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12月2日,澎湃新闻从聂案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及聂母张焕枝处获悉,他们目前已在沈阳,等待再审聂树斌案的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第一法庭的接送,他们期盼有最终的结果。

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6月6日决定再审并提审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时,聂树斌案复查已逾11年。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多年来一直为儿子的案件奔波。 孙湛 澎湃资料图

2005年,该案爆出“一案两凶”,河北省委政法委当即表示成立调查组复查,并在发布会上承诺一个月内公布结果,但始终未能兑现。

直至2014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院复查聂案,复查方迎来实质性进展,此后复查期限又四次延期,2016年6月,最高法决定提审该案。

河北复查近十年:难度太大

2005年3月15日,《河南商报》爆出1994年发生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现“一案两凶”,被法院认定为凶手的聂树斌已于1995年被执行死刑,引发舆论空前关注。

报道刊发的次日,河北省委政法委表示,立即成立由省委政法委牵头、省公检法司机关参与的联合调查组调查聂树斌案,一个月内公布结果。

此后,多家媒体跟踪此事进展,但复查一拖再拖。

新华网报道称,2005年3月17日,河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表示,河北省公安厅已根据领导批示组成调查小组,目前已介入此案核查落实工作中,将在最短时间内查清事实真相。

同年3月22日,河北省高院宣传处处长向《潇湘晨报》表示,省高院抽调“业务高手”正紧锣密鼓复查此案,相信结果不久就会出来。

同年4月5日,河北省高院一主管刑事的副院长《南方周末》称:“调查结果很快出来,很快。”

但8个月后的12月19日,河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又向《南方周末》称:“调查一直在进行,只是难度太大了。”

直至2005年结束,聂树斌案的调查工作仍未有结论,以至于以后多年全国两会期间,聂案始终是媒体关注的焦点,河北方面的回复也几乎年年都是:核查正在进行。

2012年全国两会期间,时任河北高院院长高勇对《新京报》的回复是:公检法正在核查,正对证据排他性审查,尚不能得出结论是错案。

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人民日报》从河北高院获悉的情况是:核查工作虽已取得一定进展,但案件核查工作整体难度较大,仍需依法继续核查。

2014年全国两会期间,河北高院院长卫彦明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如果最终确定不是王书金做的案,就没有必要核查聂树斌案。这引起巨大争议,此前的2013年9月,河北省高院二审宣判,已认定王书金不是聂树斌所涉奸杀案的真凶。

最高法罕见指定异地复查

据澎湃新闻了解,自2005年起,河北省公、检、法三方均重新调查过聂树斌案。

案卷材料显示,2005年3月,河北省检察院组成调查组,对聂案是否存在刑讯逼供问题进行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未发现有关办案人员存在刑讯逼供的问题。

2014年12月,沉寂多年之后,聂树斌案终于迎来实质性进展: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院复查聂案。这被认为是中国刑事司法史上罕见的一幕。

“因案件重大、复杂,案发历史久远”等原因,山东高院先后四次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复查期限。最终,聂树斌案复查期限再次延长至2016年6月15日。

期间2015年4月28日下午,山东高院就复查聂树斌案召开听证会,财新网引用聂树斌案首位报道者马云龙的介绍称,“在这个会上,河北公检法的人员始终没有露名字。他们拿着预先制作好的关于聂树斌的片子,认为聂案证据确凿,无可争议,不应该翻案的,其态度非常明朗。”

4月30日,央视《焦点访谈》节目报道了这一听证会,节目中,中国政法大学的法学教授洪道德表示,聂案关于犯罪工具、犯罪过程和现场发现的情况高度吻合。这引发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陈光武与洪道德的名誉侵权官司,后受案件影响,陈光武解除委托。

2016年6月6日,曙光再现,最高法决定依法提审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并于8日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向聂树斌的母亲送达了再审决定书。

新华社报道称,山东省高院经复查认为,原审判决缺少能够锁定聂树斌作案的客观证据,在被告人作案时间、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方面存在重大疑问,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原审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启动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审查。

最高人民法院经审查,同意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意见,认为原审判决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决定提审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