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12月2日上午,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及聂母张焕枝已在沈阳,等待再审聂树斌案的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第一法庭的接送,他们期盼有最终的结果。

22年前,河北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发生奸杀案,当年19岁的聂树斌被认定为凶手,1995年4月被枪决。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 孙湛 澎湃资料

十年后的2005年,该案爆出“一案两凶”,广受关注,曾为聂树斌作有罪辩护的一、二审辩护人张景和,遭到了公众的强烈质疑。

除了在2005年接受媒体采访为自己辩解外,近十年来,张景和长期保持沉默。在那次采访中,他坚称聂树斌三次承认该案为己所为,且没有遭受刑讯逼供的迹象。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却称,张景和第一次会见聂树斌后告诉她,聂树斌曾哭诉被屈打成招。

二十多年之后,聂树斌生前究竟有着怎样的遭遇?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曾试图联系张景和,但他搬家之后下落难觅。

聂母:原审律师曾说会见时聂树斌哭诉被打

1937年出生的张景和曾经在部队服役,后来转业到石家庄市新华区司法局,一直干到1997年退休。退休之前,他曾担任新华区司法局下属的新华律师事务所主任。

张焕枝告诉澎湃新闻,她通过住在石家庄市的二嫂的私人关系,聘请了张景和作为儿子的辩护人。张景和第一次会见完聂树斌后,她在二嫂家与张景和见了面。张景和对她说,聂树斌见到他后一直哭。等聂情绪稳定后,张景和告诉聂树斌自己是为他辩护的。然后,张问聂树斌:“警方第一次讯问,你为什么不承认?”聂树斌没有吱声。张景和接着又问:“那后来你为什么又承认了?”聂说:“打哩!”

第二次与张景和见面,还是在二嫂家里。张焕枝说,张景和当时告诉她,认定聂树斌有罪主要基于两点:一是时间,案发当天,聂去工厂上班迟到了,领班当着其他工人的面又训了他几句,他脱下工作服赌气走了。二是聂树斌指认现场的情况:在口供里交代的尸体的摆放位置、自行车样式、内衣颜色等,与现场勘验的情况差不多一致。

张焕枝说,第三次见张景和,是在聂树斌被执行死刑以后。她和二嫂一起到张景和家,张说:“我最近这两天出差了,不在家,回来才知道这件事。”

2005年,曾犯下多起强奸杀人案的王书金落网,主动供述称自己是聂树斌所涉奸杀案的真凶。张焕枝说,此事被报道后,她带着媒体记者去问张景和要判决书,张称搬家时已经丢失,并与记者发生争吵。

记者质问张为何宣判后不给家属判决书,张回答说是按照当时法律,判决书只给律师,可以不给家属。

原审律师:会见时聂树斌承认作案,只能罪轻辩护

不过,张景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聂树斌曾遭刑讯。

2005年3月,他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表示,自己总共见了聂树斌3次,聂树斌没有一次喊冤。第一次见聂前,聂家托他一定问问那件事到底是不是聂树斌干的。张景和称他当时以长者身份对聂树斌说,这事是你干的你推也推不掉的,不是你干的你揽也揽不下,聂树斌3次会见中都承认是自己所为。

张景和在报道中回忆称,聂树斌当时正值青春期,而且有点迷恋“那种”小说。聂树斌还曾向他讲述作案过程。

张景和称,聂树斌交代的作案细节和现场十分吻合,包括尸体最后摆放的方向、自行车样式、内衣颜色等等。

对于外界猜测的刑讯逼供的可能性,张景和表示,在和聂树斌的几次会见中,没有发现身上有被打的痕迹。“再说,作为律师,明知是刑讯逼供不但不为当事人辩护,还向当事人家属直言,这岂不是公开承认自己无能?”

张景和还提醒采访他的记者,如果聂家早就知道聂树斌是屈打成招,怎么会忍气吞声这么多年而未见申诉和上访。

张景和说,正是因为聂树斌自己供认不讳,上诉只能从认罪态度好上请求从轻量刑。1995年4月,当河北省高院终审维持一审原死刑判决时,他不感到意外。

案卷材料显示,2005年3月22日,河北省检察院调查组在石家庄市花园宾馆对张景和进行了询问,张称,“我发现聂树斌智力很正常,没有发现聂树斌身上有伤”,“如果有(刑讯逼供)的话会进一步了解核实有关情况,在庭审时会向法庭提出辩护意见的。”

当年奸杀案被害人康某的父亲在他所写的《申诉控告书》中称,庭审时,法庭没有进行调查、质证和辩论,庭审共1小时就结束了。张景和只是说了“孩子年轻,从轻处罚”,并做康父的工作,让聂家多赔些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