

金球奖的姿态拿下七项大奖,打破了 1975 年的《飞跃疯人院》以及 1978 年的《午夜快车》六项纪录,同时,《爱乐之城》获得

第70届英国影艺学院电影奖(英国奥斯卡)11项提名,今年的奥斯卡,它也将是一个大热门。《爱乐之城》拍摄现场


“很显然导演想拍这部电影很久了,”斯通说道(说的很对)。“他很爱这些老歌舞片。他有年轻人的那种精力,能教你几乎所有电影的历史。”

导演沙泽勒凭借2014年执导的《爆裂鼓手》在圣丹斯电影节突围,并且最后斩获奥斯卡三项大奖(包括J.K.西蒙斯的最佳男配角奖项),一跃成为好莱坞炙手可热的年轻导演。《爆裂鼓手》是一部“暗黑系电影”,制作费用仅仅330万美元,讲述的是一个热爱音乐的年轻人和魔鬼教师之间的故事。《爱乐之城》制作经费3千万美元,很好的传承了20世纪30年代好莱坞音乐剧风格,并加入了新的东西。尽管电影拍摄地是在洛杉矶这座现代之都,然而影片全程穿插自RKO雷电华电影公司出品的,弗雷德·阿斯泰尔和琴格·罗杰斯合作的歌舞片之后鲜少出现的歌舞表演。

艾玛·斯通饰演一个小演员,在华纳兄弟的片场当咖啡师,而瑞恩·高斯林饰演一个郁郁不得志的爵士作曲家,靠着在餐厅弹奏圣诞歌曲勉强度日。(J·K·西蒙斯在其中扮演一个小角色——将他解雇的经理。)两人相遇、相爱,在洛杉矶这座华丽的城市相互扶持着追求梦想。《爱乐之城》幕后花絮—演员篇

早在导演沙泽勒就读于哈佛的时候就有《爱乐之城》的构思了,远比《爆裂鼓手》早多了。他和同班同学贾斯汀·赫维茨(Justin Hurwitz)(《爱乐之城》和《爆裂鼓手》的作曲人)在毕业论文《关于一个波士顿爵士音乐人故事的低成本歌舞片《公园长椅上的盖伊和玛德琳》》探讨歌舞片的概念。毕业后,两人在2010年都搬到洛杉矶居住,继续编写现代版的老歌舞片,只不过拍摄地设在洛杉矶。“一座城市,由这些怀有不切实际梦想的人构成,并且把自己全部押在梦想上,想想也真是诗意呢。”沙泽勒说。


导演呢沙泽勒原计划拍摄高斯林弹钢琴的特写镜头要请替身,但是在排练结束的时候,导演意识到完全没这必要。“我一开始是用苹果手机拍摄他弹奏曲子,看看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的,”他说。“但是他很顺畅地完成了。”

这种不切实际的梦想,也包括为一部濒临灭绝的歌舞流派电影寻找资金投入。“我被告知《爱乐之城》的概念和素材似乎不具有任何商业价值,”沙泽勒说。“这部电影并非基于任何事物而架构起来的,没有大众熟悉的歌曲来拉拢粉丝群。并且这是一部爵士歌舞片。”

当时沙泽勒尝试找制片人,一个朋友把他引荐给福瑞德·伯杰(Fred Berger)和乔丹·霍洛维茨(Jordan Horowitz),给出的制作经费在100万美元范围内。于是,影片就一直被搁置着。“许多人都说我们是在试图拍一部昂贵的‘古董’电影,”霍洛维茨说。沙泽勒被要求将男主角从爵士钢琴家更换成摇滚乐手,更换复杂的电影序曲,改掉故事最后喜忧参半的结局。


高斯林谈到自己的爵士钢琴家角色说,“他彼时正濒临变成一个痛苦而愤怒的人,但是幸运的是他碰到了她,才能幸免变成自己最坏的模样。”

最终剧本进入周转期,心碎的沙泽勒只能转移制作自己的下一部作品《爆裂鼓手》,但是他从来没有放弃将《爱乐之城》搬到银幕上。甚至当他的作品《爆裂鼓手》在2014年圣丹斯电影节上好评如潮时,他仍不遗余力地推销他的歌舞片。圣丹斯电影节后,狮门影业和黑标媒体(Black Label Media)携手制片人马克·皮次(Marc Platt)出资更高的预算制作《爱乐之城》,并邀请货真价实的明星加盟。沙泽勒起初邀请艾玛·沃森,但是沃森已签了迪士尼的真人电影《美女与野兽》。至于男主角,他原本是将橄榄枝抛给《爆裂鼓手》主演迈尔斯·特勒,但是400万美元的片酬让特勒退缩了,电影拍摄又继续搁置了下去。


“沙泽勒的审美不同于千禧年代的人,”斯通的电影服装设计Mary Zophres说道。“他不想看事业线;相反的,他希望能看到锁骨的美。”

导演沙泽勒回忆起那些艰难的时刻:“所有的事情感觉是一团乱,一塌糊涂。那时候觉得这事是办不成了。”在沙泽勒遇到女主斯通之后,一切就开始有条不紊地发展了。斯通那时正参演百老汇舞台剧《卡巴莱餐馆》(Cabaret),而高斯林正打算拍摄亚当·麦凯的《大空头》。“他对电影的态度非常有感染力,”男主高斯林评价他们在好莱坞山庄附近酒吧的首次会面。“他谈了很多,他说想拍大银幕电影,想和观众一起体会电影的喜怒哀乐。”

