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习式帝国即将出笼

194 阅 - - 社会 - 来源:梅朵阴香博客
字体: . .

毛泽东一生做了2件事。赶跑蒋介石,搞文革。前者是为了共产党上台;后者是为了毛家能世袭天下。毛泽东从延安整风开始,一步一步朝家天下方向发展,到1949年后,整个中国就成了“毛家祠堂”。这种做法又被邓小平继承下来,确立了“一个核心”的体制。现在,习近平又往这条路上走,严禁妄议中央。

2017年的第4天,山东毛粉文攻武斗了自由派人士邓相超,标志习式文革式反右的正式开始,以便于在中共19大上建立习式家天下!

一,共党“万人坑”—-历史在中国哭泣

1930―1933年毛泽东在中央苏区肃反就杀了10万人。据披露,在瑞金,万人坑就有十几处(见李忠道《毛酋秘闻》1976年6月版)。毛泽东杀了AB团7万多、杀了社会民主党6千多,杀了改组派、托派2万多,全部加在一起10万人。连红五军团总指挥季振同、红七军军长李明瑞都被冤杀了。

象夏曦在湘鄂西乱杀无辜一样,张国涛在鄂豫皖大开杀戒。不管是谁,只要扣上“改组派”、“AB团”、“第三党”的帽子,随之而来的就是逮捕、杀头,到最后连发牢骚都成了死罪。仅1931年的9~11月的两个月间,当时张国涛手下的红军指战员被杀掉1/10,达到2500多人(《陈昌浩回忆录》)。1950年代初,在原四方面军鄂豫皖总部的驻地湖北麻城湾点修建农场,挖出了当年肃反被杀的数千具尸骨。“解放”后,在原川陕根据地的所在地通江洪口场,挖出了大约5000具尸骨的“肉丘坟”,这就是张国焘杀的。

二,红军长征前夕,周恩来在江西苏区杀了老弱病残及可疑人士上万人

邱会作(1914―2002)是江西兴国人。1928年参加共产革命,1929年参加红军。1934年4月广昌失守后,中共就秘而不宣地准备“长征”了。当红军准备逃离江西时,肃反的步伐加快,邱会作所在的供给部有几个领导干部也被杀害了。到了突围前夕的5、6、7月份,中共又展开三大运动,即突击“扩红”、突击征粮、突击肃反。红军中的肃反,则使大批军人“逃跑”、“投敌”。1934年仅8、9两月,弃械逃跑的士兵就有万余人。为了精简队伍,防止泄秘,中共在红军、地方部队和“苏维埃政府”中展开大规模清洗,把“不可靠”的、动摇的官兵集中到十来个收容所,统统处决。主持这项工作的是周恩来,上万人在他手下命丧黄泉。这就是闻名中外的万人坑事件。

1934年10月初,就在长征即将开始时,国家保卫局已将邱会作牢牢控制住,寸步不离,因为邱掌握着红军的全部实力情况,又知道红军转移前的全部绝密。他们怕邱“开小差”,决定把邱会作“彻底保密”掉(即秘密杀害)。一天黄昏,突然冲进来几个人,把邱会作绑了,国家政治保卫局执行部部长张炎和展示了邓发签署的处决手令。邱连喊冤枉,但没有用。凑巧在押解执行的路上,周恩来、邓发、叶季壮三人骑马迎头而来,叶季壮见状大吃一惊,立即问周恩来,周恩来也有些惊愕,但没有说话,只是面向邓发,邓发向周恩来挤挤眼睛,示意是按老规矩办。邱会作则死死地盯着周恩来。周恩来略加思考,对邓发说:“他还是个孩子!交给叶季壮带回去吧。”邱被松了绑,跟在叶季壮马后,跑回供给部。叶季壮又给周恩来打电话,埋怨杀人连个招呼都不打。

三,共党嗜杀成性,掌权后仍大肆杀人,以恐怖手段维持非法统治

中国历代王朝在建政之初,往往都是大赦天下,收拾人心;而毛泽东却选择了杀人祭刀,震慑人心。邓子恢在《中南地区土改工作报告》中说:“・・・・・・杀了占农村人口10%的地主分子中的两成。”中南地区土改没有东北和华北激烈。即便按中南地区的百分比框算,以中国当时人口5亿计,80%的农村人口是4亿。4亿人中10%的地主分子是四千万。4千万中被杀20%,就是800万;据统计被杀地主的“不少于一千万”。“抗美援朝”时,毛泽东乘机屠杀中国人;遇害的国民党县长以下至地方甲长的公教人员最少在500万人以上。加上大饥荒饿死的4千万农民,以及反右、文革等运动害死的人,毛泽东在和平时期统治中国,竟然害死了近亿中国人。

