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艾滋病血祸堪比六四屠杀 习近平已间接承认(图)

396 阅 - - 社会 - 来源:自由亚洲
字体: . .

日前,“中国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在纽约表示,中国因卖血经济而蔓延的艾滋病血祸也像一场屠杀,堪比“六四”,其中血祸的重灾区是河南,李长春是罪魁,而中共官方一直在掩盖真相。她说,习近平当政后已间接承认了血祸的存在,但是河南政府仍然对受害民众打压欺骗,艾滋病血祸仍在大陆蔓延李长春是江派大员,艾滋血祸不仅牵连众多江派高官,也涉及到中共执政危机,习近平如果不彻底清洗江派,解体中共体制,此事无法彻底解决。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近期发布的数据,截至2015年底,全国发现现存活的感染者57.7万,死亡18.2万,其中“性传播为主要途径”。

日前,纽约时报发表了自由撰稿人罗四鸰专访高耀洁的文章。高耀洁在专访中表示,中国目前艾滋病人数量远远高于官方统计数据。在她看来,

中国因卖血经济而蔓延的艾滋病血祸也像一场屠杀,堪比“六四”,其根本原因就是中共不诚实,不“实事求是”。

高耀洁,艾滋病防治活动家,被誉为“中国防艾第一人”。因揭示中共河南李长春当局造成爱滋病蔓延而遭河南当局整肃,被迫于2009年8月出走美国,现居纽约曼哈顿。因为她的善行和勇气,在海外获得多个奖项和各种荣誉称号。

高耀洁表示,中国艾滋病的祸源是“血浆经济”,不是河南一个省,全国都有,河南是重灾区。

1992年至1998年主政河南的李长春严重渎职和怂恿,卖血成为河南农民的一种“产业”,在河南大力发展,几年时间,河南遍地血站,仅合法的血站就230多家,不合法的不计其数,导致艾滋病毒大面积扩散。当年血站多的地方,就是如今艾滋病疫情严重的地区。经过5至8年的潜伏期,1998年至2004年间,李克强继李长春主政河南期间,大批艾滋病毒感染者相继发病并死亡。

她认为,

如果说省卫生厅厅长刘全喜是祸首,那么李长春等则是导致这场血祸的罪魁。

这种人为大灾难,前所未有。然而,造成这场血祸的责任人,至今没有一个受到追究的,也没有一句道歉的话。

疫情爆发后,河南政府官员一直对艾滋病疫区情况捂盖着,美其名曰“艾滋病保密”,不让任何人揭发,怕影响他们的政绩和官位。由于官员隐瞒疫情的做法和极力掩蔽其前任的斑斑劣迹“捂盖子”,并对举报者和上访者进行打击的高压手段,使得疫情不仅没有得到及时遏制,反而恶化。

高耀洁认为,

习近平当政后,官方应该说间接承认了这场“血祸”的存在。

有两个证据,一是习近平的夫人彭丽媛。2015年9月,彭丽媛在联合国演讲,提到一位父母因卖血感染艾滋病去世的5岁孤儿高俊,安徽人,如今这孩子15岁了。这是彭丽媛担任预防艾滋病大使后接触的第一个受艾滋病伤害影响的孤儿。第二个证据是2015年12月,杜聪的智行基金会做的“艾滋遗孤救助”项目获得了中共民政部颁发的第九届“中华慈善奖”。杜聪是2002年因工作项目原因来到中国大陆农村的,看到艾滋村的状况后,开始进行艾滋孤儿的救助,目前,他的智行基金会的救助金额累计近2亿人民币,资助人数已超过两万人,其中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孤儿六百多人,传染途径一是输血,二是母婴。当然,杜聪有杜聪的背景,他是孙中山的旁系,香港人,后移民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又在哈佛大学拿了硕士学位,先在华尔街工作,后在香港工作。他也不要中国的钱,满世界找钱。杜聪也和高耀洁一起进艾滋村被河南官方抓过,但很快又放了。

高耀洁表示,但是,对于艾滋病的真相,河南官场依然采取欺骗、打压的态度。由于权贵势力的保护,要想将河南艾滋病真相大白于天下,难!

2014年3月28日到5月27日,中央第八巡视组对河南省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巡视,入住郑州黄河宾馆的第一天,首批来自各市县300多名“血浆经济”的受害者,列队出现在宾馆前等待中央巡视组递交投诉书,却被各级政府出动的官员和警员用各种方式拦截。此时,《河南日报》还翻出了2013年10月31日的通报刊登:“全省累计有5.9万人感染艾滋病。”之后,几大新闻网站播发,又被国内其他媒体发出,将这场大灾难的受害人数缩减为5.9万人,这个数字远不及真实数字的一个零头,不仅让几十年来几十万受害者的举报前功尽弃,也让几十万冤魂无处诉,更是让处于苦难深渊而不能自拔的几十万受害者,无路可走。

高耀洁说,如今这场血祸仍然没有完全控制住。

1995年,河南开始关闭血站,但非法的血站依然有。去年还有四个卖血站被抓,北京三个,南京一个,当然,没被抓到的非法血站肯定还有。艾滋病毒蔓延也没有完全控制,去年有报道,河南开封地区通许县还有一位中年妇女因为动手术输血而染上艾滋病病毒,这说明献血的人还有问题。可惜,这场“血祸”的受害人不会说话,他们都是农民,没文化,说不出来。起初官方让他们献血,出了问题,就不管了。他们不知道说,不会说“大屠杀”之类的话,也没有力气去说,他们觉得命该如此。他们若是能说出来,国内国外的人对待他们哪怕有对待“六四”的十分之一那样,他们的日子也会好过很多。近年来他们也开始上访维权,可是他们的境遇还是很糟糕。

高耀洁说,她还帮助过160多个艾滋孤儿,这些孩子有些争气,有些不争气。有的十几岁的孩子,说要去打工,挣大钱。高耀洁说,你还一个孩子,没有文化,也没技术,怎么挣大钱。还有一个孩子,胳臂上刻了一个“仇”字,说要去杀了血头。这些孩子,真是可怜啊。希望读者们能为这些艾滋病人说话。

美国媒体人、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李长春是江派大员,是当年江泽民“闷声发大财”的忠实执行者。这场艾滋血祸不仅牵连众多江派高官,也涉及到中共执政危机,习近平如果不彻底清洗江派,解体中共体制,此事无法彻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