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正在准备一场入籍仪式。


川普成功当选总统,其强硬的移民计划被认为是一大助力。川普上任后的移民政策对华人有什么直接影响,是在美国和打算移民美国的中国人最为关注的。


川普当选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在上周日晚的CBS“60分钟”专访中表示,他上任后将尽快驱逐200万到300万有犯罪纪录的、参加黑帮的,及贩毒的非法移民,或者把他们关起来。川普也表示会兑现承诺,在美墨边境建造隔离墙或围栏,阻止非法移民入境。


至于如何处理剩下的900万至1000万未注册移民,川普并未给出具体答案,仅表示等确保边境安全,一切走上正轨后,才会决定如何处置这些人。


那么川普的移民和难民计划哪些同华人直接相关,对于打算移民美国和申请美国工作签证及绿卡之人,又会有怎样的影响呢?


遣返有犯罪记录的非法移民


川普在接受CBS采访时明确说将遣返200万~300万罪犯或者有犯罪记录的非法移民。路透社去年9月11日曾引述美国移民官员们的话称,近3.9万中国公民因违反美国移民法而等待被驱逐出境,其中900人被认定为暴力违法。


报导称,中国提供遣返所需的公民身份证明速度非常缓慢,3.9万等待被驱逐出境的人中,有些已经被命令离境超过10年了,而且人数还在继续增加。


纽约资深移民律师李亚伦认为,川普要做到遣返非法移民不那么容易,因为这等于国土安全部要去调查包括有重罪、轻罪和一般违规的每一个人。此外,在哪里安置这些人也是个问题。庞大的遣返人群会让移民法庭和上诉委员会瘫痪;同时遣返流程所需的时间也将经年累月。


最容易受影响的奥巴马行政令


川普曾表示,他上任的第一天就要废除奥巴马移民方面的行政令,包括“父母暂缓递解令”(DAPA,简称达帕)。


曼哈顿毕捷高云律师事务所的毕捷律师(Kerry Bretz)介绍,总统通过行政令的方式出台的行政令最容易取消,包括达帕和检控自由裁量权,后者允许移民法官临时或彻底关闭不属于优先递解对象的案子。


毕捷律师说,对于这种行政令,“如果川普想取消的话,他上任第一天就可以取消。”


华裔移民律师刘汝华也认为,奥巴马的“移民行政令”是最容易受影响的,而且这和华人有直接关系。“(行政令)撤掉的话,那些从达卡中受益的年轻人就不能再继续拥有合法身份,也不能继续申请工作许可证,因此会一下子又变成没身份的人。”


但纽约明理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明利认为,川普不会彻底废除前任的移民行政令,可能会部分履行。


奥巴马2012年推出“年轻非法移民暂缓递解令”(DACA,简称“达卡”),使某些年轻人(被称为梦想者DREAMers)能得到暂缓递解和工作许可。


2014年11月,奥巴马又以总统行政令的形式,推出“父母暂缓递解令”,这是为子女是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的父母,提供暂缓递解的移民政策,同时“达卡”的两年暂缓递解期延长至三年,称为扩大的“达卡”政策。


据估计,约有五百万非法移民直接受惠于DACA和DAPA两项政策。伊利诺伊州移难民权益联盟(ICIRR)透露,来自两岸三地的华人无证移民人数约30万,上述两项暂缓遣返实施后,可能有9万人符合免被遣返的条件。


但总统奥巴马的这两项行政令,遭到德州以及其它25个州州长的联合控告。今年6月最高法院八名法官以四比四的票数,未能成功解决本案争议。之后最高法院表示拒绝重审,将此案退回地方联邦法院。


601A有条件豁免


毕捷律师介绍, 除了达卡,目前正在执行的移民政策还包括一些实施条例,包括601A临时豁免。川普如果想改变这一类政策,需要先提出新的规例,然后经过公众评议期,这个过程至少需要六个月。


I-601A 俗称“奥巴马豁免”,自2013年开始实施,是为了惠及那些非法入境,或合法入境但签证过期后、在美非法滞留超过半年,但在美国有公民直系亲属(父母或配偶)的人。2014年将临时豁免I-601A申请资格从父母或配偶为公民的范围,放宽为父母或配偶为绿卡,从今年8月29日起可正式提交I-601A临时豁免申请。


据称,I-601A豁免扩大版将造福数百万逾期居留者,对华人社区影响非常大。许多政治庇护申请失败的无证移民,若有公民或绿卡的父母或配偶,再也不用担心妻离子散。


难民申请


川普在难民问题上一直持强硬态度,他曾批评德国总理梅克尔让难民进入德国是“悲剧性的错误”。川普也同时指出,难民危机可能会触发革命,甚至终结欧洲。


川普的难民政策是,在美国能有效辨认申请来美的难民的身份之前,应该暂停让难民来美。


过去几年,美国每年平均收容约七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难民。但随着中东难民危机造成的压力,国务卿克里去年曾表示,美国接收难民的总人数将由原定的七万增至十万。增加的三万名难民中,大部分将来自叙利亚。


