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越来越多老美开始学中文了,但是那画风太诡异有点辣眼睛(组图)

157 阅 - - 美国 - 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字体: . .

又是一年冬,交配的季节已过,圣诞新年还远,好像全世界就只剩下Netflix、室内空调和门外吵死人不偿命的Cicada。打开电视看着新闻,百无聊赖,呵呵,对,没错,我是美国人,这就是美国人的冬日。

看你妈逼!起来学习中文!




单词你背了吗?

偏旁部首你能写了吗?

你弄清楚“四”和“死”的区别了吗?

别的不说,汉字抄够了吗?

写汉字的Flashcard呢?别给我整什么Quizzlet!


什么?没有?连幼稚园教材都看不懂?!你还有脸躺在这里看show?!孔子都被你气了活过来,不可教也啊!你你你!还不快滚去学习中文!!!

呵呵,我是美国人,学习中文两年了,可我从来没有听懂过身边中国朋友的对话。英文只有26个字母,本来我以为汉字总是会学完的,可是,呵呵,是我太天真。


学习中文就是一个巨型大坑!我感觉我被绿巨人一鼓作气一撸通到了地心世界。对了,那个词你们中国人怎么说的来着?坑爹…没错! father -trapping!


中文刨坑——开始的一切似乎很美好



我叫瑞,我学习中文许多年了。然鹅,在学习中文的道路上,我还是时不时地会感觉,我他妈就是个傻逼。anyway,高中的时候,我承认我就是个奇葩。东方,特别是中国,对我来说就是一个enigma,谜一样的存在,我一直希望能够揭开它神秘的面纱。事实证明,呵呵,我收回前面那句话。

我在大学的时候,因为课程要求必修一门外语,我欢欢喜喜地选择了中文,畅想有朝一日能他娘的神奇地和中国朋友们称兄道弟,这一幕在我脑海中排练了无数次,从来没有实现过,not even once!


说到哪儿了?嗯,课程,当时我对中国古代文学特!别!感!兴!趣!我知道老子,孟子,孔子等各种子,还看过《The Plum inthe Golden Vase》(金瓶梅),《Three Kingdoms》(三国)等等,你们各种古代先哲的书籍。当然是英文翻译版的,内容简直就是……引人入胜(用对了吧……)。

金瓶梅很伟大,三国情节很曲折,诸葛亮好棒啊,就是不懂为什么角色死得那么快,有些连跑龙套都没跑上,我有点方。

于是我苦练一翻知乎者也、文学典故,想要和中国同学围炉煮酒,大谈特谈。呵呵,可是梦想,就像蛋一样,就是拿来破碎的。

我的心真的受伤了……BTW, 你们中国人到底看不看这些啊?

发现好多同学并是不懂我在说什么!



好吧,我决定换一种学习方法,不再用flashcard了。我决定把我的交际圈发展到世界,发展到中国,于是我开始和中国女生交谈,她们都十分可爱,对我也非常友好。可是,究竟是哪里不对呢?老是感觉我被当成一个小朋友,还是幼儿园的那种来对待。我我我,其实我内心猛如虎啊!


我郁闷了。重点是,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大多数中国女生就像被洗脑了一样,问我的问题几乎一!摸!一!样!



“How are you? I am fine. Thank you!”

“你会吃辣吗?”

“你喜欢中国菜吗?”

“你会用筷子吗?”

“中考英语题你会吗”



尼玛,这满满的都是套路啊,以上问题我回答了不下十遍。说好的西施呢?说好的小乔呢?实在不行,大乔也可以啊!!!我的内心在咆哮……




入坑——从此节操是路人



于是,大学毕业之后,我来了中国,希望以我完美的中文打出一片天。当然,我还是作为一名英文老师。

起初,我在当地的一所著名中学担任外教,任务很简单,就是教授中学生口语,我怀着满满的基情,加入了中国公立学校。

结果,又是满满的套路啊!

我的任务十分轻松,基本上不用做什么。学生对我的课感兴趣,但是不会很上心,因为他们每天都要考无数的考试,做无数的题,which I thinkit’s stupid。我不认同这样的教育模式,我尝试着向领导层提出建议:

“领导,我有一个不成熟的小建议……”

但是呢,领导打太极的功夫已经达到了春风化雨,登峰造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

没错,是我太傻太天真。



对,他们只需要我美国人的身份和外表,并不需要我的内在。所以我每天就像一个街头艺人一样,做做表演。就在我快要向现实低头的时候,校长开始带我出去应酬,于是我明白了,白酒是魔鬼的步伐。

你们中国人特别喜欢灌酒,又一次喝了16杯之后,我方了。模模糊糊之中听到有个中国男子讨论我敬爱的奥巴马同志。

说他这不好,那不好。

尼玛,我瞬间就火了,爱国主义情怀爆棚,中文口语攀升神级,第一次在实战中,脱口大骂:

“你懂个屁!”

然后华丽丽地晕了,Hope I could hang in there longer, but……

于是我知道了你们中国的一句古话:醉翁之意不在酒。



被埋——巨坑深深深几许!



自从我孜孜不倦地,日夜不停地和中国朋友们练习中文以后,我的中文有了长足的进步,也开始学会了一些时尚用语,比如:

I am speechless……我无语。


其实英语中还真是找不到无语这个类似的概念。

I fucking love Chinese! You guys are really cool! You know that?

可是,有些时候你们会故意整我。

比如有一次,我喜欢一个中国姑娘,于是我就向我一中国哥们儿取经,问他到底怎么搭讪。于是那哥们儿和我说,你见到人姑娘以后,立马大声地,勇敢地说这样一句话:

“我只想上你”


我懂“上”是“下”的反义词,我原本以为这句话的意思大概是“我想和你吃饭”之类的,我那哥们儿是这么解释的:

“在中国,大家都这么说,听过‘姜太公钓鱼愿者上勾吧’”

他义正严辞地解释说,姜太公的“上”和“上”你的“上”是一个意思。所以我全然没有考虑那哥们儿没事找抽、狗改不了吃屎的性格,于是我又一次天真地深信不疑。



到如今,几年过去了,我依旧清晰的记得那姑娘要和我拼命的表情,和周围人的目光。后来我学会了,除了我想“上厕所”之外,千万别轻易使用这个看似简单的词。

中文真是博大精深啊。

我初到中国时,去点菜,努力地想要秀一把我的中文,于是吃完饭走的时候,我说:“再见”。

结果,服务员们表情十分抱歉,对我说了什么,反正我也没太听懂,后来我又重复了一遍:“再见”, 然后他们还是一连抱歉,最后他们把经理请出来,他也是一脸抱歉,尼玛啊,我当时还感叹这他妈也太热情了吧,到底让不让我走啊,道个别至于吗。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以为我说的是:

太…甜…

也是醉了,学中文真的不容易啊……

再后来,我开始了汉语等级考试HSK,我的目标是三级。我一美国朋友考了六级,羡慕啊,嫉妒啊,恨啊,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还能不能考到六级。

于是某天,我悄悄地,做了一套六级考试题目,结果惨不忍睹。

选出有语病的:

这题选D!选D你敢信?!病在哪儿啊,苍天!

还有这题:


A没错啊,真的有人曾经和我说过啊!尼玛什么鬼啊!


做完整套题目之后,我只能说…

我昨晚睡得很晚……我还是滚回去睡吧。

朋友们,太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