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忆子玥《录梦人:中国人在澳洲》- 莫小棋(组图)

15 阅 - - 澳大利亚 - 来源:今日澳洲
字体: . .

“梦想就像一座珠穆朗玛峰,我可以穿云拨雾看见它,但是永远也触摸不到顶峰,它值得我穷尽毕生去追寻。”——莫小棋

《圣经•创世纪》记载道:“当诺亚六百岁,二月十七日那一天,大渊的泉源都裂开了,天上的窗户也敞开了。四十昼夜降大雨在地上”。只因当时大地邪恶滋生,上帝用大洪水消灭恶人。而彼时唯一的“义人”诺亚,在神明的启示下建造了一艘方舟。

如同摩西的母亲把婴儿放在一个表面涂满沥青的盒子里,谁又能想到这个小小的生命之舟里是一位日后拯救以色列全族人的英雄,他顺着命运的河流漂流到主指明的必然之宿命里。
诺亚打造了一艘承载了幸存生命的方舟,在亚拉拉特山最终完成了神明赋予自己伟大的使命。

当我的双脚第一次踏上澳洲这片陌生而神秘的土地上的时候,那感觉就像人类第一次登上月球表面。我想每个中国人都和我的心情一样,飞到一个完全不了解的异国他乡去学习生活,兴奋中夹杂着紧张,然而又满怀无限的期待和憧憬。

我相信莫小棋也是带着自己独特的使命而来到这片诺亚方舟般的土地上的。

“我出生在北京,从小就是个地道的北京女孩。”

坐在我面前的莫小棋,经典的白衬衫配一条熟褐底色印染着浅色大朵花卉的喇叭裤,肩上闲闲的披了一件同色系淡粉流苏束腰Jacket,一个时尚的欧尼马尾把她的短发干净利落地束在脑后,精致的五官在轮廓天成的脸部显得明媚动人,一如我们眼下置身于这宛若天堂的Magenta夏日凉爽的蓝天流云下。

那时北京的天空,每天都也是这样蓝蓝的。人们领着粮票,骑着自行车上下班儿。5岁时莫小棋被都在国营企业工作的父母送到什刹海体校住校学习少儿艺术体操。

“每天上课,老师手上都拿着一条长长地钢尺,用几层海绵布包裹着前半截,只要看到谁的动作做不到位,立马一尺子就照着你哔哩啪啦地挥过去。基本上每个小朋友每天都要被至少打一次。一天课从早到晚上下来,小伙伴们浑身上下不是摔的就是被打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莫小棋回忆起少儿体校的魔鬼训练,仍然历历在目。

但是令小棋没有想到的是,这段艰苦的体校生活却为她今后在澳洲更为艰辛的留学生生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一个那么小年纪的孩子,能在体校吃的了那样的苦,未来人生中任何的苦我都不会再害怕了。”莫小棋淡淡地的说道。

刚来澳洲的时候,小棋随父母住在悉尼西部的Parramatta,后来又搬到更远的Blacktown。爸爸妈妈都在工厂里打工,为了维持家庭的开销,爸爸要去两个工厂工作,白天一份工,晚上再一份工,那份幸苦自然不言而喻。

14岁的小棋,也一边学习,一边打工。肯德基、麦当劳、杂货店的收银员、婚纱店打杂工、服装店销售员、还有Chinatown香满楼的待位员。

“我什么没干过啊!”小棋骨子里透着一种男孩子气的爽朗和豪气。

说到这儿,小棋的经纪人小黑戴着黑色墨镜在旁边嘿嘿的笑道:“不如你现在再到香满楼那里拍张照,一定特有纪念意义。”

和大部分重视教育的普通中国人家庭一样,小棋一直在教会学校读书。教会学校的好处是老师都非常严谨,学校对学生的管理制度同样一丝不苟。作为一名留学生,小棋一直都是接受着严格的天主教教育,这就形成了影响她一生的最根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教会学校接触异性的机会比较少,对小棋这样一个怀揣着对爱情无限懵懂的花季少女来说,对初恋的全部回忆就是一个住在东部的男孩抱着一大束鲜花,先坐Bus到City,再在Central Station 转火车一直坐到西部将近底站的Blacktown。一个半小时的辗转,看着手里的花都快被那个夏日炎炎的热气蒸蔫儿了,可是心爱女孩的家还没到,不由得不感慨:“怎么Monica 家住的这么远啊!”

那是多么单纯又简单的日子,我想象着一个身穿白色裙子的少女是怎样在车站看着那个满头大汗手捧鲜花的男孩,她的笑容一如她头顶上的蓝天一样灿烂动人。

传统文化理念根深蒂固的父母在女儿读大学选专业时时候,只给了她三个选择:牙医、律师、或会计师。所以数学还不错的小棋选择了著名的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
的金融专业。

但是在大一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改变小棋一生命运的事情。那一年小棋18岁,上帝把所能给予一个青春少女最大的美全无吝啬的都给了我眼前的这个女孩。

在妈妈的鼓励下,莫小棋报名参加了当年的悉尼华裔小姐大赛,经过当地华人报纸声势浩大的公开投票,结果没想到一举夺得冠军。

有人可能认为美女如云,这也许只是个巧合。但是,世界上又哪儿来那么多无缘无故的巧合?英国当代文学家Simon Van Booy说:“父亲曾经告诉我,发生巧合就代表你在按照正确的方向前进。”

站在人生的第一个闪光灯聚集的舞台上,小棋真的开心极了!不只是为那总价值十万澳元的冠军奖金和璀璨夺目的皇冠,而是找到了真正的自信,自我意识的第一次觉醒的小棋,像一只化蛹成蝶的天鹅湖公主,豁然意识到:原来我还可以这样的美!

