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罗一笑,我们让您见笑了

40 阅 - - 社会 - 来源:王水雄博客
字体: . .

罗一笑,一个小姑娘的名字,昨天早晨,被许多人所知晓。因为一篇她爸爸罗尔讲她生病住院的文章《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在朋友圈被刷屏了。顺带地,我也看到了她的生活照,以及在儿童医院的光头照——很漂亮的光头照。

一大早在朋友圈看到那篇文章,说实在话,我的心真的被触碰到了。想起了许多往事,也想到了自己的孩子。对脆弱的生命的感慨,让我不禁泪眼婆娑。看文章很少点赞赏的我,忍不住去点“赞赏”,结果被告知赞赏已经达到了金额的上限。还能做什么呢?只剩下转发这篇文章,聊表心意。

这样的文章在朋友圈被刷屏,自然是意料之中的事。

不过,很快就在朋友圈看到了类似这样的一些话:“无反转不新闻!某刷屏事件该反转了”。“白血病属于国家医疗救助报销类疾病,治疗费全免”。“关于罗一笑,大家先别转了!第一,其微博称医疗费用已足够。第二,以转发为方式卖文,其平台必因转发而受益,这种方式与募捐相比,幕后多了一个商业推手。第三,我们果然在微博上看到了爆料和质疑!不知道我们的善意,是不是又一次被利用了?”“这个爹在广东有三套房子,自己资产分文不愿意动,每天靠打赏收几万赚钱。被他前同事爆料了,带血的营销”……

看到这些,有朋友说:“我又迷茫了,再一次觉得智商需要充值”;“其实网络也挺可怕,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一边是转发公众号的情怀党,一边是带着质疑眼镜的吃瓜群众”……

从朋友圈及其文章中展现的各类截屏画面来看,我的反应是:罗一笑生病,毕竟是真实的;罗尔对自己孩子的关心、以及在这个过程中的艰难也毕竟是真实的。“带血的营销”?相比于那些靠拍电影挣大钱的明星,他们可是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了!而且,罗尔的文章是你看后,自愿打赏;去电影院看电影可不是这样。

前面提到,我看罗尔的那篇文章时,想起了许多往事。其中一件,是5年前,我一位堂兄的外孙女得了白血病,其父母甚至已经到了上街乞讨以便筹资为她看病的地步。我当年找过几位记者,却都未能帮上什么实质性的忙。说实在话,在获知那个女孩子最终去世的消息后,我内心是很羞愧的。如果能像罗尔的朋友那样,借助其父母的一技之长,帮忙筹集到足够多的钱,救孩子一命,或者延长她美丽的生命,某个公众号涨多少粉,该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事啊!

何况,《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的确是真实心境的自然流露。它还令我想起自己在面对失去亲人的残酷事实时,无力回天、痛哭流涕的心境。我相信,不少人有过、或者将会有类似的经历。

于是,我在朋友圈留下了下面这段文字:

(一篇文章)情真意切,于我心有戚戚焉,从中个人有所收获,也就值得打赏回馈了!至于故事反转,发现作者竟有这样那样的不是,背后竟有这样那样的动机,所以觉得自己的善意被掠夺了,实在是并无必要。难道我们竟然希望自己帮助的对象是圣人,毫无瑕疵?那你还能帮助什么人?难道这个世界竟会忘记处罚那些暴得大名、却德不配位的人?德行不高,却得享大名,乃是灾难之源。

我的思考大致是这样的:一个人的微观动机,比如,恻隐之心、善意萌发,存乎一念之间,这其实是很自我的事。仅从微观的层次来说,存乎一念的善意,实在是弥足珍贵的。它是自己之所得,不关局外人什么事儿。旁人不应质疑,自己也不需要对之感到迷茫。

当然,在这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个人的一念,如果异乎寻常地一致,汇聚起来,相互激荡、相互影响,其总体的力量能够达到何种程度,有时并非是常人所能预料的。但是,只要在微观层次上,它是出乎本心、本性,不受强力操控,就不会有多大的破坏性。对社会来说,在关键时刻,它甚至常常能起到避免人类大灾难的作用。

是的,有时候,当我们发现自己的善意被别人利用,多多少少就会有那么一些不爽的感觉,就仿佛是吃了一只苍蝇。微观的动机总是镶嵌在更宏观的社会结构之中才能发挥巨大作用,而宏观的社会结构又总是那么复杂,所以,“善意被利用”这个问题要说清楚,并不容易。不过,有一点似乎能说清楚,就是,我们似乎更应该警惕那些利用人们的善意去为非作歹、造成巨大破坏的人和“故事”。而拥有了较大权势的人,往往更倾向于能造成巨大破坏;被他们所操控的“故事”,也往往更不那么容易轻易被反转。所以,我们更应该做的是,对待这一类人和“故事”时,持有更带警惕性的善意。

至于罗一笑的这个故事,从《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到《罗一笑,你该站住了》,反转几乎可以说是分分钟的事。这样的反转,恰恰说明,罗尔的背后,并没有什么真正有权势的人物。对于罗一笑、罗尔这样的人,我想,我们的善意不妨更率性一些。其他没有要改的了。如果善意总是要附带那么多的条件,如果善意意味着要把为人父母者的既往查个底朝天,那就不再是善意,而是故意,甚至是敌意了。想来即便得了270万的巨款,即便“被钱砸到了头”,为了罗一笑,罗尔是会慎重地对待这笔“能砸头”的钱的。

在微信中,我还看到了罗尔写的另外一篇文章《谁能放得下心中的狗》。大意是说,罗一笑很爱狗,希望能养一条,但是父母不让。后来父母给她买了一只乌龟,名为“丞相”。罗一笑很高兴,悉心照料。住院后,罗一笑仍然牵挂着“丞相”,嘱托罗尔好好照看。在一次讲完《我想要一条小狗》的故事之后,罗尔许诺罗一笑:“等你病好了,爸爸给你买一条小狗”。结果罗一笑的回答是:“爸爸,我有了丞相,就不要小狗了。我怕有了小狗,我对丞相就不好了。”罗一笑的行动和回答,透着责任和爱。

面对这么懂得责任和爱的罗一笑,作为成人,我不免觉得有些羞愧。我想跟罗一笑说:

很抱歉,昨天的一切可能会让您过早地看到我们所在的是这样的一个成人世界。我们成人想表达爱,却总是担心受到伤害;我们总有很多理由让自己倾向于冷漠,却很少能找到证据来支持自己充满激情的初衷;我们成天被大人物利用,却总在担心自己被小人物所忽悠;我们常常在迷茫着该相信谁,却很少去直面自己的真心和本性。

所以——

罗一笑,我们让您见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