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艾滋病零号病人是如何被制造出来的(组图)

154 阅 - - 国际 - 来源:法广网
字体: . .

零号病人现在已习惯被用来指称第一个得传染病,并开始散播病毒的患者。在流行病调查中,也可叫“初始病例”或“标识病例”,正是“他”造成了大规模的传染病暴发。廸加(Gaëtan Dugas)或许是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病人,数十年来背负着将艾滋病传播至美国的罪名。然而最新研究表明,“零号病人”其实是社会的集体创作。

1981年6月5日,美国亚特兰大疾病控制中心在《发病率与死亡率周刊》上简要介绍了5例艾滋病患者的病史,这是世界上第一次有关艾滋病的正式记载。被定义为“零号病人”的是一个男同性恋。1982年,这种疾病被正式命名为“艾滋病”,全称为“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AcquiredImmuneDeficiencySyndrome)”,缩写为AIDS。

艾滋病感染令无数家庭破裂(图源:VCG)

人们已熟知了各种媒体这样讲述一个故事:那个叫廸加的法裔加拿大空乘员,英俊帅气,满世界飞来飞去,和同样漂亮放荡的男人们玩乐,然后把他不知道是在海地还是非洲感染上的病毒,带到美国,传给几十个甚至上百个男同性恋者,就此在美国科学界、同志圈、流行文化、社会运动等多个方面,激荡出有关艾滋病的想像、辩论、研究、污名化、挣扎、恐惧与反抗。

据端传媒报道,在1984年的一份研究中,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用“零号病人”(Patient Zero)指代廸加。用当时《纽约邮报》一篇报导标题来解释,这个命名的意思就是“把艾滋病带给我们的人”。

1987年出版的《世纪的哭泣》(And the Band Played On)一书里,最早报导艾滋病的记者之一 Randy Shilts 以他生动但经过高度筛选的文笔措词,塑造出一个放纵且不负责任的廸加,并为他做了深入人心的定性:“毋庸置疑,在把这种新的病毒从美国的一端传到另一端的过程中,廸加起着关键作用。”

不过,著名科学杂志《自然》(Nature)近期发表的一份论文期望改写这个故事。由美国、英国及比利时研究人员组成的团队,对一批来自美国、采集于1978年至1979年的血样进行新的基因分析。最初搜集这批血样的初衷是为研发B 型肝炎疫苗,血样总共有16,000份。

科学家发现,来自纽约和旧金山的血样里,分别有7%和4%感染艾滋病病毒。考虑到长期冷冻的血样通常会遭到破坏,团队研发了一种可称为“核糖核酸开凿”(RNA jackhammering)的新技术,以追溯血样里艾滋病毒毒株(strain of H.I.V.)变异的时间。

在对比了和廸加以及美国境内一些海地人、多米尼加人采集于1980年代的血样后,研究人员推断,大概早在1967年,之后在美国盛行的艾滋病病毒一型 B 亚型(HIV-1 subtype B)已从当时非洲国家扎伊尔(Zaire)传到海地,然后于1971年传入纽约城,继而在1976年由纽约传到旧金山。

这项研究把艾滋病在美国首次出现的时间提前了十年,从1981年提前至1971年;这意味着,1971年还不到20岁,并且直到1974年才成为加拿大航空乘务员的廸加,根本不是肇事者。

研究团队还指出,“零号病人”这个叫法源于笔误。在当时的艾滋病病例研究中,病例编号一般是由城市缩写再加上数字,比如“NY15”或者“LA3”。但廸加不是美国人,所以他被标记成“Patient O”,意即“在加州以外的病人”(Patient outside California)。由于字母“O”和数字“0”容易混淆,“零号病人”的说法不胫而走。

记者 Randy Shilts 在1993年的采访里表示,他最初从CDC 研究人员那听到这个称号,心想:“哦,我想这会很有吸引力。”经过多方奔走, Shilts 确认研究人员提到的加拿大籍空乘员就是廸加,并在后来极为畅销的《世纪的哭泣》里,称他为“零号病人”。

“零号病人”这个说法是非常吸引人的。如果改成“病人 O”,那就没有故事了。在美国刚发现艾滋病的1980年代初,现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负责人的 Anthony Fauci就是治疗医生。他回忆称,当时人们似乎觉得找到一个人来为事情负责是完全说得通的:“我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种病当时在非洲已经大规模出现。而且由于数据有限,我们觉得从感染到死亡,大概只需要十个月到两年。”

根据现在的研究,艾滋病病毒可以在人体内潜伏2年至15年。换句话说,那些被认为因为廸加才生病的患者,可能早就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

艾滋病感染者也渴望新生(图源:VCG)

廸加记日记的习惯大概也是给他带来麻烦的原因之一。当时医护人员从其他艾滋病人得到的讯息只是,他们平均一年和227位不同伴侣做爱,但大部分是在酒吧或者厕所碰见的陌生人。而廸加的日记里记载着72位性怑侣,虽然远低于平均人数,却都有名有姓,使得他一下子成为重点研究对象。

“没有人想成为自己交际圈里的‘零号病人’。这份研究也许能告诉他们,也许你是头一个被检测出来的,但并不表示你就是肇事者。”世界卫生组织说,全球共有3,500万人感染了艾滋病毒,但是只有一半人知道自己带有病毒。非洲撒哈拉以南是受该病毒影响最严重的地区,感染率为二十分之一。近71%艾滋病毒携带者生活在非洲。

而美国HIV感染者的比例为1%。2011年美国有67条法律专门针对故意把艾滋病毒传染给他人者,这条法律在33个州实行。这些法律很细,不光包括通过性行为故意传播艾滋病毒,还包括捐赠被病毒感染的器官等。

然而,已经有人呼吁要重审这些法律,尤其是在抗逆转录病毒疗法已经降低了HIV传染性的情况下。

其他一些国家,诸如英国、新西兰等没有为此特意制定新法,他们用现存法律来惩治故意传播艾滋病毒者,比如用给他人带来故意伤害罪以及过失杀人罪等法律。

联合国敦促各国政府限制用艾滋病法律来为人定罪,联合国说可以用普通法律来为这些人定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