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回顾聂树斌从“奸杀死刑犯”到无罪的22年(组图)

40 阅 - - 社会 - 来源:澎湃新闻
字体: . .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22年,法律终于给了死去的聂树斌一个清白。在得知聂树斌被改判无罪的结果后,聂树斌父亲与聂树斌姐姐放声大哭。澎湃新闻记者 谢匡时/图

1994年8月5日,河北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当时的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组成“8·5”专案组,并将犯罪嫌疑人聂树斌抓获,警方随即宣布破案。图为聂树斌生前照片翻拍。朱长振/视觉中国

1994年9月23日,21岁的聂树斌被抓。1995年4月25日,聂树斌被判处死刑,同年4月27日被执行死刑。图为聂树斌生前照片翻拍。

然而,该案在2005年面临质疑。2005年1月17日-18日,河南省荥阳警方在当地抓获网上通缉逃犯王书金。其坦白曾在河北省广平、石家庄等地强奸多名妇女并杀害其中4人,其中一起细节、地点等,与聂树斌奸杀康某案高度一致。媒体以《一案两凶,谁是真凶?》报道,引起全国轰动。

2005年3月16日,母亲张焕枝哭倒在聂树斌坟头,哭声凄厉:“我要我的儿子!” 。

2007年3月,王书金因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被邯郸市中院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书金不服,上诉至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理由是他自供为聂树斌案真凶属重大立功行为,但检方并未起诉他这项犯罪事实,导致他的立功未被法院认可。2007年7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第一次开庭审理此案。之后,一直拖延至2013年,分别于6月25日和7月10日在邯郸进行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庭审。图为2013年7月10日,王书金案二审第三次开庭。王子瑞/视觉中国

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王书金强奸、故意杀人一案作出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检方认为石家庄市西郊杀人案不是王书金所为,获法院支持。王书金表示“我干的就是我干的,你不能让别人背黑锅,这不公平”。图为王书金在法庭上接受宣判。新华社发

2013年9月27日,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在宣判结束后哭着走出法院,她认为王书金是聂树斌案最重要的证人,不能在聂案未明之前就执行死刑。在这之后,彻查聂树斌案的呼声越来越大。新华社发

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的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2015年3月17日,李树亭、陈光武律师首次获准查阅该案完整卷宗。依据阅卷内容,律师初步判断“聂案程序存在严重错误”。新华社记者 郭绪雷 摄

2015年4月28日下午1时30分,山东省高级法院就复查聂树斌案召开听证会,听证会历时10多个小时,聂案中所存疑点一一显露。其中包括聂树斌被执行死刑时间的疑点。在聂树斌案卷中,聂树斌被执行死刑之后,躺在雪地上。而查询石家庄市气象局气象资料,1995年4月27日即官方所称聂树斌被执行死刑当天,气温高达25.8摄氏度;只有1996年1月13日,石家庄市为降雪。聂案代理律师怀疑,聂树斌被执行死刑的真正时间或为1996年的1月。

之后,该案复查经历4次延期。2015年6月、9月和12月,聂树斌案复查期限先后延期三个月。2016年2月,山东高院决定再次延长复查期限三个月。图为2015年9月15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负责聂树斌案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会见了聂树斌近亲属和申诉代理律师。聂母签收立案复查决定书,确认两名代理律师。韦辉/视觉中国

2016年6月,最高法决定直接提审该案,体现出对此案的高度重视,也意味着距离案件真相大白又近了一步。2016年6月8日,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右)面对再审决定书掩面而泣。山东高院供图

与佘祥林案、呼格案相比,聂案更漫长,也更揪心。22年后,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这不仅是给聂树斌和家人一个说法,更提升公众对法院和司法制度的信心。图为2010年,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和呼格吉勒图的母亲尚爱云在北京相见。詹敏/视觉中国

图为聂树斌(右)和姐姐聂树慧1993年时的合影。22岁,他喊冤而死;22年后,他终于沉冤得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