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川普即将登上总统宝座,他打击非法移民的决心可谓是空前绝后。但是,分裂为两派的最高法院星期三再次面临难题:对于正在争取不被递解的数千名移民不经逐一听证就长期监禁是否合法?


据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那一案件是一批移民提出的,他们要求通过法庭听证来证明他们既没有飞行风险,也不会对社会构成危险。而移民团体哀叹奥巴马政府递解的移民数量创纪录,即将上台的川普政府已发誓要更严厉地打击移民。

民权联盟移民权益项目主任王德棻(Cecilia Wang)说,“在奥巴马政府,被拘留的移民数量猛增,达到创纪录的水平。”同时从事移民律师事务的王说,最新案件“基本上是行政部门是否有着不经过听证而逮捕某些人的不受制约的权利——那是同美国建国最基本原则相反的东西。”


下级法院对于如何解释涉及该案的移民拘留中心法规产生严重分析。


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看来同情第九巡回法院所做有利于这批移民的裁决,要求拘留六个月之后进行个人听证。第九巡回法院强调,他们要求移民法官对某些个人举行听证,但并没有命令他们释放任何人。


卡根(Elena Kagan)大法官担心,由于政府案件积压,递解程序有时会被迫推迟。她说,“我认为,我们如果查看先例,我们就会说,我们不能在没有发现危险性和没有飞行风险的情况下,不经过适当程序,就无限期关押人们。”


图片:等待被遣返的非法移民。


大法官索托梅约(Sonia Sotomayor)反问政府律师说,“如果这些已经在这里几十年,……你们不认为适当程序要求定期审议这些人是否被适当拘留?”


司法部代理监察长格申冈(Ian H. Gershengorn)拒绝第九巡回法院的裁决,称它为“一个规格套所有案子的裁决”,取消“权力平衡”原则。国会寻求为政府希望递解的外国人提供程序保护,“但同时要解决对累犯和飞行风险的担忧。”


格申冈强调,移民可以在联邦法庭提出诉讼,但移民律师称那根本行不通,因为这批人包括没有律师代表的人,他们不太了解美国的法律制度,也不知道提出这种诉讼。


肯尼迪(Anthony Kennedy)大法官看来没有松口。如果最高法院保持双方势均力敌,可能要等到第九名大法官上任之后再审理此案。在2003年的另一案件中,肯尼迪支持拘留外国人,但被告强调在那一案件中,前提是暂时拘留。


图片:非法移民被送上飞机遣返回国。


首席大法官罗伯茨(John Roberts)曾经提出该案件应当送回下级法院进一步审理。他说,最高法院的任务是解释宪法以及案件是否合宪,但是我们不能写出不同的法规。


卡根立即反驳说,“我们不是写作法规。……我们是在设计宪法的限制性。”


这一案件的复杂性在于它涉及多元性移民,也同时有三部移民法规都在实施。

图片:位于新罕布什尔州德明(Deming)的伦纳县拘留中心。许多涉嫌重新非法进入美国的人都被关押在那里等待联邦法庭审讯。


涉及该案的移民全都受到监禁,他们包括只有轻微犯罪的合法永久居民、寻求庇护并通过初步审议、但等待提出申诉机会的难民。这批移民的律师说,它不包括政府认为构成国家安全威胁的任何人。他们又涉及几部法规。


图片:递解政策将撕裂部分移民家庭。


牵头被告罗德里格斯(Alejandro Rodriguez)是婴儿时期被带入美国的永久合法居民。他在一家诊所当牙医助理时,因为藏有“受控制物质”和飙车被列入递解程序。他挑战递解程序时,已被拘留三年多。他提出上诉,那一程序却长达7年以上。他的律师说,罗德里格斯的案件并非独特。


政府辩护说,下级法院的裁决是对长期制度的一种“全盘修正”,“如果因为递解程序而拘留期超过6个月”,那等于让“抵达我们边境的外国人或被定罪者得到能在美国被释放的假定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