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Amer Dada 是一位来自叙利亚的难民,对于到加拿大后的生活,他说没有词汇能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不过,在找工作上,却比自己原来预想地要难得多。

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 Gareth Hampshire 的采访时,他通过翻译用阿拉伯语表示,“找工作真的很难,大多数雇主都要求英语水平,我还没达到”。

Amer Dada 今年30岁,他说自己愿意做任何种类的工作,但现在连快餐店最基本的活儿都找不到,每次去申请,雇主都会说,他的英语不好。

“非常,非常担心”

Amer Dada 是在今年1月抵达阿尔伯塔省的埃德蒙顿市的,他是自从去年11月以来抵达阿尔伯塔省的 5800 多名难民中的一个。

落地后,他等了几个月才获得了上英语课的一个位置,开始学习语言的时间比自己预期地要晚。

过去6个月中,他每星期都上课5天,但英语尚未达到雇主的要求。

现在,联邦政府提供的赞助已经进入了最后一个月,Dada很发愁以后怎么办,怎么付帐单?怎么养活妻子和两岁的儿子?

Dada 表示,自己“非常,非常担心”。

Bredin 学习中心 (Bredin Centre for Learning )的安置顾问 Tarek Fath Elbab 一直在帮助难民适应埃德蒙顿的生活,他说,象 Dada 这样的情况很普遍,绝大多数叙利亚难民的语言技能都处在非常基本的水平。

Amer Dada and Tarek Fath Elbab © Gareth Hampshire CBC News

省政府的钱比联邦的少

别无选择,Amer Dada 只能申请省政府的收入支持,然而,省政府给的财务支持比联邦的要少很多。

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说,目前,通过联邦赞助项目,Dada 每个月能拿到大约1,600加元,但阿尔伯塔省政府发放的钱,将只有 1,142 加元一个月,而他租的单卧室公寓,每月的租金就要 900加元。

Dada 说,我在发愁,不知道给怎么做。

阿省的准备

对于难民的情况, 阿尔伯塔省政府表示,在准备应对12月申请社会福利金的人数增加,因为大家都知道,联邦对第一批难民发放的资助将在12月结束。

阿尔伯塔省的劳工部长 Christina Gray说, 我们管这叫做第“13个月”,我们知道这种情况会来,已经有一个跨部门小组在进行规划,一直在与安置机构沟通,确保难民可以获得需要的支持。

她的办公室还说,现在 80% 以上的叙利亚难民已开始上英语课了,这些英语课程是由联邦政府资助的,省一级项目还包括帮助难民找工作,比如进行就业培训等。

她说,来自叙利亚的难民处境“非常脆弱”,省政府将会履行成功安置难民的承诺。

当地企业的责任

然而,埃德蒙顿市的一个帮助难民的志愿者团体说,协助难民就业,不仅仅是政府的责任,当地的企业应该站出来,提供一些解决方案。

“埃德蒙顿难民志愿者”(Edmonton Refugee Volunteers)组织的创建人Julie Kamal 说,一些讲阿拉伯语的企业已经为一些难民安排了工作,她希望看到别的企业也随之仿效。

Julie Kamal 说,“我们呼吁当地企业给叙利亚难民机会,让他们更多地融入我们的社区”。

Amer Dada 收到一个给他儿子的玩具熊 © Gareth Hampshire CBC News

尽管面临重重挑战,但 Amer Dada 表示仍然对未来抱有信心。

他说,“这里很安全,比任何国家都安全,而且人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