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2016年的金融市场以股灾起步 以债灾收官?(图)

42 阅 - - 财经 - 来源:华尔街见闻
字体: . .

“三根阴线改变信仰”,这句话形容金融市场确实是恰如其份的,有人戏称,2016年的金融市场以股灾起步,以债灾收官。

最近3个交易日以来,债券市场出现了大幅度的调整,“一个月的变化让市场回到了解放之前”,以国债期货的变化来看,连续下跌后,最近三根大阴线,令投资者瞠目结舌。

当前的市场氛围足以令多头闭嘴,但是作为一个坚持多头思维的卖方研究员,在逆势中,不说点什么,似乎也不符合“一个演员的修养”。

在进入正题之前,想先说明一件有趣的事情,今天一早9点附近,我接到了不少投资者朋友的问询,并转给我一张来自于各个QQ群、微信群的截图,如下:


作为一个市场共知的多头看法卖方,在上图中表达出“认错”、“不敢看多”,这令不少熟悉我的投资者感到一些惊讶,因此很多问话上来第一句就是:“你翻空了?”。

初看到此截图,确实惊讶,甚至愤怒,随后就是哭笑不得,我很奇怪,为什么长长的一段对话,单单只截出了如此部分,而该部分正体现出一个“多方认错”的场景。

事实上,在朋友之间讨论市场中,是一个较为轻松、随意的氛围,我首先承认对于过去一个月市场的逆转,我是判断失误,但是我在随后更强调的是,我在此时此刻并没有改变什么看法,因为在我的分析框架中,自己还没有发现逆反我原有逻辑的地方,当然也许我的逻辑框架是错的。我更想强调的是,当前的市场变化并不代表以往的市场变化是错误的,因为市场永远是对的,如果总用当前的局面去否定以往的局面,并赋予理性之名,那么我想合理的市场利率应该是一条水平线。存在了就是合理的,但是合理的未必正确,这也许是金融市场最大的魅力所在。

上述只是一个小插曲,由于今天上午一直在高铁上,信号不好,下午又开了一下午会议,无法向熟悉的朋友解释这个事情,因此才在文中一并说明,权当笑谈。

那么回归到严肃的市场判断上,我今天写出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是想表达:至今为止,我多头的思维没有发生一丝转变,因为在我先前的思考框架中,还没有产生令我动摇的地方。

说上述这句话,对于至今受伤的投资者确实比较残酷,持续半年有余的牛市,在短短一个月内得以迅速颠覆,我理解大家的痛楚。但是作为一个研究员,我只能在自己理解的范畴内,做出自己的判断,因此无论您看与不看,鄙视也罢或同情也罢,我还是要在逆势中表达自己的真实看法,即便我知道当前的压力有多大。

1个月时间内,市场发生了逆转,投资者当前恐惧与不安的原因我们也多次分析过,在此不再赘述。

作为一个所谓的债券圈内人,众多传言我也是早有耳闻,比如中央银行收紧银根、中央银行指导商业银行不能出资金给非银机构(基金、券商类)、中央银行希望去除非银机构持仓中的债券杠杆等等内容,我并非是没有丝毫不考虑这些传言,但是自己总觉得债券市场是一个光明正大的市场,而神圣的货币政策也不会因为机构类型的差异而有的放矢,更何况的是,大家所臆测的债券市场杠杆率奇高、套利严重等问题至今没有一个科学严密意义上的论证,仅仅是以一个个所谓的单独“案例”来推导全市场泡沫的严重度,确实不是我所能接受的。当然我有自己对于杠杆的计算和认知,无奈对于反方来说,并不认可,分歧严重。

有朋友说,你看看银根收紧后,市场的下跌变化,这不正是前期杠杆率过高的实证吗?奇怪,我很难想象,面临10%的隔夜利率,难道没有杠杆的债券市场就会无动于衷吗?

因此,我依然固守在自己的框架中,认为影响货币政策取向的因素只有宏观上的三条:GDP、CPI、M2。因为没有观察到上述因素的异常变化,那么我并没有改变对货币政策的认知,这是我一直在和投资者沟通的内容。面对货币政策这样一种相对普世性的内容,我尚没有发现在微观意义上有影响或制约因素。

也有投资者质问我,是否会由于防风险目的而收紧货币,进而挤压资产泡沫的可能性时,我想说的是,资产泡沫一定是有的,但是

从7月下旬政治局经济会议的内容和后续政策来看,更多是针对于房地产市场,能否说就指的是债券市场存在巨大泡沫,是非常值得疑问的。

而对于汇率压力导致货币政策收缩的质疑,我也常用“三元悖论”来解释,我相信在之所以会产生2015年“811”汇率改革,其目的就是解放汇率对于国内货币政策独立性的制约,从而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如果再用汇率去制约利率,则前功尽弃。

上述就是我为什么一直坚守多方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对于政策意图与目的的认识,是影响债券市场的重要一环。而具体到什么市场机构和中央银行“掰手腕”、市场投资者不CARE中央银行等说法,我都是看后当笑话理解的,因为

市场和中央银行不是对手方,两者都面临的是未知复杂的未来宏观局面,根本没必要相互“竖敌”。

更何况,今天刚刚发布了11月份中央银行的货币操作总结,11月份中央银行面对流动性损失共计向市场中投放了8000亿的货币,也根本没有反应出转向或收缩的揣测,只不过市场有些过于恐慌和放大了。

至今为止,这一个月的债券调整完全可以比拟今年4月份时的场景了,回忆当时4月份的时期,我也同样感到无助,但是静心来想,这次坚守的把握性似乎还比4月份要大一些。因为在当时的宏观背景下,确实存在着宏观因素的异常,比如融资规模异常膨胀、CPI数据超季节性上涨等,而本次确实没有看到这些内容,因此作为一个基本面导向的研究员心理会更安定一些。

当然目前还有一些外围因素的不确定性,比如市场所担心的美国债券利率上行、黑色产品价格大涨等等,但是预设这些因素会违背我的一个基本原则:不用一类金融价格来解释另一类金融价格,因为我根本不清楚美国的事情和黑色产品的事情,也无法预设其未来的走势。

纯基本面导向依然令我坚守多方思维,我也知道当前的市场更多面临的是基金赎回、投资者止损等非基本面因素的考验,但是我依然认为当前的阶段的利率已经具备了相当的投资价值,这个所谓的价值不是用一天、一周来衡量的,而是用月度以上的维度来衡量的。

因此,如果您的组合中会面临大量的流动性考验,要应对赎回或硬性止损,那确实没有办法,只能忍痛割爱,但是如果您确有新资金的配置需求,我的建议是在此位置越跌越买,以价值投资的思路来应对逆势而行的心理压力。

上述是我对于当前市场的看法,也许会有错误和遗漏,但是全部出自自身的真实认识,如果我对了,不求投资者的赞扬,只是在我错了的时候,给一些理解。

对于我自身而言,无论对错,只是希望尽量的补全固有的思维框架,也许这也算是一种对自身的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