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跪求隔夜拆借!”、“跪求资金!”银行间债券交易员们的朋友圈动态,透露出他们正面临年末“缺钱”的焦虑。

12月1日,国内债券市场再度暴跌,10年国债期货主力合约T1703盘中最高重挫近0.7%,收盘时为98.125。10年期国债160017收益率盘中升破3%,为近半年来首次出现。

九州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认为,“对于短期债市而言,资金面极端紧张是主导因素,如果资金面有所缓和,则债券收益率有短期下行可能,但这无法改变债券收益率中枢在未来几个月的长期上行趋势。”

然而国债市场的表现并非孤例。同日,上海银行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再次出现全面上涨的局面。隔夜拆放利率为2.3250%,上涨0.9个BP并已经连续16天上涨。7天期拆放利率上涨0.6个BP,报收2.5020%,创16个月高点。3月期拆放利率上涨1.98个BP,报收3.0556%连涨31个交易日。

面对拆借利率的持续上涨,更有交易员吐槽:“隔夜已经到期了,接下来就要面临跨月、跨年、跨春节的灾难时期,自求多福吧。”

面对市场对资金的饥渴,央行通过公开市场进行小幅输血。12月1日,在公开市场方面,央行进行1000亿7天期逆回购操作、500亿14天期逆回购操作和200亿28天期逆回购操作,除去当日1650亿逆回购到期,合计实现净投放50亿。

而在11月最后一天,央行也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实现净投放900亿元,终结此前连续四日的净回笼。央行的多手段小幅度输血,却未能改变银行间市场利率中枢不断上升的趋势。银行间的流动性紧张,也传染到了股票市场。

12月1日,上交所GC001质押式回购利率盘中最高上涨至12%,最终收盘为10.295%,涨幅446.15%。同时,深圳R-001质押式回购利率盘中最高攀至9.2%,收盘为7%,上涨幅度达到253.54%。

如此高的上涨幅度,又令不少投资者想起了2013年时似曾相识的境况,市场又现“钱荒”魅影?

对于一系列市场现状,中金公司研报分析称,从宏观环境来看,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货币政策稳健,并注重防范资产泡沫等风险,加上央行存在汇率、金融风险和房价三重压力,近期货币政策明显再向“真稳健”回归,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的期限明显拉长;而外汇占款持续流出背景下,央行难以用信号作用较强的降准对冲,导致资金面不确定性居高不下。

一位银行业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在微观操作层面,央行以及银监会正在逐步去杠杆,对理财及表外业务进行强监管,防止资金拆出后,非银金融机构用短期资金多次加杠杆以谋求高额收益,却给市场带来风险。监管机构的逐步收紧,也会导致部分产品流动性趋紧。

面对市场资金面趋紧局面,据《证券时报》从接近央行总部人士获悉,为防止短期资金面扰动,央行各地分支行日前已陆续对部分商业银行进行“窗口指导”,主要内容为“减少短期限的同业拆借,不要过度推高市场利率。有必要可向央行申请SLF(常备借贷便利)”。

与此同时有交易员透露,“央行周三与部分银行进行了SLF操作,操作期限根据每家机构的具体情况申请,操作利率与上期持平。”

中信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明明认为,央行与部分银行展开SLF操作,这一方面体现了在当前资金面紧张局势下,央行无意暴力去杠杆,另一方面也反映出货币政策正继续实施量价分离策略,通过抬升综合资金成本,以达到温和去杠杆的目的。

“市场流动性紧张,仅仅通过SLF等工具并不能完全解决。”金融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央行仅仅向十几家商业银行进行资金拆放,并不能满足大多数银行机构的资金需求。同时,有些银行虽然获得了央行流动性支持,但却不愿意进行拆借以维持市场流动性稳定。

市场资金虽然安然度过了11月末,却很快要进入年末和春节的资金紧张高峰期。市场流动性是否迎来拐点?货币政策是否要转向?这是许多市场人士正在思考的问题。

一位银行人士分析道,今年8月央行开始“锁短放长”,此后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金融风险。结合近期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大和房地产调控,货币政策面临真正意义上的中性,但边际却在收缩,也难以在短时间内重回宽松。

中信证券研报认为,央行持续净回笼资金,“量缩价涨”趋势已经出现,资金面紧张情绪随之升温,当前市场的反应也印证了货币环境正处在非典型紧缩周期下。

面对流动性及货币政策,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中国货币政策方向并未改变,未来将更加稳健偏中性,更加注重防范风险。政策上虽然强调“抑制资产泡沫”,但同时也强调“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多位市场人士认为,尽管市场对流动性拐点尚存在分歧,但经济基本面企稳、通胀预期升温的背景下,受制于“稳汇率、去杠杆、防泡沫”的压力,货币政策难以进一步宽松,而市场资金紧平衡状态或将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