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仇恨之根在哪里?

143 阅 - - 社会 - 来源:曾节明博客
字体: . .

伊斯兰势力之所以对美国和西方发起恐袭,其仇恨的根源,其实主要是西方世界对以色列的支持,而不是久远的“十字军东征”,可叹迄今了解这一关键的人并不多。事实上,穆斯林对西方国家的恐怖袭击,是1947年以色列建国后才兴起的,之前,欧美人与阿拉伯人之间上千年相安无事。

平心而论,阿拉伯人痛恨西方国家扶持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建国,并非毫无道理:

阿拉伯人认为,自犹太人被罗马帝国赶出巴勒斯坦之后,阿拉伯人已在巴勒斯坦居住了1800年,按照时间领有的公理,阿拉伯人已然成为巴勒斯坦土地的事实原住民,犹太人没有理由重占巴勒斯坦,更何况,当年赶走犹太人的,并非阿拉伯人,而且迫害犹太人的,也非阿拉伯人,而是欧洲人,既然迫害犹太人的是你们欧洲人,那你们欧洲人凭什么要求我们阿拉伯人来付出代价—-强迫我们把巴勒斯坦的土地让出来给犹太人居住!!??

这就是全世界穆斯林仇恨西方的主要根源,由于美国是以色列的最大扶持者,所以,穆斯林对美国普遍地最为痛恨。

由于对以色列和阿拉伯人的关系很好奇,在国内时我就询问过回民和清真寺的阿訇,出国后又多次与穆斯林难民,了解绿教徒反美反西方的原因所在,我吃惊地发现,无论是中国的回民、阿訇,还是海外的穆斯林难民,他们的回答高度一致,就是:美国和西方支持以色列!

然而甚少人知道,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复国的最大帮手,并非最遭穆斯林痛恨的美国,而是曾经称霸世界的“日不落帝国”—-英国。

1917年11月2日,英国外交大臣贝尔福奉首相乔治.劳合之命,给犹太复国主义者、大富豪罗斯柴尔德勋爵发去一封文件,曰: ““英王陛下政府赞成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人的民族之家,并愿尽最大努力促其实现;但应明确理解,不得做任何事情去损害目前巴勒斯坦非犹太人的公民权利和宗教权利,或者损害其他国家犹太人所享有的权利和政治地位。”

罗斯柴尔德勋爵览信大喜,将它打印多份,拿到犹太复国主义大会上散发。.接下来,就是国际联盟把巴勒斯坦委于英国托管,就是犹太人不断领到英国签发的移民证,开始涌入巴勒斯坦地区。。。

苏格兰平庸政客贝尔福,从此被犹太人奉为大恩人,得享雕塑纪念的待遇。《贝尔福宣言》的影响力如此之大,以致于远在中国的孙文,都表态说=:国民党支持犹太复国主义,盖因1840年后的中华民族,尤其能体会犹太人的苦难。

老奸巨猾的英国,之所以扶持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国,其如意算盘无非是:

一,迎合犹太原教旨主义,以笼络犹太财团为大英帝国利益服务;二,为更好地把犹太人“请”出英国(当时英国其实与其他西方国家一样排犹),并以帮助犹太人复国的高明方式,为解决欧洲犹太人找到出路;三,当时石油盛产地中东,处于英国的占领之下,英国需要犹太人力量,来平衡阿拉伯人,英国自以为望巴勒斯坦打入一个亲英的犹太国锲子,可以制衡阿拉伯人的反英力量,以继续维持大英帝国的世界霸权。

但是玩弄平衡术的高手英国人,这一次却完全失算了:在巴勒斯坦得志的犹太复国主义者,以惊人的贪婪,在巴土地上急剧扩张、得寸进尺,完全超越了英国人划定的阿、以平衡底线,且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贪婪扩张掠夺,也引发了原住民阿拉伯人的冲天仇恨。

英国从中发现,犹太人不是省油的灯,难以驾驭,而为了犹太人得罪整个阿拉伯世界不划算!英国急于1939年颁布《巴勒斯坦白皮书》,开始严限犹太人向巴勒斯坦移民,并加强占领军,以图遏制犹太复国主义者的扩张势头,但魔瓶已经打开,一切都已太晚,时因纳粹屠犹受到全世界同情的犹太人,反认大恩人英国,做以色列复国的头号障碍,遂对巴勒斯坦英国人展开超限战:袭击英国军队、暗杀英国军官、恐袭英国平民。.使“二战”后的英国,陷入了中东泥淖,死伤累累,还遭千夫所指。

