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钱荒2.0隐现 习李欲用朱镕基一招?(图)

110 阅 - - 社会 - 来源:一墨博客
字体: . .

近期,中国10年期国债期货持续暴跌,银行间市场利率不断上行,市场焦虑“钱荒2.0”来袭。此轮金融市场资金面的收紧从今年10月开始初现端倪,在近期的债市集中爆发,各方开始担忧,2013年6月的“钱荒”会否卷土重来。

无独有偶,在金融市场资金收紧的同时,北京时间11月29日李克强主持召开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明年政府要过紧日子,并全年减税超5,000亿元(约726亿美元)。无论从央行收紧流动性还是政府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相信中国高层将政府财政赤字预算提高到3%左右也是基于所预想到的全盘考虑所制定,但有部分观点认为,这样的做法是在走朱镕基的老路。

当下或许用朱镕基的方法能助一臂之力

2013年的那一场钱荒

大陆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此前的一份报告中指出,2013年的“钱荒”的表面因素有四方面:一是美国退出QE(量化宽松)明朗,导致全球资金回流;二是外汇占款下降,货币创造渠道缺失;三是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偏紧;四是年中存贷比考核、上缴财政收入和缴纳存款准备金。

表面来看,近期的资金面紧张与2013年的“钱荒”非常相似,但如果进一步分析,原因又不尽相同。业内普遍认为,2013年的“钱荒”深层原因是商业银行自己酿造的“苦果”,而近期的资金面偏紧背后存有中国央行的“意图”。

2013年6月7日,“钱荒”爆发后的第二日,中国央行曾召集各行金融市场相关管理层开会,市场预期央行将会注入流动性,但央行反而继续发行央票,同时进行了100亿元(约14.5亿美元)的正回购操作(央行从各商业银行回收贷款),回收流动性,由此酿成“悲剧”。

中国央行想做什么?

而这次的“钱荒”是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在内外因素共同作用下陷入两难的一个必经之路。对内需压缩资产价格泡沫、降低市场资金杠杆、防范金融系统风险;对外面临人民币持续贬值的汇率约束压力。因此,央行需要坚持中性稳健的货币政策态度。

然而,中国当前经济政策重心已明确转向“去杠杆、防风险”,央行在《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也明确指出,下一步政策重心将转向“主动调结构、主动去杠杆、主动防风险”。

朱镕基的老路?

有评论认为,在防风险、去杠杆的基础上,习近平为保经济增长,中央又推出朱镕基的治国之道,不惜采用增加赤字的办法催动经济。

朱镕基在任时,为保经济增速达8%,也曾采用“积极财政政策”这一招,当时的财政赤字占国民生产总值百分之三,达到警戒线水平,国债占国民生产总值一成。曾在2002年3月全国两会记者会上,朱镕基对外媒形容他是“赤字总理”表示拒绝,称他不接受这一“荣誉称号”,并反驳说,当年的赤字不是用于弥补经常性开支,而是用于基础建设包括公路、铁路、电站、通讯设施;因此,他留给下届政府的是优质资产,将来在中国的经济发展中会发挥效用。

有观察家评论称,增加赤字是中共推进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一环。但这个供给侧改革并不是西方原本意义上的“供给革命”,而是经由朱镕基时期以来,中共对于中国经济的独特研判累积而来,具有一定的独特性,和经验学的特色。

有效的供给侧改革是从不同维度扩大社会需求,共同推动周期性产能过剩问题的解决,相信2017年减税5,000亿志于此,提高赤字率同样志于此。中国经济的普遍性中寓有独特性,这便决定了中国经济政策同样的属性特色,朱镕基时期的经济改革曾推动中国度过了艰难的转型期,而今中国再度面临转型,曾经的成功经验或正可助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