四,习近平要在中国实现拿破仑的皇帝梦

习近平上台后,要“打通毛邓”,捧毛,举毛旗;把“两个30年”连接起来。在习近平暗中鼓励下,2017年1月4日在济南山东建筑大学发生的游行示威运动中,“文革”复辟了。毛粉们是借反邓相超反邓小平,明眼人从他们打出的标语就能看出来,比如一张标语六个大字“打倒邓贼相超”,“打倒邓贼”四字非常之大,“相超”二字极小,几乎看不见。其意在以活邓射死邓而已。看来邓相超姓邓是最大罪。他们打出“邓相超必须向全国人民认罪”等多个条幅,高喊“谁反对毛主席,谁就是人民的敌人!”“邓相超是人民的敌人”,“邓相超是人民的罪人”,“邓相超必须向人民认罪”,“打倒走资派”,“打倒汉奸邓相超”,“邓相超不投降就叫他彻底灭亡”,“砸烂邓相超的狗头”等文革式的口号对一位公民进行人格攻击。现场有十多位支持该教授言论自由的人士,也受到这些疯子们的拳打脚踢。

作家铁流说:山东的事比雾霾可怕十倍、百倍、千倍、万倍!当局不依法处理聚众闹事的毛左,反处理了批评毛错误的邓教授,等于公然支持毛左上街闹事,点燃文革火炬,实难容忍。如果我们再不发声制止,这国家就彻底完了・・・・・・他赋诗:“毛左就是塔利班,毁坏文明罪万千。杀人越货搞爆炸,奸污妇女天下先。聚众闹事无法纪,举着毛像造血冤。历史教训宜记取,山东齐鲁翻了天。”可见,毛粉是文革“打砸抢”的法西斯余孽。这些共党退休干部及其子弟,他们既反对普世价值,又对邓小平路线不满,所以一个劲崇拜毛泽东思想。至于普通老百姓,有怀念毛的,经启蒙都会改变,而中共是不利的。由于普通老百姓不关心政治,在政治问题往往随波逐流。那就要看哪派会争取群众!

体制内自由派人士被习近平称为吃共党饭的“砸锅党”。继邓相超被当局拿下后,河南的“砸锅党”刘春刚也被当地政府拿下;河北石家庄左春和副局长和河南的刘勇也站出来声援自由派,被举报为“砸锅党”,官方表态要处理。

习近平的文革式的“亮剑”清除自由派的运动开始了,但效果不好,引起了反弹。当局打压自由派下一步妙手,就是暗杀。习若要攻打台湾,也会搞中共老套—-暗杀一批人。中共打仗或外逃都必须先杀一批内部人。习共对民主宪政派的政策就是销声匿迹。彭明就是一个例子:他已经“无期徒刑”地坐牢了,可是当局依然毒死了他,让他永远的销声匿迹了。秦永敏是又一个例子:当局不仅销其声,还匿其老婆的踪迹。官方公然对民主启蒙人士威胁说:“不必用公开的法律手段对付民主宪政派人士,这会被国际社会议论和耻笑。可采用黑社会的手段对付之,轻则是红卫兵式的打骂,重则是暗杀。杀人后,一概不承认,你又能怎么样?”可见:人民是鱼肉,共党就是绞肉机!

习打击民主宪政派,其结果是自由的声音从社会上消失。同时,习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让农民来拥护他,网上多是他与农民的合影,以显示他得民心。其目的就是要在党内建立终身制,像毛一样当终身领袖;而且还要超越毛,建立世袭制的习式家天下—-因为“得民心者得天下”嘛。要达成此目的,唯有不间断打击民主宪政派,一是让民主派从此销声匿迹,使反专制要民主声音彻底消失;二是民主派转变立场,鼓吹中国传统文化并拥习。这样的做法,其最终结果是,全民要求实现帝制。习近平要在中国实现拿破仑的皇帝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