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在美国有这样一群中国人,他们在很小的时候随家人偷渡来到美国,他们在美国长大,生活,结识朋友,会说流利的英语,可是因为没有合法身他们成年后不能找到正规的工作,只能在各个小作坊 ,中餐馆充当廉价劳动力。


直到2012年,奥巴马颁布了相关政(DACA),为16岁以前非法来美,且已在美生活了一定时间的非法移民,提供短暂合法身分。很多黑着的中国人因此看到了生活的希望,然而如今川普即将上台,他声称将废除DACA这项行政令。


这无疑对很多华人来说是重磅一击。


家住蒙特利公园市的华裔女孩梁雨秀的父母来自广州,在墨西哥生下她后,在她五岁那年带她偷渡来美。


如今27岁、从没去过中国,以及对墨西哥仅有朦胧记忆的她,却要担心被遣返离开美国,这个她长大的地方。


梁雨秀是暂缓递解出境(DACA)行政命令的申请获得者,这于2012年由欧巴马总统签署的行政令,为16岁以前非法来美,且已在美生活了一定时间的非法移民,提供短暂合法身分。 而即将上台的川普,声称将废除这项行政令。


在DACA推出前,梁雨秀度过黑暗的童年和成长期。 “每当我必须要拿出我的墨西哥护照时,我觉得很无助、很害怕”,因为在DACA之前,无证的身分状态,意味着他们不做坏事也是罪犯。


即使他们因害怕被捉住遣返而规规矩矩工作,走在路上看见警察仍是心惊胆战,就算被欺凌也不敢吭声。 梁雨秀的母亲曾被雇主殴打,却不敢报警也不敢去医院。 身为无证移民,梁雨秀可以在公立学校上到高中,大学则不能申请联邦政府学费补助,没有身分也不能工作,想半工半读都不行。


“看着一起长大的朋友们在人生道路上前行,他们上大学、毕业、工作”,梁雨秀说道,“而我却不能上大学,不能工作,不能帮父母分担,他们就挣那么一点点钱”,她感到自己被完全困住。 即使让她陷在这样的境地,她也从未责怪过父母带她偷渡入美,“因为我看到他们有多么勤劳地工作”。


梁雨秀的母亲在早茶餐厅推点心车,父亲也在餐馆打工,一天工作12小时的薪水仅有50元,即使远低于法定最低薪资,也不敢申诉。 「他们牺牲了所有,他们从没给自己买过什么东西」,梁雨秀说,“他们来这个国家只是为了我和哥哥获得更好教育、和更好的生活。 我们能活下来,全靠爸妈非常拚命的工作”。


无证状态带来的不便还在生活各方面,例如过去因为不能取得驾照,梁雨秀去哪里都只能坐公交车或走路,或请求朋友载她,「没有自由」。 她说。 正因为这些种种委屈,让梁雨秀似乎积攒了许多的能量,她在各种非营利机构、公共医院、图书馆、博物馆、收容所做义工,“我有太多想要做好事的能量,但我不能被合法雇用,所以我就免费工作”。


2012年DACA一出台梁雨秀就申请,终于能够工作并获得社安号,梁雨秀形容那种感受是不可思议,人生终于开始了。 梁雨秀完成了学业,又因会讲英语、粤语和西班牙语成为优秀人才。 她最近刚搬到湾区,在一家帮助移民和低收入家庭的非营利机构做协调员。


她的雇主甚至表示如果DACA废除,不知能去哪里再雇一个像梁雨秀这样会三种语言、又了解移民情况的人。 「我们需要展现DACA获得者的工作成就」,梁雨秀表示。 2012年出台至今,该法令已帮助70万无证移民在美国合法工作和纳税。 “移民和其他美国人之间的差别,就是一张纸而已。 我们移民也努力工作,养活家庭”


民主党国会议员赵美心就正在为此事寻求突破口。 她表示正和一些民主党国会议员开始征集联署保全DACA,即使不行也希望至少让这些DACA申请者的信息保密,不会成为遣返他们的证据。


“他们申请DACA说明他们信任政府,现在却要用他们的信任来伤害他们是不对的”,赵美心表示,这些DACA申请者只是想要工作、学习,把他们遣返回一个他们根本不熟悉的国家实在说不通。


梁雨秀的父母和兄弟都陆续通过不同途径获得绿卡或公民身分,梁雨秀成为家中唯一的「非法移民」,如果一旦被遣返,她也要面临和家人的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