另据报导,中国是美国庇护申请的第一大国,2013年在共计25,200个庇护申请中,有34%来自中国。19%的华人移民是通过难民获得美国身份的。


赴美产子计划


川普早前明确表示他要终止美国的“出生公民权”政策。川普在2015年竞选之初就提出,“出生公民权”是非法移民的最大根源,那些非法移民的后代不应该获得美国国籍。


根据美国现有法律,外国人在美所生子女可获得美国国籍,并且年满21岁后就可以替父母和兄弟姐妹申请移民身份。很多移民正是利用这一规定帮助其他非直系亲属申请来美。


川普上台后如果在“出生公民权”政策上做出调整,将直接冲击到倍受中国人欢迎的来美产子产业。在美国华人聚居地区,来美产子已经衍生出一套完善的产业链。尽管执法部门去年对月子中心进行过扫荡,但这些月子中心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然而“出生公民权”是1868年制定的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中的内容,要修宪需要国会参、众两院三分之二的议员支持,且要得到全国50个州中四分之三的州的认可,过程极为复杂。


此外,废除“出生公民权”事关美国1200万非法移民及其未来子女,还会影响在美留学或持工作签证者生下的孩子,要修改绝非易事。


但外界认为,川普上台后,无论“出生公民权”是否取消,以其强硬的对待移民问题的态度,势必进一步从严把控赴美签证及海关入境的许可。美国10年签的签证,必然会更加难以取得,对申请者的资产要求和学历工作、出境历史等背景要求将有所提高。


而对于有签证欺诈,逾期停留的来美产子的妈妈们,新政府对她们的容忍度可能会更低,因为这明显是具有非法移民的倾向,损害了美国公民的利益。


也有人担心持B1/B2签证入境美国的停留许可时间可能从目前的6个月缩短为3个月甚至1个月,使得来美产子过程变得尤为紧张。


而对于已经赴美产子,拥有美国宝宝的家庭,尽管法律不具有前溯性,但川普上台后,新政府对于移民、教育等的新标准、新政策,也与美国宝宝家庭日后的生活息息相关,因此也必然受到这些华人家庭的关注。


合法移民取得绿卡将更加困难


洛杉矶律师刘龙珠表示,现阶段看来,川普的递解计划只是针对犯罪的非法移民。不过,合法华人移民也会受影响,恐怕以后无论是绿卡签、工作签还是学习签都会更加难以获得。川普认为美国劳工的就业机会不应被外国的劳动力所取代,曾表示要限制H-1B,废除J-1签证等。


川普表示将提高持H-1B签证的外国人的法定平均工资水平,这将迫使雇主优先考虑雇用美国人以削减用人成本。据悉,目前H-1B政策的受惠群体多为亚裔。


川普还曾明确表示将废除J-1签证。这是一种非移民性交流、访问学者签证,是为那些参与国际性交流访问项目的人提供的来美进行文化与教育交流、访问活动的签证。这方面有一点存疑,就是川普是否能够使既存的签证失效。更有可能受到影响的是未来两年申请美国签证的人们。


川普还表示,在向任何外国劳动者发放绿卡之前,招聘者应优先聘用美国境内的合法移民和美国本地人。 此外,申请来美国的人要证明他们有在经济上自给自足的能力,例如有负担个人住房、医保及其它生活需求的能力,这样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杜绝外国移民占用美国人的福利资源。


川普的移民计划还包括开发出入境追踪系统,确保签证到期的人迅速离境,设置全国电子查证系统等。


移民政策短期内不会有大的改变


尽管川普的上任面临着移民政策方面的大幅转变,但华裔移民律师刘汝华表示,现有的移民法律短期内应该不会改变,即使改变也不会溯及既往,民众不必担心。


他表示,如果当事人目前在美国是合法移民,不管是公民、绿卡,还是申请政治庇护成功的人士,或者是申请政治庇护正在等待上庭的人士,还有正在为自己家属做排期的,都不用担心。


如果移民法发生变化的话,美国宪法上有规定,它只从制定那天开始,往后有影响。美国法律不能往前追溯,只能针对制定之后的,这才具有公平性,所以大家根本不用担心。


曼哈顿毕捷高云律师事务所的毕捷律师也表示,最难改变的就是法律规定的移民获取身份的方式,如果要改变,必须通过立法的形式,要经过国会同意,耗时更长、成功的机会也更低。


纽约州伊萨卡康奈尔法学院移民法实践教授Stephen Yale-Loehr也表示,虽然共和党人将在未来两年控制国会,但颁布重大的移民政策很不容易,还可能面对法院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