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凤姐评罗一笑事件:对嘲讽善行的人竖一个中指(图)

42 阅 - - 社会 - 来源:今日头条网
字体: . .

这几天,朋友圈微博都被一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给刷屏了,吃瓜群众们都被这个身患白血病的女孩笑笑给感动了。为了帮助这个不幸的家庭,网友们纷纷转发打赏捐款,但是一天之后剧情大反转,被曝光这个事件是“带血营销”,当事人罗尔被曝出有三套房两辆车还有属于自己的公司将这件事推上了高潮,成为全民热议事件。

娱乐圈不少明星们也都在关注这个事件,陈坤李小璐都在微博发声感慨诚信不应该被欺骗,令人愤怒。

说起来,有一位“过气”的娱乐圈网红更是发表了长文来点评罗一笑事件,内容深刻震人肺腑,她就是凤姐―罗玉凤。

罗玉凤称得上是第一代网红了,她的成名是因为丑照和犀利的言论,而正是这种犀利的言论风格甚至让凤凰网都邀请了她担任签约主笔,来了专栏。

而凤姐也经常会点评一些网络热点事件,例如霍顿骂杨洋,王宝强离婚、评价王思聪、王健林“一亿小目标”、林丹出轨等等。

不得不说,凤姐的点评都非常泼辣又一语中的,令人信服,这次罗一笑事件,也让大家期待看到凤姐的观点。

而事实上,凤姐对于罗一笑事件也明确表示:“某中产阶级涉嫌‘骗捐’事情实在是让我觉得不说几句话不痛快。”

凤姐在长文中表示“小朋友是无辜的,希望小朋友快一点好起来;但是作为小朋友的父亲,实在是做了一件非常过分的事情,甚至我觉得他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恶劣的事情。”

凤姐认为罗尔最为恶劣的其实是他这样做伤害了整个社会的诚信度,网友的信任度,等于变相的断绝了将来真正需要帮助的人的生路,给社会价值观带来不好的影响。

有意思的是,文采飞扬的凤姐把罗尔比作当代子贡,“什么叫文人无行,我觉得这个就是典型的文人无行,为了一己私利不惜破坏社会自发生长出来的一点点良知。”

子贡赎人的典故:大概意思是说以前鲁国有一个政策,凡是把在外国做奴隶的鲁国人赎回鲁国的老百姓,不但国家会把赎身费用还给老百姓,还会给这个老百姓一笔奖金;有一天孔子的弟子,大名人子贡从国外赎回了四五个鲁国人,因为子贡很有钱,因此他不但拒绝了了国家的奖金,还表示不用国家给补偿;一时间鲁国上下都在赞扬子贡的义举,号召大家向子贡学习;可子贡的老师孔子却批评子贡,国家出台这个政策是鼓励老百姓多做善事,让更多的人去帮助不幸在国外做奴隶的同胞;但是你今天这样拒绝国家补偿和奖金,看着好像是凸显了你道德水平高,但事实是你拉高了行善的成本,将来在外国的老百姓看到受难的同胞多半不会再赎买了,因为赎买后回如果领国家的补助,大家都会拿你这个例子去批评他;但是如果不领补助,经济上又受不了。

而在这个事件中,有不少自认清高或者看破一切的人“借着罗尔这件事恶毒嘲笑那些付出自己爱心的好心人”的文人非常过分,凤姐认为“有爱心绝对不是缺点,而是大大的优点,希望这些爱心人士千万不要受这次事件的影响,不要因为一个无良的文人而怀疑自己的价值观。”

“对把行善称为“圣母”的人竖一个中指。”—-凤姐最后如此说道。

以下是凤姐原文:

大家知道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已经离婚了,那个时候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每顿饭都要吃红薯,吃的人老放屁,虽然那个时候我还小,但也知道这个是不好的事情,所以小的时候最烦就是吃红薯。虽然那个时候我很小,但是我也知道要面子,不能被人笑话,所以当时我和弟弟去别人家里玩,别人家有肉吃要留我和弟弟吃饭,我从来都不吃的。

后来我教育我弟弟,我告诉他,古人说“饿死不吃嗟来之食”就是说如果我们工作挣了五十块钱,这个钱是我们应该得的,但是如果我们到大街上去要饭,人家给了我们五十块钱,这是人家施舍给我们的,不是我们应该得的。就不能要。还告诉他“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就是说在西瓜地里不能系鞋带,不然人家会以为我想偷西瓜,在李子树下不整理帽子,不然人家会以为我想偷李子吃。

大概是因为单亲家庭出身,我从小就害怕别人笑话我们贪小便宜,占人家便宜,所以我一直要求弟弟做人要有骨气,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别人给东西也不能要;我还在读书的时候就出去打工,去勤工俭学,就是为了不穿打补丁的衣服,我不想人家嘲笑我穷,还穿打补丁的衣服。

那个时候没少被我妈骂,因为我妈老是觉得我这样是爱慕虚荣,把钱花到不该花的地方去了;但是我真的不想让人知道我很穷,家庭很困难,所以我就算打肿脸也要充这个胖子。

所以当我看到国内媒体炒作我搬家照片的时候我才会那么生气,因为我觉得我明明生活的很好,为什么那些媒体要把我说的很落魄?我在美国从来没有吃过救济,才来的时候我本来是有资格去领美国的福利的,但是我宁愿去做餐馆,去刷盘子挣钱,我都不愿意去吃福利。

