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在《三国演义》中,因为粮草不济,诸葛亮要撤军,退兵之时,诸葛亮对部下说:“今日我们大军可分五路而退,今日先退此营,如果营内有一千兵,就造两千灶,明日造三千灶,后日造四千灶,每日退军,添灶后退。”


军师杨仪疑惑,便问道:“昔日孙膑擒拿庞涓,每日添兵减灶而取胜,今日丞相退后,为什么添灶而退?”


诸葛亮答:“司马懿非等闲之辈,此人善能用兵,且生性多疑,知道我们撤退肯定追赶,如果看到我们军营每日增灶,他肯定不知道我们退还是没退,因此不敢来追。如此我们大军慢慢退去,就不会损兵折将了。”说完下令大军撤退。


果然,事情如诸葛亮所料,司马懿看到蜀军分兵退去,但营灶却每日增多,于是就怀疑诸葛亮表面退兵,暗中设计埋伏,于是不敢追赶,而错失了良机。


这样,诸葛亮所不费一兵一卒,率领大军退向蜀地。司马懿知道后仰天长叹道:“诸葛亮效法虞诩用计,瞒天过海,我真是自叹不如啊!”

历史颇多演绎,但一点也不夸张,而现实往往比故事更考验想象力。


今天,美元帝国的收缩,就也在演绎一场添灶退兵的故事。这是一场赌命之局,成则美元霸权再续20年,败则美元霸权迅速崩塌。


1、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不同的是,这个战场是货币的战场,资本的战场。这里的诸葛亮看不见,这里的司马懿也看不见,但是看不见,不等于没有。实际上,只要看一下A股市场里,聪明资金如何引导市场的交易数据,就知道,这里的诸葛亮与司马懿,比任何战场都更能有效地引导人心,更能知道如何用最小的力量,获得最大的战果。


而对美国这个金融帝国的高手来说,全球的投资者都是乌合之众的候选。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在舆论与人心的引导上,要做领袖国家,是必须是要有两把刷子的,这一点你要服美国。毕竟它的一些制度的设计,给全球的感觉是值得信赖的。比如这次美国大选,特朗普这样一个一贯给人印象似乎不靠谱的人,就这样当选了。


他当选之后,立即表现了极为恰当的人情世故。与媒体和解,拜访纽约时报的知识分子,称赞希拉里很辛苦不容易,将心比心宽容游行示威的人,强调自己要对得起支持自己的人,不忘初心。


这不是一位难得的总统么。

华尔街的大佬们,之前是一百个反对特朗普的,此后画风突变,普遍认为特朗普有利于美国经济,有利于美国未来。

这温暖的引导让中国人恐怕难免也会有点感慨。

不过,看不见的地下河流,则是美元帝国的赌命之局。


2、 至少100名经济学家盯着中国数据


从特朗普当选的第一天起,美元指数开启了这一轮暴力反弹,迅速越过了强弱的分水岭100的位置,如今站到了101的上方,而在美元的压力下,诸多国家的货币迅速下跌,而对美元一个月下跌了大约1.6%左右的人民币,竟然差不多成了世界第二强的大国货币。


诸多预测专家们,拿着美元历史大周期图,预言美元指数将达到160,世界将被美元撕裂。


看着后视镜往前开车,要是不翻车的话,那只能有一个条件,路是笔直的。


其实,对强势美元能否来一次全球资产大崩裂,美国人自己都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的,否则就难以解释为什么预言今年要4次加息的美联储,到了12月才有可能勉强加一次。而我们的专家学者却笃信不疑,并将这个观念要尽量传递给更多的人。


美联储应该感谢中国的一些专家学者,为华尔街招徕乌合之众。

这一轮人民币较大幅度的贬值,让央行也有似乎有点束手,为何?因为这次做空人民币的主力不是海外资本,而是我们自己人,有点钱的人,估计难免感受到了换美元的恐慌,这和2个月之前,大家无论如何都要赶上房子这班车一样。央行你怎么打爆空头?

