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特朗普恐慌”比2013年“削减恐慌”更严重?(图)

35 阅 - - 财经 - 来源:界面网
字体: . .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投资者纷纷抛售新兴市场的股票、债券和货币。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数据显示,11月海外投资者从新兴市场撤走了242亿美元,其中从股市撤资81亿美元,债市撤资161亿美元。这也是自2013年6月以来最大的撤资潮。

人们将这一现象称作“特朗普恐慌”,模仿2013年的“削减恐慌”。当时,美联储暗示将缩减购债规模,即量化宽松的规模,导致大量资金逃离新兴市场。

投资者们认为,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执政后将增加基础设施支出、削减税收,再加上油价上涨,这些因素将推高通货膨胀水平,从而导致美联储更快地加息。因此这些投资者将资金从新兴市场转移至发达国家资产。

与此同时,新兴市场货币,从土耳其里拉到墨西哥比索,全部都在贬值。股市也未能幸免,菲律宾和巴西的股市更是下跌了超过4%。

债券方面,印尼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10月底的7.259%涨至8.184%,马来西亚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从3.609%涨至4.424%。债券收益率上涨则价格下跌。11月,安硕摩根大通美元新兴市场债券ETF流出资金10亿美元,为2013年6月以来的最差月度表现。

而且有人担心这种趋势将持续下去。澳新银行(ANZ Bank)驻新加坡高级策略师Irene Cheung表示:“‘削减恐慌’时,资金在几个月后又流回了亚洲。但特朗普将执政四年……这可能比削减恐慌时要更严重。”

据CNBC报道,花旗在近期发布的一份研报中称,新兴市场信用利差有可能继续扩大30至40个基点。信用利差是美国国债收益率和其他到期日相同但安全性较低的债券的收益率之差。

花旗分析师指出,尽管10年期美国国债在“特朗普恐慌”后的价格跌幅已经和“削减恐慌”时期差不多,但新兴市场债券价格的跌幅还未到这一程度,“我们认为,由于美国国债的潜在压力以及未来政策的不确定性,市场波动可能依然非常大。”

花旗预计,特朗普政府将增加财政支出,这意味着更高的美元利率和通胀率,以及美元升值,“在这种环境下,新兴市场信贷将很难找到资助者。另一个重要的复杂因素是,特朗普如果真的推行不友好的贸易政策,那么将冲击新兴市场本就非常脆弱的外国直接投资。”

也就是说,新兴市场债券价格有可能进一步下跌,这些国家的借款人将需要支付更高的利息来吸引投资者。

国际清算银行研究部负责人申铉松(Hyun Song Shin)最近也指出,美元强劲可能对新兴市场的金融和贸易造成重要影响。许多公司都有美元债务,因此如果美元兑本币升值,那么他们还债的成本将更高。

而且许多借款都是通过银行执行的,因此银行体系也被暴露在美元升值的风险中。申铉松称,“美元升值和跨境美元借款放缓有关”,也就是说,新兴市场的信贷环境有所收紧。

不过《经济学人》报道称,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的那些承诺,有多少能最终兑现。如果借用英国脱欧来做类比,那么新兴市场的未来或将取决于新政府是代表“软特朗普”,还是“硬特朗普”。如果特朗普的主要经济冲击来自财政刺激,那么结果有可能是全球经济和美国经济都受到提振。

这有利于新兴市场一直不景气的出口。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数据显示,今年截至9月,新兴市场的出口额以美元计减少了3.5%,以出口数量计则持平。

但如果特朗普的重点主要在贸易保护,新兴市场肯定会受到冲击。比如,德国IFO经济研究院就预计,如果发动贸易战争,墨西哥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将缩水3.7%至5%。

也有可能特朗普政府会同时采取上述两项政策。财政刺激将导致进口增加,从而扩大贸易逆差。美元升值也会产生同样的效果。由于特朗普誓言要减少赤字,这有可能促使其在任期内发动贸易保护主义。

对于新兴市场而言,光景好时,投资者会被经济快速增长以及潜在结构改革的前景所吸引;光景不好时,投资者便会恐慌并撤走资金。而特朗普的当选只是给这一局势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