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现代工业发展与生态文化保护,两者往往陷入鱼与熊掌的矛盾。如何权衡双方利益、采用最和谐方式,是困扰人类社会进一步发展的严肃问题。



今年美国可真不安分。这厢特朗普与希拉里撕X结束,那边加州就开始闹独立、各地抗议示威。


一向行事低调、地广人稀的北达科他州也急着来抢戏份——虽然原因与政治并无任何关联。


自2016年4月起,出现了一群“钉子户”抗议一项输油管道工程,称这会严重破坏生态环境以及文化遗迹。


事情的起因要从2014年说起。能源传输伙伴公司(Energy Transfer Partners)集团下的Dakota Access公司公布了一项名为Bakken Oil Pipeline的输油管道计划。这条管道横跨北达科他州、南达科他州、爱荷华州与伊利诺伊州共四州,造价预估为37亿美元。



(该条管道的修建示意图。图片来自于CNN)


该输油管道可以将北达科他州丰富的石油资源运输到其他区域,减少美国对外国石油的依赖。这条地下管道可以每天运输47万桶(约1972万加仑)原油至中西部、东海岸以及墨西哥湾区域的市场。


公司称通过地下管道运输石油是最安全、低成本和保护环境的运输方式。同时,它还能为州与地方政府带来约1.56亿美金的销售收入税收,以及8000至12,000个就业机会。因此州与地方政府都大力支持并推进该项目的建设。



(堆积起来等待被组装的管道)


听上去很酷炫不是?但是北达科他一群居民却站出来抗议:这个输油管道工程会破坏我们的家园!


抗议?为什么强烈反


这群“钉子户”是定居在堡垒耶茨(Fort Yates)的立岩苏族(Standing Rock Sioux Tribe)印第安原住民。这支印第安部落拥有相当悠久的历史,他们的先祖是曾在这片土地建立起印第安古苏国(Great Sioux Nation)。如今,立岩苏族也是被联邦政府公认的联邦部落。



(奥巴马与现任立岩苏族领袖David Archambault II在2014年会面)


虽然现在的印第安不再深居丛林,逐渐被现代文明同化;但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与自然和谐相处之道还是让他们对于这项输油管道计划格外敏感。



(部落抗议者们)


他们认为修建输油管会危害部落的生态环境与经济利益,还会破坏一些部落重要的历史遗迹、宗教地点和文化遗产。


由于输油管道会穿过密苏里河河床,无论在挖掘施工还是正式投入使用阶段,都存在泄漏污染的可能性,这样部落饮用水供应安全也面临巨大威胁。



立岩苏族很快向联邦法院提起一份长达48页的投诉,称这项输油管道工程无视破坏环境的风险,同时违反了联邦法中对于印第安历史与宗教圣地的保护法律。


(长达48页的官方投诉文件)


紧接着,其他超过200个印第安部落、环境保护主义者、知名社会人士也加入到抗议的行列中,反对Dakota Access公司与政府坚持修建输油管道的决定。


(挥舞着各部落标志旗的抗议者们)



(Bernie Sanders曾多次公开表示反对Dakota Access修建输油管道)


(出演《荒野猎人》终获奥斯卡小金人的小李发推支持立岩苏族)


(《分歧者》主演好莱坞新生代女星谢琳·伍德蕾在今年10月因参与抗议活动被指控非法入侵,被警方拘捕)



(《复仇者联盟》中“绿巨人”扮演者男星马克·鲁法洛声援抗议者,还出资为他们购买帐篷。他警告北达科他州州长“手上沾有鲜血”。)抗议无果,事态发展


面对声势越来越大的抗议,Dakota Access公司作出回应,称对于建设输油管道的所有质疑和担忧都是毫无根据(unfounded)的。


而联邦法院也很快驳回了立岩苏族的投诉书;北达科他州州长杰克·达林普更是督促尽快建造更多管道,以跟上该州丰富的石油资源。


(2016年8月,立岩苏族领袖在联邦法院外表示将抗争到底)


这样的反应很快激发了民众们的愤怒。他们走上街头抗议,来到建筑工地驻扎起帐篷,打算通过发起一场“持久战”表示自己的不满。这群“钉子户”们希望输油管道工程可以最终停止,或者改变维修路线。



(北达科他州某处建筑工地密密麻麻的抗议者帐篷)


(民众提出更改输油管道修建方案)


2016年4月,立岩苏族一位名叫 LaDonna Brave Bull Allard的老人搭起了第一顶抗议帐篷;此后经过一个夏天的发展,如今已发展至成千上万的庞大群体。


抗议者也与前来交涉、控制局势的政府人员多次发生冲突。据Washington Post统计,从8月起已有575名抗议者因为暴力冲突被警方逮捕。



(抗议者与特警对峙)


抗议示威活动在感恩节——这样一个充满讽刺意味的时间点再次升级。



据CNN报道,11月27日晚至11月28日凌晨,大批抗议民众在美国北达科他州首府俾斯麦市以南的某建筑工地示威。抗议者自称“水资源保护者”,搭建起帐篷,称一项19世纪的条约规定这片土地属于他们的部落。


但政府称这些抗议者非法入侵Dakota Access公司的私人领域,并从7个州调来了防暴警察。很快,约200名防暴警察驾驶着装甲车、开着直升飞机来到事发地点,与抗议民众发生长达6小时的冲突对峙。



抗议者们试图封锁道路与桥梁,同时点燃大量干草、燃烧弹,试图破坏施工设施。



防暴警察则用胡椒烟雾弹、豆袋枪还以颜色,同时用高分贝警笛驱逐抗议者。



最终这场混乱的抗议示威以141名抗议者被指控侵犯私人财产被逮捕收场。所幸的是,除了一名抗议者受伤、少数警察受轻伤外,没有严重的人员伤亡。


警方称,由于示威者在私人土地上违章搭建帐篷,他们不得不加以干预。北达科他州紧急事务部门发言人Cecily Fong表示这些抗议者都是非常和平、虔诚的人,只是有一小群人愿意为了阻止修建输油管道做出任何的事情;因此警方都提前做好准备,不愿造成任何人员伤亡。





这场博弈,谁是赢家?



美国原住民的抗议示威活动不会因为政治制止、警方逮捕而停止,立岩苏族领袖David Archambault II以及更多的抗议者表示将会为了家园抗争到底;政府也并没有表现出妥协的意思,北达科他州官员称将会通过罚款压制抗议活动。




这场以印第安原住民为主力军的“钉子户”们,已经吸引到全美甚至全世界的关注;名为#NoDAPL的标签在各大社交媒体酝酿。



无论站在哪一方立场,人们都关注着这场工业发展与生态文明的博弈将如何收场。而最让人悲伤的结果,就是或许在这场对抗中注定不会有绝对的输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