当然,美联储也要感谢对手的昏招。

我们一二线房价的短期暴涨,一年耗尽五年空间,是这样的自伤短视之举,现在回头看10个月之前的房子涨价去库存,难免几多感慨。


必须承认,我们自己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而这正是美元资本敢于冒险测试强势美元战略的外部最大因素。


在往期的文章中,我曾多次谈到,美联储主席耶伦女士,曾经说加息要看中国的经济数据表现,我们不要会错意了,人家说的不是要等你中国经济数据多好、承受强势美元冲击的能力有多强才加息,而是要看你的数据,要等你的承受力最弱的时候,再去加息!


这样强势美元才有最大的效果,美联储上千名经济学家,至少有100人盯着中国的各种数据,各种资产价格。作为一个金融帝国,一个靠差价吃遍全世饭的人群,这是起码的素养。

3、 这是对美国神圣准则的侮辱



螺旋前进是太阳系的规律,太阳系在自身的螺旋运动中,穿行无垠太空,花是螺旋型的,动物与人类的DNA也是。

人类社会的演进亦如是。


所以,美国会有15年前放过最大战略对手中国的错误,我们也会有自己的错误。

但局面总归走到了今天,总体来看,这仍然是一个金融帝国的赌命之局,这个局本身就足以说明,它是帝国衰落与收缩势中的一环。


从历史来看,一个帝国,不论是什么样的,转身或收缩往往就意味着崩塌。最近的例子就是苏联,1979年进击阿富汗是辉煌的顶点,当它开始从阿富汗撤军的时候,毁灭的基因就爆发了!

今天的美元的强势,是帝国的赌命之局,这与以往的强势主动出击,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1980年开启的强势美元周期,是里根对苏联的进攻战略的货币号角。那时苏联经历阿富汗战争,开始衰败,美元势如破竹,砸烂了依靠原油原材料出口的苏联势力范围里的卫星国家,苏联的外围卫星国家先后倒下,最后是苏联。


1995年开启的强势美元周期,是克林顿在顺利收割了苏联东欧的果实之后,又拿到了信息技术获得了对日本西欧一个身位的生产效率领先优势后,对世界资产价格的一次强势碾压。风头之劲,无人可敌,所以才有福山感叹,历史要终结于美国时代了。


那么这一次呢?

看看民主党是什么原因竞选失败的,就很清楚,是因为美国经济不好,才换了共和党。


而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开出的最大药方是搞刺激计划。

这简直是对美国的神圣准则:新自由主义的侮辱,因为新自由主义认为市场可以决定搞不搞基础设施建设,用不着政府在那里横插手。


大选投票前美国包括众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们,联名公开信呜呼不要选特朗普。

4、 最好是中国这头大象倒掉



其实,这些经济学家们是对的。


因为,美国现在搞基础设施,获得的也只是一时的刺激下的增长,最后都会变成负债。因为美国的基础设施基本是二次世界大战前搞的,可以管100年。


那个时候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业国家,可以说,美国经济所需要的基础设施,早就成型了。现在修修补补就差不多够用,大举投资,最后这些设施估计连成本都收不回来。


在外交上,特朗普枪毙了TPP,这是帝国无奈的后撤。应该说,特朗普不是不想搞TPP,而是无奈,美国实际上并没有能力为日本、东盟等国家提供搭车的便利,虽然TPP遏制中国的前景看起来似乎很美,但是,最终付出代价的将是美国,而不是日本以及东盟国家。


特朗普在TPP上的态度,实际上是对美国自身的一次重新定位:美国已经没有能力提供某些国际公共产品了,因为美国要养活自己的工人。


一句话,容易又自由的金融钱不好赚了,所以得考虑去上班。


因此,这次强势美元,是一次帝国后撤的大掩护,虽然声势浩大,但是本质上就是诸葛亮的减灶退兵。


司马懿会被空城计吓跑,也会被假诸葛吓个半死,但是,魏蜀吴的大势,不会因为一时的战役得失而改变。这次美国如果执意要推行强势美元的话,路线图不外乎两个。


第一种是美国最希望的,重演一次1980与1995年的那次大周期,其他国家的资产西里哇啦破掉,世界对美元资本渴求达到极致,于是美元开始新一轮大扩张,也就是全球的大收购。这次最好是中国倒掉,这头大象可以够美元资本至少躺着不动吃20年。