事实上,这座桂冠不仅成为了小棋人生的第一桶金,也成为她进军演艺界的敲门砖。

面对香港TVB和另一家影视公司的两份合约,究竟是继续完成学业呢?还是趁热打铁就此入行?

在小棋和妈妈犹豫不决之时,小棋的爸爸态度坚决的要求自己的独生女儿回到大学课堂。“他们这代人就是因为历史原因而被迫中断学业,我爸爸不想自己辍学的经历再在唯一的女儿身上重演。”小棋告诉我。

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金融和财会双学士学位的莫小棋,却在学成之时,做出一个更加重大的决定:海归国内。

“其实海归也是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抉择。也许是第一次金融投资的失败,也许是个人感情上的一次失恋,也许只是一种爱与流浪在宿命下的召唤,导致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我。”小棋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孩,即使同为女性的我,在她诉说自己故事的时候,我也能从她举手投足之间感受到她的魅力:“我是一个一旦恋爱就会全身心全情投入的人,所以往往受到的伤害也可能比较大吧。爱情是一场战役,我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我深深地注视着面前的小棋,我的思绪飘到一个个光影交错的映像里:

那个穿白色裙子的女孩闭上眼睛,张开双臂,高高的站在海边悬崖峭壁的最边缘,风试图吹起她的湿漉漉的裙角边,沾满海水和沙子的沉重的大红色鞋跟水母一样吸在巨大岩石的表面。

这些岩石把滔天汹涌的海浪击打成无数银色碎片的同时,也被亿万年不断冲涌向岸边的海水抚慰的光滑圆润。在烈日的暴晒下,蕴积和散发着千古恒久的热能。

然而热能随着壮丽的日落逐渐冷却,小提琴的弦骤然而响,如同一把锐利的刀,血红的指甲尖划过透明玻璃窗般发出刺耳的撕裂声,刺进心里的伤口流出变成嫣红如花开一般的鲜血,在冰冷的浴池里逐渐晕染开去。

没有一滴眼泪,没有任何表情,丽川的脸变成一尊凝固不动的雕像,空洞的注视着虚空的时间里的那堵看不见的墙,不再有任何畏惧和痛苦。

“我不是富二代,更不是官二代。刚入行的时候也完全没有一个熟人和关系。我一直就很自豪的是自己来自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家庭。因为建立在父母长辈成功的基础上的一点小成绩是应该的,不值得让人称奇,更不屑地还要拿出来炫耀。而那种赤手空拳独步天下的人才罕有其匹,惊世骇俗,传奇一生。我能走到今天,是和电影这个行业互相选择的结果。就好像人和命运在某个奇异的点相遇一样神奇。”

此时此刻的小棋微笑着,黑色的眸子里闪动着晶莹的光泽。“当然我也很感恩我的第一个经济人阿专姐,她也是我的第一个领路人,“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没有她慧眼识珠,我也不会出演丽川这样特别又有价值的角色。

而丽川这个人物当年为莫小棋赢得了金马最佳女主角和金像奖最佳新人的两项提名奖。

“人生无论如何选择,都会后悔,都会经历考验、磨难和打击,所以自己选择的路,就算爬着也要完成最后一步。用自己的意愿决定的人生,就没有人可以去怪。一位女性为梦想要忍受什么,付出什么,坚守什么,我都可以自己买单。”小棋一字一句清晰地说道。

如果说华裔小姐冠军是莫小棋人生自我意识第一次觉醒,那么海归就是她生命中女性自我价值的又一次觉悟。

“我也不遗憾与这些一步之遥的奖项失之交臂,人生最终是要给自己一个交代。凡是那些别人可以给你的荣誉,也就可以随时被任何人拿走。拿不走的,就是做为一个女演员,在最美好的年华能够出演一部《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这样有震撼力且不可重复的电影,已经是此生无憾了。”小棋的话似乎说完了,又似乎是在描述着自己的下一部新电影。

万民在经历大洪水这样的大劫难之后,上帝终于许诺人间:“我使云彩盖地的时候,必有虹现在云彩中,我便纪念我与你们和各样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约,水就再不泛滥、毁坏一切有血肉的物了”。

就算即便是终有一天,我们都要被死神无情的洪水淹没,那又能怎样?

不是还有一位长长头发、喜欢流浪的女孩说过来世吗?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
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忆子玥
2016年12月1日
写于海上悉尼•一态书屋

郑重声明:《录梦人:100个中国人在澳洲》里所有故事都经受访人本人亲述并授权公开发表。所有版权归原创作者忆子玥,转载请注明:作者:忆子玥《录梦人:中国人在澳洲》今日悉尼传媒集团。欢迎原文链接并转发。谢谢!

作者简介

忆子玥,旅澳华人女作家。微博: @忆子玥,公共微信号:忆子玥

身高:1.75米。江苏南京人。太阳星座:天秤座。

已出版古典奇幻小说《橴月亮》,已完成科幻小说《爱奥尼克斯之谜》。正在撰写现代都市爱情奇幻小说《Farewell,北京》。

自幼习学美术、钢琴、声乐、舞蹈。先后就读于宁海中学高中美术班、北京服装学院服装设计与表演专业、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工艺美术与教育专业、北悉尼美术学院油画专业、新南威尔士大学美术学院设计学专业。多年在海内外担任艺术教师。

热爱阅读与写作,除小说外,还写有大量散文如《小睡莲》、《致童年小伙伴的一封信》、《春夜里的紫月亮》等;诗体短小说《二月的最后一天》,《遂雨而爱》。

此外大量古体、新体诗词如《蕡酒词赋》、《问紫藤仙人大归隐何处》(七律)、《明月出山涧》(七绝)、《明月千古》(五言)、《春夜雨紫藤居》(七绝)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