因为“饿死不吃嗟来之食”这个道理一直刻在我心坎儿上的,我不愿意去做讨饭的人做的事情。事实上我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美国,都从来没有吃过任何福利,遇到什么时候都是靠我自己的收入扛过去的。

这也是为什么这次美国大选我支持川普的原因:我觉得一个有骨气的人,一个体面人,应该去努力工作,靠努力工作来改善自己和家庭的的处境,而不是伸手吃福利。所以我才会对那些好吃懒做吃福利的人那么愤怒。

“饿死不吃嗟来之食”、“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并不是多么高深的道理,读过初中的人就应该知道,我也不觉得我有什么资格教育别人,但是今天发生的某中产阶级涉嫌”骗捐“事情实在是让我觉得不说几句话不痛快。

我想说,小朋友是无辜的,希望小朋友快一点好起来;但是作为小朋友的父亲,实在是做了一件非常过分的事情,甚至我觉得他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恶劣的事情。

从事实层面说,他隐藏了两条最最最重要的信息—-

第一,他有三套住房(其中一套在深圳),一辆2007年的别克轿车,我随便查了一下深圳宝安区的二手房价,一套1997年的72平两居室的房子大概290万人民币。他另外两套房产在东莞,东莞紧挨着深圳,距离57公里,开车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到深圳。罗尔完全可以卖了深圳的房产住到东莞去。

第二,小朋友整个治疗过程中的自费费用没有超过4万块钱,完全不是他在公众号所说的每天一万。(这里为国内的医保点赞!)

另外,他的一个观点当时我看了就觉得奇怪,现在看果然是套路:他说他自己因为好面子不愿意麻烦政府,可问题是他作为纳税人给政府纳税,出了问题当然应该找政府啊,正如我们缴纳医保,出了事情肯定是找医保;而好面子的他居然可以毫无心理障碍的收取网友加他微信后给他发的爱心红包。(罗尔公众号原文)

当然,罗尔最恶劣的还是他这么做伤害了整个社会,变相断绝了将来很多真正有需要的人的生路,而且严重伤害了社会。

子贡赎人的典故不知道大家听过没有?

大概意思是说以前鲁国有一个政策,凡是把在外国做奴隶的鲁国人赎回鲁国的老百姓,不但国家会把赎身费用还给老百姓,还会给这个老百姓一笔奖金;有一天孔子的弟子,大名人子贡从国外赎回了四五个鲁国人,因为子贡很有钱,因此他不但拒绝了了国家的奖金,还表示不用国家给补偿;一时间鲁国上下都在赞扬子贡的义举,号召大家向子贡学习;可子贡的老师孔子却批评子贡,国家出台这个政策是鼓励老百姓多做善事,让更多的人去帮助不幸在国外做奴隶的同胞;但是你今天这样拒绝国家补偿和奖金,看着好像是凸显了你道德水平高,但事实是你拉高了行善的成本,将来在外国的老百姓看到受难的同胞多半不会再赎买了,因为赎买后回如果领国家的补助,大家都会拿你这个例子去批评他;但是如果不领补助,经济上又受不了。

我之所以觉得罗尔这么做太过分就是因为他做了一个当代“子贡”,当然是反向的,他这么做看似节约了几万块钱医药费,但是被媒体捅出去后,那些捐款的人、转发的人都会觉得自己上当受骗,即使将来有山穷水尽的真需要捐款的人了,这些爱心人士一想到罗尔这个例子,恐怕就不会捐了,说严重点,这不是变相的谋财害命吗?对整个社会造成的损害不亚于当年的彭宇案。

什么叫文人无行,我觉得这个就是典型的文人无行,为了一己私利不惜破坏社会自发生长出来的一点点良知。

另外还有一帮文人也很过分,借着罗尔这件事恶毒嘲笑那些付出自己爱心的好心人,还嘲笑人家是圣母,宣扬整个社会就应该冷漠。

这种文人也是挺过分的。

我不知道他们心目中理想的社会是什么样的,但是我知道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它的社会就充满了人情味,我不止一次说过,我在美国这些年多次感受到美国的人情味,在街上提重物的时候会有人主动上来问需不需要帮助,在外州走在马路上,会有车停下,问是否需要捎上一程。在外州做餐馆时,躺草地上晒太阳,把书搭在头上,一会儿过来一人,问我是否身体不舒服。

我就很好奇,有些人天天说我们应该学美国这个,应该学美国那个,为什么美国这么好的社会风气就不学?

有爱心绝对不是缺点,而是大大的优点,希望这些爱心人士千万不要受这次事件的影响,不要因为一个无良的文人而怀疑自己的价值观。

善良和有爱心绝对是品行高贵的表现;而有些常年生活在阴暗中的生物因为这种高贵散发出来的光太刺眼,而对这光芒进行恶毒的攻击,只是狂犬吠日而已。

最后,希望小朋友平安无事,希望这件事不要形成像彭宇案那样影响深远的恶劣事件,对把行善称为“圣母”的人竖一个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