5、 怕就怕是场独角戏



第二种,则是美元的强势成为自弹自唱的独角戏。


也就是,美元强势可以吃定几个小国家,比如像委内瑞拉、津巴布韦、东南亚等一些小国,它们的货币与资产价格同时崩掉,但是,中国、日本、欧盟等一些大经济体,统统没大事,货币对美元跌一些,但国内的资本市场基本保持稳定,如果这样的话,那美元的强势就失去了意义。

因为时至今日,美国的债务规模已经翻了好几倍,几个小国家那点油水根本不够塞牙缝的。强势美元将最终成为砸向自己脚面的石头。


现在来看,强势美元这一箭最终会射中谁,现在还非常难说,如果不能射中中国和欧元区,而仅仅射中几个经济规模不太大的新兴国家,那么,就可以认为美联储的货币战略是失败的。这种情形的一个特点,就是美元自弹自唱的强势,而不影响世界经济大格局。

而一旦如此,强势美元将可能引发美国自身的金融风暴。

金融帝国可能率先自己崩塌。


在上期的《一周政经趋势解读》中,我曾谈到,特朗普强势美元的路径其实并不新鲜,不论是里根时代还是克林顿时代,基本都干过,强势美元固定套路的三板斧:减税吸引海外美元回流,支撑股市,对冲债市下跌,从而实现美国资本市场在强势美元周期里的基本稳定:


美国的资产价格格局,有两高,一个是股市一个是债市。利率一旦实质性的快速提升,股市与债市都有可能会破裂,而最好的情况就是一个涨一个跌,具体而言就是股市继续向上,债市向下。从当前的实际市场反应来看,正是如此。但是,这个道路能否持续下去,却很难说。


我们知道美联储8年的低利率环境,催生了美国的债市泡沫,而债市泡沫所融的廉价资金,又支撑了股市。因此,未来一旦债市收缩的话,那么股市也可能会面临被波及的命运。


在这种情况下,就要指望强势美元能够顺利的吸引资本回流,为股市补充弹药。因为若股市泡沫不破的话,估值效应的存在,可以让美国的债市泡沫慢慢地实现软着陆。

要做到这一点,那就是美国海外资本的率先回流。据全球评级机构穆迪统计显示,截止到2015年末,金融行业之外的美国公司海外盈利现金总额高达1.2万亿美元。而据Capital Economics估计,美国企业在海外持有的盈利资金总数高达2.5万亿美元。


特朗普为此开出的药方,是一次性地收取海外利润10%的税收,而按照以往方案的话,需要缴纳35%的税。所以,这个药方一旦实施,会让一大笔美国海外资本回流。而这些回归的公司利润,则有可能继续维持股票市场的回购,从而保证特朗普的强势美元政策,不会因为股市与债市同时遭受重挫而被迫停止。


目前来看,特朗普的这个新方案,可以继续维持一段时间美股的繁荣。但是,海外利润的回归,其中能有多少去购买已经处于高位的股票,目前并不太乐观。美国庞大的债券市场能否通过这个新政策,获得缓冲并软着陆,目前看来高度存疑。


而一旦债市软着陆失败,其所引起的冲击,恐怕将让美国重演一场不亚于次贷危机的新风暴。


开弓难有回头箭。

从最近华尔街绑架特朗普的种种行为来看,美元资本最终还是很想通过一次全球金融大震荡,来修补这次因全球政经格局巨变而导致的美元全球收割能力的巨大缺口。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游戏,特朗普当选改版不了美国经济实力下降的事实,也改变不了全球政经大势变化的版图。


美元霸权的赌命之局已经开启,更多的财富传奇与毁灭,将会在更短的时间里浓缩上演,一个伟大的时代开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