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三峡库区成生态地狱 庄稼枯竭 酸雨频现(组图)

51 阅 - - 未分类 - 来源:央视财经
字体: . .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这里的人们祖祖辈辈生活在依山傍水的环境里,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里曾经是蓝天碧水、瓜果飘香,但这几年,村民们的生活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进行了现场调查,一起来看看!

污染物压顶 庄稼死亡 井水废弃

重庆市涪陵区双桂村长江,依山傍水,本来是个瓜果飘香、四季宜人的小山村,但现在,村民们个个都叫苦不迭,因为他们居住的环境出现了大问题,每天早上起来被坝子上吹过来的白灰熏得睁不开眼睛,要是刮点风,到处就像下雪一样白花花的。平常家里的屋顶上、地面上,田里的庄稼和蔬菜叶子上,也总是被那种灰白色的粉尘所覆盖。村民们告诉记者,白色的粉末是磷石膏,污染大得很。

  
磷石膏是生产高浓度磷复肥时产生的一种工业副产石膏,它是一种粉末状的灰白色固体废渣,主要成分是二水硫酸钙。村民们说,飘到村子里来的磷石膏粉尘来自附近的一家磷肥厂,它是中化集团重庆涪陵化工厂下属的磷肥生产厂。

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从双桂村能看到磷肥厂堆放的磷石膏粉,就在山坡上面,远远看去,像一个灰白色的坝子。除了磷石膏粉尘污染,双桂村村民说,他们同时还遭受另一种污染,就是磷肥厂那个硫磺烟,空气特别难闻,人有时候一闻到那个气味,就像背气了。

11月10日一大早,村里一个小组长发现,自家的院子里竟然被雨水冲来了不明污染物!一夜之间,组长家排水道石头表面被白色的石膏状污染物覆盖了。

双桂村三组组长告诉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这是从记者之前看到的哪个磷石膏坝子流下来的。村民带着记者沿着山坡一路向上,一路都能看到漂着的白色污染物。最后看到了一个口径一米左右的排水沟。在排水沟旁边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截洪沟”,这个截洪沟环绕在磷石膏堆的外围,在磷石膏堆的下边,目前还积着不少污水,这些污水是由雨水冲刷上面的磷石膏堆而形成的。


在磷石膏堆场东侧的道路边,还立着一块警示牌。上面写着:磷石膏的分子式为二水硫酸钙,主要危险特性是:“坝内水属工业废水,对人畜有危害;可能发生管涌、滑坡、洪水漫顶、溃坝事故。”

“坝内水不能用作生活和灌溉用水。”这个警示牌由中化重庆涪陵化工公司竖立。很显然,该厂对坝内污水的危害性非常清楚,而这位村民对于坝内污水的危害性也有自己的体会。

双桂村村民:这个水有酸有碱,手伸进去会痒会疼。

村民们说,重庆涪陵化工污染由来已久,记者注意到:2013、2015和2016年重庆各级环保部门都要求中化涪陵化工有限公司限期进行整改并罚款5万元的处罚,那么,重庆涪陵化工公司对这些浸泡过磷石膏的污水会怎么处理呢?记者看到,在截洪沟边上立着一块警示牌,上面写着:“工业循环水,严禁入内”。

村民告诉央视财经记者,化工厂在山下拦了一个坝,化工厂称他们会将坝子拦下的污水抽回厂子里循环利用。但村民们质疑坝子拦水量有限。

双桂村村民:它有根管子,架着往厂子里抽污水,它污水多了的时候抽不及,就流入长江去了。

另外,由于截洪沟太小,连续几天的大雨,冲刷磷石膏堆后也会溢出截洪沟,沿着山坡漫到田里和村子里,所以才出现了组长家11月10日的不明污染物。组长说这些年来,污水从磷石膏堆场漫下山来已经不是一两次了,只要有大雨,就会发生污水漫顶流下山坡。双桂村的生活用水因此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原来做饭饮用的水井,目前绝大多数已经废弃。

