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港澳繁體 台灣正體
0

戚本禹对话阎长贵:江青周恩来的真实关系(图)

96 阅 - - 历史 - 来源:采桑子博客
字体: . .

很多书和文章提到,江青在周恩来面前,比较随便和放肆,有时发脾气,或顶撞周恩来。在20世纪90年代,阎长贵曾问过戚本禹,他告诉阎长贵:江青和总理的关系很好,她之所以敢在总理面前发脾气,那正是他们关系比较好的表现,她怎么不敢在刘少奇、林彪面前发脾气?

江青与周恩来合影(图源:新华社)

1976年1月9日早晨,全国各地的收音机和广播电视里突然传出阵阵哀乐。原来,敬爱的周恩来总理已于1月8日逝世。终年77岁。

现在的一些文章认为,周恩来去世后江青曾陷入狂喜。著名传记作家叶永烈在《四人帮兴亡》一书中写道:“她笑道:死了,我还要和你们争到底!”文史作家周海滨在《失落的巅峰》也披露,张闻天的儿子张虹生回忆,称父亲张闻天曾看到追悼会上江青连帽子都没有脱掉,“当他(张闻天)看到周总理遗体告别仪式上,江青连帽子都不脱时,他非常悲愤。”

真是如此吗?其实不然。近日披露的周恩来追悼会的图片上,江青满面戚容,并无喜色。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江青并没有戴帽子。

粉碎“四人帮”以来,许多关于文革的书和文章,在谈到江青和周恩来的关系时,都说文革一开始,江青就要把周恩来打倒,或把周恩来视为“眼中钉”,江青的机要秘书阎长贵认为这样说不符合实际。他还以自己经历的一些事情,来反驳这种穿凿附会的说法。

很多书和文章提到,江青在周恩来面前,比较随便和放肆,有时发脾气,或顶撞周恩来。在20世纪90年代,阎长贵曾问过戚本禹,他告诉阎长贵:江青和总理的关系很好,她之所以敢在总理面前发脾气,那正是他们关系比较好的表现,她怎么不敢在刘少奇、林彪面前发脾气?

阎长贵回忆,周恩来经常到江青这里来,很多次都是他亲自先给阎长贵打电话,问他:“江青同志现在干什么,是工作还是休息?如果不是休息,我想到江青同志那里去。”所谓休息,是指江青睡觉,周恩来自然不会来;所谓工作,是指看文件和处理文件,周恩来就会来。

周恩来打电话来了,阎长贵就去报告江青。有时周恩来也打电话说:“我有事要到江青同志那里去,请你问一下江青同志行不行?”在一年的时间里,阎长贵遇到多次这种情况,当阎长贵每一次向江青报告时,江青都是高兴和痛快地说:“总理来,可以,欢迎。”

阎长贵说,江青没有一次说“总理不能来”,或借口有这样或那样的事情而拒绝总理来。

在发生所谓“二月逆流”的时间里,阎长贵拿份关于周恩来的什么材料给江青看,江青严肃地跟他说:“凡是涉及到总理的事情,我心都不安!”江青这句话,这个表态,对阎长贵影响很大。

就在那段时间,阎长贵一个大学同学(年轻教员),给他来信,说想写周恩来的大字报,问他行不行。阎长贵告诉他:“不行,绝对不行,决不能给总理贴大字报。有什么意见可以向上反映。”

周恩来对江青迁就又迁就,忍让又忍让,为什么?因为江青背后站着毛泽东。陈伯达不止一次说过一句很直白而又很深刻的话:“如果不是因为毛主席的关系,谁理她呀?”

因此,周恩来对江青的态度是他对毛泽东态度的延伸。江青也知道她在很多方面都得靠周恩来。她建国以后的工作都是周恩来给安排的,在文革中她想职务攀升也离不开周恩来。江青能够在1956年成为毛主席五大秘书之一是周恩来提议的,1969年在九大当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无疑也有周恩来帮忙。这是从她本人的利害关系而言。

阎长贵认为,江青对周恩来的态度,从根本上讲,是以毛泽东对周恩来的态度为转移的。毛泽东经常敲打周恩来,在每一次敲打时,江青都比毛泽东走得更远,从思想方法讲,她比毛泽东更极端。江青认为周恩来成为她实现野心的障碍而必须打倒,恐怕是在林彪“九一三事件”以后。因此,不论从情理看,还是从实际讲,说江青从文革一开始就把周恩来视为“眼中钉”,就要整周恩来、打倒周恩来,不符合历史事实。