顺天应变,是英国人比美国人强太多的地方,英国见势不妙,即迅捷将巴勒斯坦交给联合国,自己全身而退。而苏、美反倒抢进来接这个烫手的山芋。

扶持以色列会招致伊斯兰世界的整体敌对,而精明狭隘的以色列,也并不服务于恩主的利益。英国人于西方人中,最早看出了这一点,美国人却迄今执迷不悟。

支持以色列,令整个西方世界与伊斯兰世界,作着无休无止的消耗。

而且,扶持以色列与整个伊斯兰世界为敌,长远看必败无疑,因为伊斯兰世界的人口远远多于犹太人,穆斯林的生育率也超过犹太人,伊斯兰世界的土地也远远大于以色列国。

以色列必需西方国家的持续输血,才有力量与穆斯林国家对抗下去。事实上,若无美国每年的大力援助,以色列早已难以为继。

但是,西方对以色列的扶持,却不可能长盛不衰:

随着欧洲的穆斯林化,欧洲国家对以色列的支持必然不断减少;而美国因为白左势力的不断增强,对以色列的扶持不可能一如既往—-奥巴马政府支持联合国通过谴责以色列扩建犹太定居点的决议,就是征兆。虽然特朗普上台后将会重新亲犹,但往后美国白左化和民主党走强的大势,却无可改变。

西方国家必然败于穆斯林之手的大趋势,决定了以色列的前途就是灭亡。

西方世界为什么必然败于穆斯林之手?因为西方既已走上了与伊斯兰世界敌对的路,却又失去了制胜伊斯兰世界的价值核心—-基督教信仰,因此必败无疑。

拜科学教科技迷信+自由主义,导致欧洲和北美都在背弃基督教传统,而拥抱无神论,在背弃基督教传统的情况下,自由主义带来的性解放、女权主义、不要民族的圣母婊思潮。.使得西方各国滑向家庭解体和人口雪崩,一盘散沙和老龄化的西方世界,注定无法抵御年轻、高生育、且拥有完备反西方价值核心的穆斯林的征服(如人口渗透和宗教内部扩张)。 “二战”后的欧洲,由于更加背弃民族传统的白左大行其道,因此衰退和绿化先于美国。深度绿化的西欧只是先行一步而已,美国将来也必步欧洲的后尘。

而伊斯兰世界对西方世界采取刻意的人口渗透战略,恰是英国扶持以色列复国之后才有的!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英、法等西欧国家资本家,为追求廉价劳力,引进大批的北非、中东穆斯林,即打开了伊斯兰世界人口渗透西方的闸门。到本世纪初,欧洲的穆斯林人口已猛增至五千多万人!到本世纪末,欧洲的穆斯林人口将占据多数。

有意思的是,目前欧洲“绿化”程度最深的,恰恰是开启犹太复国魔瓶、招致整个伊斯兰世界敌对的英国!如今英格兰的清真寺已超过半数,压倒了基督教堂,而穆斯林当选首都市长(可见英国穆斯林社会的强势)。

这,或许应证了佛教报应不虚的道理。

美国既然取代英国,当起了以色列的最大扶持者,成为伊斯兰世界的头号敌人,那么就必须面对现实。你既要扶持以色列,就必须排斥绿教势力,否则便是作死。

象以布什父子为代表的共和党建制派那样,一边强势力挺以色列,一边不限制穆斯林移民,那是找死。

象奥巴马、希拉里那样,对穆斯林难民敞开大门,那是讨死。

唯有共和党非建制派特朗普,在亲犹挺以的同时,严限穆斯林移民,监控国内穆斯林势力。.这才是面对现实的明智选择。

但是,特朗普的上台,只能延缓美国的衰败于一时,因为他无力扭转美国拜科学教科技迷信+自由主义的价值演变大势,而拜科学教科技迷信+自由主义,是无法抵御穆斯林的征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