双桂村村民:就是那个磷石膏水进到里头来了,水烧开了就看得到上面漂着一层,它就起那个黄泡子。

目前整个双桂村的井水人不能吃,也不敢给家畜家禽饮用。在双桂村,本来对家禽一直是放养,但现在,都改成了圈养。和人一样,家禽家畜的饮用水也改为自来水了。水往低处流,堆放在高处的磷石膏遇到大雨难免污染到山下的田地和村庄。


那么,重庆涪陵化工厂为什么要把磷石膏粉堆放在山顶上呢?村民们的介绍让记者吃了一惊。原来现在能看到的几十米高的磷石膏堆不过是它的冰山一角。它并不是堆放在山顶,而是从原来的深沟底部一直往上堆成了一座磷石膏山。这些梯田型的台阶下面埋着的都是磷石膏粉。

据村民讲,2002年重庆涪陵化工厂一开始在山谷里堆放磷石膏粉时,谷底的深度与工农桥下面的水平面相当。记者简单测算了一下,这个磷石膏山的厚度大约在120米左右。在卫星地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磷石膏堆,它在重庆涪陵化工厂的东北角,工农桥的南侧,是非常醒目的不规则白色图块。记者爬上附近的一座山头俯瞰,这是磷石膏山北侧的部分,这是磷石膏山南侧的部分。磷石膏粉俨然堆成了一座庞大的山体。而它覆盖的是双桂村大片的耕地。

双桂村一位干部给记者出示了从2002年开始,涪陵化工厂陆续租地堆放磷石膏的部分协议。根据租地协议,从2002年起,重庆涪陵化工厂分期分批租用双桂村的土地用于堆放工业废渣磷石膏粉,第一批土地租期20年,到2022年结束。此后租地期限以2022、2023年为截止时间。所租用土地绝大多数为耕地。这份2006年与双桂村一社的租地协议显示耕地占了98%以上。


近些年来,化工厂总共占用耕地面积一千亩左右,剩下的耕地少得可怜,一人只有两三分地,而且都是边边角角的坡地,只能种菜。村民说,磷石膏粉尘常年飘落到田地里,粘上磷石膏粉的蔬菜会枯死,即使叶子上的磷石膏粉被雨水冲洗掉,但是,雨水会将磷石膏粉冲到田里,土地已经被污染了。蔬菜成熟后,却很难卖出去,村民只能自己吃。

在双桂村,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看到大片耕地被磷石膏粉占用,小片地种的菜也换不来几个钱,零零散散的柑橘树,果子非常稀少。村民说,以前双桂村漫山遍野都是柑橘树,每家都有几十棵甚至上百棵树,一年能卖几千元上万元。

但现在,满山的果园消失了。不仅柑橘树死了,其它树种也出现了枯死现象。磷石膏粉尘已经污染了水源、蔬菜和树木,那么人呢?每天一抬头看见山顶上巨大的磷石膏堆,双桂村的村民就会陷入莫名的担心之中。

酸雨频现 村民苦不堪言

磷石膏作为一种工业废渣,除了会造成粉尘污染、水源污染外,它里面还含有砷、铜、锌、铁、锰、铅、镉、汞及多种放射性元素。重庆涪陵化工的磷石膏堆厚度有上百米、面积有上千亩,巨大的磷石膏堆十几年露天堆放在那里,最近处距离农户只有三四十米。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了解到,磷石膏堆不仅占用了双桂村的耕地,还租用了南岸浦村的耕地。与双桂村村民主要住在山下不同,南岸浦村位于山顶上,地势较高,距离磷石膏堆也较远。但他们一样摆脱不了污染的困扰。


老张是涪陵区龙桥镇南岸浦村一组的村民,他家在山顶上种有几分黄豆。11月中旬正是黄豆收获的季节,但老张放弃了这一片黄豆,老张说这些都是被酸雨污染的。

南岸浦村村民老张:这种熟的黄的都是自然死,那种干了的都是烫死的,根都是烂的死了,它没有颗粒了,是瘪壳了。上面有黑点,也是它污染的问题。

记者看到这片地里,枯死的黄豆占了一大半儿。老张说是酸雨滴到叶面上把黄豆烫死了。它的污染源就来自重庆涪陵化工厂的合成氨工厂。这家工厂就在这座山的下边。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在化工厂门口有一块产品生产工艺图,上面有硫磺酸工艺图和硫酸尾气处理工艺流程图。这说明如果处理不慎,有可能会泄露含有硫磺的尾气。那么,老张家枯死的黄豆会不会就是化工厂泄露硫磺尾气污染造成的呢?老张说,此前已经发生过多次。其他村民也证实酸雨事件多次发生,化工厂还进行了理赔。

