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普通人目标和信仰的故事

28 阅 - - 社会 - 来源:吕爱平博客
字体: . .

人一定要有目标和信仰。目标是能够达到的,年轻时的目标实现一定被认为与自己的幸福感密切相关;目标既有近期能够达到的,又有长期可能达到的。信仰则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崇拜,是宁心安神以达到心灵的美和善;崇拜的东西是一种价值观,一种世界观。

我一直有目标,多数是小小的目标。在农村的小时候,我的目标是:能有“商品粮(城市户口,能按计划分配到粮食配额)”吃就好。那个时候,经常吃不饱,认为人一旦吃了商品粮了,至少有饭吃,那可是最大的幸福。上大学了,认为已经吃上商品粮了,那时的目标是:能坐上火车到北京去看看,看看天安门就好。记得第一次坐火车,是大学毕业时从南昌到景德镇,心里还想着:如果是坐火车到北京多好啊!不知不觉,我考上北京的研究生了。我终于坐着36小时火车,踏上了去北京的路。到了北京,我最初的想法是,要能去趟上海看看真好,当然也不知道上海有啥,但觉得那可是个大城市啊(中国第一大城市)!研究生的第二年,所里派我去上海参加国际中医药大会(主要从事应该不能算称职的翻译工作)。即使是口袋里没有钱,在上海呆了几天,哪里也没有出去玩,但心里依然很幸福。因为这个目标达到了。

后期的研究生生活,被出国的“好处”所诱惑。那时的目标是:要能出国真好!那个时候考托福,需要交几十美元,可对我来说,是个天文数字。幸运的是,我通过翻译认识一位美国老太太,她帮我报名参加了托福考试,成绩还好。后我也准备联系出国。联系过程中,我突然发现,即使联系上了,也需要大约1-2万左右人民币来出发:包括机票,开始的生活费等等。我心一下清楚了:靠这种出国的可能性应该没有,不可能弄到这“第一桶金”(当时的富人可就叫万元户)。自然这种方式达就放弃了。但心里总是装着这个目标,就总在做好准备。有准备,机会也就会来的。研究生毕业后,有很多的出国考试。我很快通过了WHO奖学金的出国英语考试。后经过选拔和培训,我终于拿着我当时最富有的3000多美元(旅行支票),第一次坐上了飞机,飞向了美国。

到美国以后,开始的目标也很简单:一定要把英文学好。为此,我经常看电视,与美国学生聊天。那个时候对科研认识不是很充分,在美国呆了一年多,继续延期时,我突然感觉:我应该回国了,毕竟我的大家庭里还有很多人需要我的支持和帮助。

回国后(那个时候几乎很少人回国,我们那一批估计就我一个人按期回国),有点不是很开心,有些流言蜚语:说我不认真干活,美国老板不要了! 呆不下去了,等等。此时的简单目标是:我必须再出国,好好思考并做好科研工作。那时,我“偏偏”不选美国,选了瑞典。意思是:我的能力还是有的,哪里都可以去的(显然是不成熟的表现)。事实上,我工作一直是很认真的。

从瑞典回国后,应该说,此时的目标就比较清楚了:一定要做好自己的科研工作,并一定要坚持目标方向集中。此后的工作一直是围绕这个目标进行的。当然,目标也会在工作生活过程中不断的变得更加清楚和明确。比如,科研目标实现的评价问题,我始终认为在科研工作的成功,一定需要经过很长的时间考验;追求科研目标,一定不能追求短期的所谓经济价值,而是追求长期的社会价值;因此,科研目标的成功常常不是同一年代的人可以评价的,多数需要是下一代或者下几代的人来评价。

我认为:人活着的价值,有时取决于死后被人遗忘的时间。另外,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和阅历的增加,自己的目标更加朝向社会,更加朝向为别人和为社会服务。“自私”倾向的所谓“幸福感”的东西越来越少。所以说,人的一生,总是在追求目标的。人只有目标显然是不够的,应该有信仰,特别是当目标已经变得十分清晰,变得朝向社会贡献的时候。信仰使人向善向美,使人更加成熟,也使人更加开心幸福。这种信仰必须是发自内心的,必须是朝向善良和美好的。我们有很多人信仰共产主义。共产主义非常美好,朝向善良,当发出内心灵魂深处时,是一种高尚的值得的信仰。信仰的东西应该更多是在文化层面上,是价值观和人生观层面的东西,有时还有可能是多层面的东西。现在世界上不少人信仰基督,相信神的存在,认同神的安排,也是让人们从内心深处朝向善和美。中国的儒、道、佛,分别从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内心的关系,阐述了人生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是中国固有的文化,也是值得被人们作为信仰的文化根基,因为这些文化元素也是朝向善和美的。因此,加强中国文化的宣传和利用,非常重要。特别是要让国人对中国文化产生认同感,并基于中国文化产生内心的信仰。当然,或许更多的人是,当其阅历到一定程度,不知不觉从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信仰;这种信仰可以不属于任何教派和任何主义,但其方向是向善、向美的。这样的话,有了这些向善和向美的信仰,社会一定是朝向善良和美好、更加文明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