男女主角斯通和高斯林此前在电影《疯狂愚蠢的爱》和《匪帮传奇》有过合作,但是高斯林在此片中需要弹奏爵士钢琴,另外,两人还需要学习如何随着电影里的六首原创歌曲边唱边跳(包括序曲“Another Day of the Sun”和二重唱“夜色温柔”A Lovely Night)。从2015年5月初起的三个月,沙泽勒和他的演员们都在洛杉矶特华德村一组相邻的仓库内紧锣密鼓地准备着,高斯林在一个房间里练习钢琴,斯通和舞蹈指导曼迪·摩尔(Mandy Moore)在另一间,服装设计师玛丽·索福瑞斯也有一方自己的工作室。 “歌舞片是跨学科的电影,”沙泽勒说“它要求许多不同的职业和表演者紧密合作。而片场制的存在,是好莱坞之所以能大量制作这些高水平歌舞剧的原因。我们本能地希望能创作出小版本的歌舞片。”为了使演员和工作人员更有创造力,沙泽勒每周五晚都会组织放映萌生创作《爱乐之城》灵感的电影,包括《瑟堡的雨伞》(The Umbrellas of Cherbourg)、《雨中曲》(Singin’ in the Rain)、《礼帽》(Top Hat)和有些类似的《不羁夜》(Boogie Nights)(电影讲述的是关于70年代的色情产业,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执导的电影)。


约翰·莱甄德(左)饰演成功的主流爵士表演家,招聘高斯林饰演的人物代替他表演。

电影的主角原本是两个初到洛杉矶的毕业生,由于高司令和石头姐的加盟,沙泽勒不得不提高主角的年龄。赫维茨只好继续重新编曲,从序曲“Anotherday of the sun”到二重唱“A lovely night”再到民谣“The fools who dream”。这真的相当痛苦的过程:赫维茨将一首忧伤的电影主旋律《众星之城》(City of Stars)前后修改了31稿才让沙泽勒满意。《爱乐之城》幕后花絮—歌舞篇 “他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交出满意的作品,这通常都是我们所要经历的过程。达米安要求非常严苛,但是当他最终敲定了,我是第一个认可的。”影片于2015年8月开拍,序曲响起时,几十名表演者需要迅速从交通停滞的高速公路上的汽车内出来。该场面原计划设在地面公路上,但是后来沙泽勒却相中了105-110立交桥,这座拱桥离地100英尺。(“我原本担心可能会有人不小心失足掉下去,”美术指导大卫·威斯克说道)。在仓库排练后,沙泽勒和团队接到在桥上拍摄的许可,在立交桥禁止交通的48小时内拍摄团队可以尽情使用(结果这两天都是大热天,温度达到37度以上)。剩余40天分别到洛杉矶60多处地方进行拍摄,从市中心电车到好莱坞山庄的住所,其中许多场戏都是一条就搞定了。“拍这部电影,很重要的是不能前一幕让人觉得还置身现实,后一幕突然音乐就响起来了,”摄影指导李纳斯·桑哥伦说(Linus

Sandgren)。“整部电影看起来应该让人觉得神奇的事情随时都会发生。”

沙泽勒花了将近一年时间和剪辑师汤姆·克罗斯(Tom Cross)待在剪辑室,主要是为了将影片氛围调整得恰到好处,斯通表示这是团队所有人都比较关心的。“如何将原本在爵士俱乐部交流的我们和下一秒就漫步在空中这两个场景自然的衔接,又让人觉得剧情连贯?”她说。“这种担心在进入拍摄的前两个星期都困扰着我,然后我意识到我不能再想了,我要相信团队能处理好这点。”


石头姐刚参演了百老汇《卡巴莱餐馆》,现在她又做好了载歌载舞的准备。“我很幸运,因为我精力充沛能唱一整天。我只是不能想象唇形和歌曲能否同步。”

信任时常经受挑战,尤其是2016年初几次放映的效果都不好。“我们看到影片某部分处理得不好,”沙泽勒说。“一开始会觉得难受,然后还是得想办法重组,解决问题。”拍这部电影的挑战在于要找到幻想、浪漫的音乐和年轻情侣尝试在洛杉矶实现梦想的故事两者间的平衡。“我们花了段时间才搞定,”他补充说。“有时候对于是否能够处理好二者的平衡我们也不是很乐观。”

当沙泽勒再次迎来他的颁奖季时,他已经着手张罗下一部电影了,并且希望能和高斯林继续合作。如今,他正和编剧乔什·辛格(Josh Singer)研究《First Man》的剧本,这是一部关于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的电影,虽然和《爱乐之城》的故事类型大相径庭,但是沙泽勒却看到了二者的联系。“那时的太空计划似乎充满了鲁莽而疯狂的决定,但是无论如何他们定下了一个目标即使不知道该如何实现,”他说。“这种态度和我们制作《爱乐之城》是有点相似的:先定下一个目标,虽然不知道是否能达到目标,但是我们有信心能找到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