南岸浦村村民:今年酸雨烫了三次,第一次是榨菜,第二次是玉米,第三次是红薯黄豆。今年赔了我们两次了,给生产队赔了四万多元。

对于重庆涪陵化工厂污染造成南岸浦村庄稼枯死之事,村委会支部书记也向记者做了证实。

重庆市涪陵区龙桥镇南岸浦村支部书记李守林:都赔了。污染是点火的时候它烟气比较重,它气一放出来,人狗都受不了。

据村民讲,化工厂污染造成庄稼枯死、果树消失,一些家禽也难逃厄运,有时候把鸡都熏死了,他们现在最担心自己的身体健康。

土地无法复耕  村民盼搬迁

双桂村位于山脚下,紧挨着重庆涪陵化工的磷肥厂,遭受的主要是磷石膏的污染。南岸浦村位于山顶上,紧挨着重庆涪陵化工的合成氨厂,遭受的主要是尾气的污染。常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村民们苦不堪言,多次找工厂交涉,向有关部门反映,结果怎么样呢?

在双桂村,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看到,涪陵化工厂的租地协议上写着:“租用期满20年后,由甲方负责组织复耕”。按照这个协议,必须在2022年到2023年实现复耕但村民觉得不可能实现。因为无论把堆成山的磷石膏搬走复耕,还是在磷石膏上面覆盖土壤复耕,都不可能。把化工厂搬走,或者把村子搬迁,这是双桂村村民最迫切的希望。而在南岸浦村,六个组已经搬走了五组,只剩下一社的二十多户还住在山上。

南岸浦村支部书记告诉记者,根据当地政府规划,重庆涪陵化工厂将在今后几年逐步搬迁到别的地方。那么,化工厂搬走之前,污染问题又该怎么解决呢?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检索重庆市环保局官方网站,从2014年1月到2016年11月,不到3年时间,环保局对重庆涪陵化工厂因为污染做出的处罚就有10次之多。主要问题有“磷石膏渣场截洪沟不完善、存在渗滤液进入截洪沟外派现象;生产废气未经处理直接排入外环境”以及偷排废气废水等违法行为。这些污染正是双桂村和南岸浦村村民提到的问题。

11月15日,记者离开前,在双桂村磷石膏堆场,停工几天之后,运输车和挖掘机重新忙碌起来,磷石膏堆又高了一层,磷石膏粉尘也渐渐弥漫起来。

半小时观察: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良好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而节目中重庆市涪陵区双桂村和南岸浦村村民的生活环境,让我们实在轻松不起来。这里的村民不知道,他们何时才能呼吸到清新的空气、喝上洁净的河水,被污染的良田还能不能复耕,化工厂何时才能停止破坏环境的行为。

据村民介绍,当地有关部门曾多次对重庆涪陵化工进行处罚,但收效不大。记者登陆了重庆环保局的官方网站,根据搜索到的记录,在最近不到三年的时间,重庆环保局已经对中化重庆涪陵化工有限公司进行过10次处罚,在这些处罚中最多的一次罚款只有10万元。这点罚款对于一个年产200万吨化肥的大型企业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无关痛痒。法律是红线、法治是底线。但执法失之松软,那么执法就变成了“棉花棒”、“痒痒挠”。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只有实行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密的法治,才能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可靠保障。要建立责任追究制度,对那些不顾生态环境盲目决策、造成严重后果的人,必须追究其责任,而且应该终身追究。”这充分表达了党中央保护环境的坚决态度。对那些屡次触犯法律红线、大肆污染环境的行为,有关部门必须从严执法,增加违法者的违法成本,严格执行问责制度,只有这样“美丽中国”才能梦想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